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五十四章 沐君豪的手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四章 沐君豪的手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沐君豪戳在门口,指间夹着根雪茄,脸绷得紧紧的,眼光锐利而森冷。

    阿珠阿金慌了神儿,整了整衣衫发髻,“沐先生早!”

    沐君豪环视一屋人,含泪的芊芊,尖叫的女佣,动粗的咖喱蟹,眼前什么戏码一目了然。

    咖喱蟹眼珠一转抢先开口,“哥,这个阿珠骂芊芊,说她是鸡,一次十块!”

    这小子即兴创作,志在拱火。

    阿珠狠狠瞪了他一眼。

    沐君豪沉吟片刻,紧抿的双唇挤出一句,“我赶时间,阿珠,太太的便当预备得如何?”

    阿珠如梦初醒般,“哦,我这就去拿!”她象是得了特赦令一般转出衣帽间一溜烟跑远。

    沐君豪招手示意咖喱蟹,“去,叫家里佣人厨师园丁全部到花园集合,一会儿我有话讲。”

    咖喱蟹乖乖点头,甩手从裤包里抽出对讲机,一边呼叫着一边向外走去。

    沐君豪换了一脸和蔼,步入房间,抬手搂过芊芊,“宝贝儿,家里哪个佣人不听使唤,你直接炒掉她就好,何必死忍?在郁芊山庄,我不许任何人冒犯你,一条狗都不行!”

    阿金头埋得更低,两腿并得更紧。

    沐君豪两眼一立,冲阿金说道,“还不侍候太太换衣服?!”

    “好的,先生。”

    不大一会儿,芊芊换好一身valentino白色制服女裙,沐君豪搂着她信步迈出大堂,台阶下方宾利车旁,三十几号佣人屏息敛气齐齐整整站了两排。

    这个万里晴好的早晨,空气凝滞,寒意凛然。

    阿珠慌里慌张跑来,手里拎着一尺见方柳条编成的野餐筐,麻溜地钻进车里摆在后座。

    “慢着。”沐君豪沉沉说道,“打开我看看。”

    阿金拎着筐惴惴钻出车门,小心翼翼揭开盖子。

    沐君豪从里捡出一支玻璃瓶装牛奶,贴近阿珠的脸,“我说,阿珠小姐,你到底怀过孕没有?”

    人群发出一阵笑声,阿珠脸红到脖子根。

    咖喱蟹乐不可支,站在一旁捂着嘴。

    “孕妇要喝酸奶,懂?”沐君豪低头追着阿珠的目光。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换……”阿珠转身慌不择路七扭八歪跑向厨房。

    咖喱蟹冲着她的背影嚷道:“快点哈,我们等你。”

    好大一会儿,阿珠拎了一瓶酸奶跑近,沐君豪眉峰很快锁在一起,“喂,我说你是猪脑啊?”

    他一手搭在车顶,另一只手搭在车门,那姿态摆明是想玩到底。

    “你拧开试试。”他冲阿珠一扬下巴。

    阿珠真就拧起酸奶盖子来,无奈那钢盖密封得紧,使出吃奶的力气仍纹丝不动。

    阿珠脸憋得通红,又由红转青,她预感主人要大开杀戒。

    沐君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去年我从埃及带回来的棉纺手绢呢,去,到厨房找出来,记住,是80支的。”

    阿珠急得都要哭了,她跺着脚说道:“沐先生,厨房有二百多平米,我去哪里找啊?”

    “哦?很难么?”沐君豪故作惊诧,夸张地睁大眼睛,“这样吧,我让阿金去找,她对面料很熟悉。”

    站在队伍里的阿金倒吸了一口凉气,男主人摆明是想玩死二人。

    妥妥地。

    圣命难违,阿金不敢反抗,哦了一声,转身蹬蹬蹬跑掉。

    院子里气压太低,去厨房翻一整天东西未必不是美差。

    “and——”沐君豪还嫌气压不够低似的,故意拖长尾音,他从野餐筐里翻出一根苦瓜出来,举到阿珠面前摇了摇,“告诉我,这是什么?”

    “苦瓜……”阿珠嗫嗫嚅嚅地说道,“是这样,沐先生,每天太太便当的标配是一块三文治,一块芝士蛋糕,一盒吞拿鱼籽酱,一瓶矿泉水,一只牛奶,一枚苹果,一根苦瓜,苦瓜是为了防便秘……”

    “胡说!”沐君豪勃然大怒,“依我看,想出这种馊主意的人才有便秘!”

