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八十七章 折章 之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七章 折章 之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许多年后芊芊回想起来,那一瞬间是她人生至关重要的十字路口,那束光指引她回归宁静,远离凶险。那不是一部电梯,而是前来渡她的诺亚方舟。

    迈出一步,便是解脱。

    然而她踯躅不前,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宛如遒劲的巨蟒盘旋而上死死纠缠住她,带着一种魔力死命向后拖行。

    她呆呆伫立,动弹不得,直至泪水模糊了视线。

    只一犹疑,电梯闭合下沉,轰隆隆弃她而去。

    昏暗的灯光下,她掩面而泣,浑身战栗不能自已。

    忽然一个黑影掠过,强劲的力道擒住她的手臂,旋风一般裹挟着她的身体瞬间移位,未等她缓过神来,人已在防火楼梯间,那副铁铸的身躯挤压上来将她死死贴在冰冷的墙壁上,滚烫的大手抚起她的面庞,坚实的舌头撩开她的唇瓣竭力深探辗转厮磨。

    灰暗的水泥空间回荡着女孩儿的轻嘤和男人的啜泣。

    沐君豪泫然泣下,气噎喉堵,“我求你……不要离开我……”

    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芊芊脸上,她吓坏了,她从未见过他如此脆弱。某一时刻怀疑他哮喘发作,心疼、后悔、自责……五味杂陈,化作嗫嗫嚅嚅的软语:“沐沐,我冷……”

    男人双臂箍得更紧,嘶哑的哀鸣绵延不绝,他的自尊一败涂地。

    许久,料理好自已眼泪,他回过脸来,迅速脱下西服仔细披在她身上,抽搐了一下,闪着泪光的眼睛诚恳真挚,“走吧,跟我回去。”

    她纤长的手指掖了掖西服领口,“可是,沐沐,你这个样子……”

    沐君豪抬手抹了把脸,“我没事,这里冷,孕妇感冒发烧会致命的。芊芊,看在宝宝的份儿上,只要你跟我回去,我什么都听你的……”

    他又哽咽着,说不出一句整话。

    芊芊莫衷一是,自已的确没有独立生存能力,这样莽莽撞撞跑掉,难道还要去小餐馆端盘子?还要莫名吃耳光被阿猫阿狗欺负?自已苦些倒没什么,只是会殃及宝宝。不如留下,将宝宝健健康康生下来,今后从长计议倒也不失一种落地之选。

    “好的……”芊芊象做错事的孩子,乖乖转身迈向办公室。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大厅里,似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块巨石,诧异四溅。

    人们面面相觑,眼瞅着才刚总裁失魂落魄飞奔出去,这会子又红眼兔子似的灰溜溜折回,这是什么戏码?水浒变红楼?搞不懂一贯强势凌厉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的沐大总裁缘何今天气息恹恹伤春悲秋彻头彻尾成了鸳鸯蝴蝶派?

    沐君豪拥着芊芊的肩,转进咖喱蟹的“特助”办公室。

    明媚的阳光倾泄注入,一扫两人心头的阴霾。

    沐君豪找了张皮椅坐下,芊芊依例长在他腿上,他许久没有说话,带着后怕的神情憨笑着。

    芊芊挪过办公桌上的纸巾盒,十指尖尖一张张抽取出来,替他拭泪。

    “沐沐好羞哦,哭鼻子。”

    轻盈的兰花指在他脸上弹跳起舞,她真是动人,美得不可方物。

    他默然一笑,“呵呵,想我堂堂沐君豪,被一个小女人治成这样……”

    男人折节而恋,未必是件好事。

    她软软的手臂勾住他脖子,“沐沐,将来你会恨我的。”

    “没有什么将来,很快我就被你气死了。顾芊芊,认识你我得少活十年!”他饶有意味地歪着头,“宝贝儿,跟老公说说,你药倒张明干嘛?”

    说罢温柔地晃动一下女孩儿身体。

    芊芊埋头玩弄着发梢,蓦然意识到——既然无法决裂,只能选择修复。

    她决定避重就轻。

    芊芊蠕动着小嘴嘟嘟囔囔,“谁让他上次,上次,上次在云来客栈药倒我,一报一还而已。”

    “哦?那么记仇?”

    “嗯嗯嗯,再有,张明在会上对你无礼,芊芊很生气,反正大家互抓把柄,我这是立功行为!”

    “嗯嗯,我老婆好犀利!说说看,你都捉住张明什么痛脚了?”

    “他生活腐化,奢侈堕落,夜夜笙歌,可以拿他手机里的照片举报到扫黄办!”

    他扑哧一笑,她真是可爱,“宝贝儿,若是惊动扫黄办,恐怕第一个被抓的是你老公吧?”

    她娇羞地搪了下他,“去你的,反正人家就是壮举!芊芊是贤内助!”

    芊芊竭尽脑汁编着台本,尽可能让整个事件看上去象个小品,而非好莱坞惊险大片。她只字不提那架飞机,那场矿难,那笔保金。

    不必惊动沐君豪,调查取证,自已做得来。

    沐君豪的理智正在康复,他放下芊芊,从西服里翻出烟盒,踱到窗边俯瞰市容,“芊芊,你要习惯惊心动魄的的生活,习惯有钱人的日子。从来名利场,定有是非心!豪门,原本就是火中取栗刀锋舔血,你要学会见怪不怪。”

    芊芊疲惫地撒娇似的俯在桌子上,“包括五仁月饼嘛?”

    “对喽!”沐君豪转过身来,注视她的双眼,“既要学会狠,更要学会忍!狠,要狠到无情,忍,要忍到无耻!当然,我能忍受自已兄弟给自已戴绿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爱那个女人,懂?”

    他的潜台词她全然收到!

    芊芊拼命点头。

    空气静止了一小会儿,烟丝隐隐嘶鸣,焚烧男人的踌躇。

    沐君豪轻轻踱到她面前长指一弹抖掉烟灰,“芊芊,才刚你提到安平死在我家里,为何我会知晓?对此我十分坦荡,你想听么?”

    他主动触及暴风的风眼这出乎她意料。

    “是阿珠,阿珠告诉我的。”沐君豪长长吐出一口烟,眼神变得虚无缥缈。

    “阿珠?”

    “是的,阿珠,她回来了,在你生日那天。”

    一瞬间芊芊猛然意识到,阿珠就是陈秀珠!

    自已好笨!

    沐君豪眼神躲闪着,踱到一边酒柜,从里面拎出一只白兰地拧开盖子淅沥沥注满酒杯,仰头吞下一口,“芊芊,也许你会奇怪,我们来深圳第一天为何不回别墅?我现在告诉你,那里一直有人蹲守,咖喱蟹,星斑哥那几天发现大量黑衣人在郁芊山庄墙外徘徊。我犯了个错误,我以为那是你伯父的人,所以我打算跟顾伯熊开个玩笑,还他一个阿珠,现在想想,我真是天真!”

    他娓娓道来,神思恍惚,似在整理自已的思绪,拼接记忆的碎片。

    时间倒转,5月3日,芊芊生日。

    由于两人白天不期而遇顾诗诗导致心情恶劣,晚间在卧室拌了几句嘴,沐君豪盛怒之下拂袖而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