    “真的,沐先生,我是真心为太太好。”阿珠哆哆嗦嗦辩解道。

    沐君豪丝毫不为所动,“你,吃下去,对,就现在。”

    阿珠眼泪喷泉一般涌出眼眶,大清早她便跟阿金吹嘘,说会把自己玩过的苦瓜拿给顾芊芊下饭,到时候有她好看!万没想到她这个狠角色遇到一个更狠的,沐君豪摆明是要搞连坐,这下她会得罪全体,而且深深地。

    佣人队伍里胖胖的厨师发出不满的干咳声,烈日当空,厨师整个人洗了个汗水澡。

    阿珠只好接过苦瓜,咔哧,才咬了一口便干呕不止。

    沐君豪冷冷瞥了她一眼,示意芊芊上车,又转身对咖喱蟹吩咐道,“你负责盯着她吃完,她什么时候吃好,什么时候大家解散。”

    “嗯!”咖喱蟹一脸称心如意。

    沐君豪绕到驾驶位钻进,才一关上车门,咖喱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扑过来,“哥,你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两个三八?照我说炒掉拉倒,一了百了!”

    沐君豪歪嘴一笑,抬手戴上墨镜,“不要,留着,我有用。”

    “有用?有卵用?”咖喱蟹急了。

    沐君豪叹了一声一边扭动钥匙,一边转脸说道:“你小子啊,在家里跟着肠粉好好学学园艺,学学管理,将来去了云南,那里有几万亩果园,上百个工人,你都用吼的?记住,擅用威者不轻怒,懂?”

    “哼,哥,你玩我。”咖喱蟹不屑地撇了撇嘴,“你摆明给我埋两雷,盯我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都揣着什么牛黄狗宝?跟自家兄弟还耍手段,我不干!”

    他两眼一翻,拧着身子撒娇。

    “你说对喽!你小子就是活该有人盯梢。”沐君豪从里怀翻出钱夹,捻出两张一千美元,塞在咖喱蟹t恤上衣口袋里,“这点钱拿去看医生,顺便去市里看哪里好玩耍一天,今天我放你假。记着,可以赌,可以嫖,但是,再让老子看见你k粉,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夜壶!”

    在一众佣人面前,咖喱蟹既得了面子又得了钱,脸上泛起得意,他决定见好就收。

    哥宠着自己,他知道。

    沐君豪摇上车窗,绕过喷泉,缓缓驶出大门拐上山路。

    一路上,车里分外安静,芊芊脸上冷冷的,这令他有些不安。

    是啊,她才回归三天,一系列乱事接踵而来,明显一时间无法消化。

    “呵呵,宝贝儿……”沐君豪决定打破这沉默,“我是这样想的,关于那两个女佣,如果我现在炒掉她们,她们便没了顾忌,出了郁芊山庄更是口水多多,对你我都不利!宝贝儿,给我时间,好嘛……”

    “妈妈爸爸是怎么死的?”芊芊抽冷子吐出一句,无情地打断他。

    沐君豪不易察觉地拧了拧眉头,深邃的目光躲在墨镜后面。

    芊芊激动地转过身子,“知道嘛,那两个佣人才刚说我是没爹没妈的流浪狗,我不想听!”

    “这个……”伶牙俐齿的沐君豪一时间有些凌乱,“关于这个问题,昨天夜里我向你解释过了,那一页翻过去好嘛?”

    芊芊急了,怒吼道:“没人会对自己父母的死无动于衷!”

    她忽然哽住,很明显,紧接着是一场泪雨。

    刚好前方塞车,沐君豪无法假装专心驾驶,他一愁莫展。

    他抬手拍了拍方向盘,“芊芊,不要对我吼好嘛?不要跟行驶中的男人讲话,这是基本的社交礼节!”

    “社交?你只懂得*交好嘛?”芊芊激动地挥舞着双拳,“你根本不尊重我!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个会行走的充气娃娃,你的泄欲工具,我连最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你们都瞒着我,当我是个傻瓜!”

    头一次见她发这么大火,沐君豪忽然明白一件事,她这是孕期综合症,接下来很长的日子里,她会变得易怒、多疑、偏执、各种难搞,再也不似先前那般柔情似水。

    他贴过脸去,“你再吵,我就按出气囊堵住你嘴?ok?”

    “好啊,一死两命!我去天堂找妈妈爸爸,带着你儿子!”她寸步不让。

    “好!我满足你!”他突然调高音量,芊芊吓了一哆嗦!

    “我这就开车回去,把你扔到大床上,做一整天,各种姿势,直到做掉岩岩,你满意了吧?!”

    男人看上去怒不可遏。

    芊芊深深地埋下头,无声地哭泣起来。

    他急忙从车窗前抽出纸巾替她拭泪。

    芊芊嫌恶地拨开他的手,泪如泉涌,伤心不已。

    “沐沐,我很爱你的,不要让我恨你好嘛……”半晌,她抽搐着说道。

    “哎……我又何尝不是。”前方开始疏通,沐君豪发动车子。

    一路上空气安静,车厢里只有女孩儿的哭泣。

    转眼,车子行驶到繁华的市中心,沐君豪在路边找了个车位停下,从后座拎起野餐筐塞到芊芊怀里,“下车,宝贝儿。”

    芊芊不理他,动也不动一下。

    沐君豪大手一伸索性抱起她,用脚踢上车门。

    “放开,你放开我!”芊芊拗着他,不停地踢蹬着腿。

    “我不放,我就不放。”沐君豪迈开腿大步前行。

    早高峰广场上全是行色匆匆的白领,人们绕有趣味地打量着这对男女。

    简直就是韩剧中的神仙眷侣。

    “啪嗒”,一只高跟鞋掉在人行路上。

    “我的鞋子!”芊芊留恋地指着地面。

    “不要了。”

    “我的gucci,一万八一双!”芊芊嘶叫道。

    “哼,小气鬼!”沐君豪垂下头温柔地说道,“就是不捡,就是不给你穿,我让你再跑?”

    “九千块没有了!”芊芊简直在仰天长啸。

    沐君豪当没听见,只管抱着女人行走,以他的个性,只要开心,去他的行人!去他的目光!去他的九千块!

    进了一楼大堂,沐君豪抱着芊芊立在观光电梯旁,“老婆,这里是京畿大厦,老公就在楼顶办公哦,这里底商有六层,那个孕妇培训班教室在五层,我抱你上去。对了……”

    他将嘴唇贴近她耳朵,“你放了张卡在你包包里,额度五百万,你饿了渴了就下楼自己吃东西,这里楼上楼下全是有名有号的饭馆。不要把自己吃成小猪哦,不然生出个猪仔我不收货的哦。”

    “哼!虚伪,假情假意,没有鞋子怎么下馆子!”芊芊嘟着小嘴脸扭一边。

    两人叽叽喳喳斗着嘴,旁若无人,正说话间电梯降下。

    五楼的孕妇培训班明显是个贵妇俱乐部,满满坐了二三十号大肚婆,个个气质高贵,衣着光鲜。

    讲台上,老师正搂着一只塑料娃娃对着水盆讲解如何为婴儿洗澡,忽然教室门口出现一对男女,俊美夺目。

    人们第一反应是——这么小的小女孩儿就给弄怀孕了?!

    但见那男人怀里搂着的女生,还只是朵被绿萼所包裹着的小蓓蕾!那小小的脸庞清秀雅致,小小的腰肢楚楚可人,清亮的眼睛里含着豆大的泪花。

    女孩儿怯生生地环顾教室,一只手搂着筐子一只手下意识地搂紧男人的脖子,这摆明是爸爸送女儿去幼儿园的戏码。

    女人们全都乐了,带着善意和温馨。

    沐君豪抱歉地对大家笑笑,抱着芊芊直奔后排,放下。

    又殷勤地从筐里捡出矿泉水,酸奶,苹果,本子钢笔一一摆在桌上。

    他俯身下来轻吻她的额头,“宝贝儿,中午我来接你一起吃饭。”

    芊芊乖乖点头,眨了眨泪水迷蒙的眼睛。

    沐君豪抬手看了看表,抽身走掉。

    芊芊摊开本子,刷好姿态专心听讲。

    不远处,一个男人目不转睛盯着她娇俏的背影。

    象是非洲草原上一头雄狮瞄准了猎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