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四十九章 特蕾莎是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九章 特蕾莎是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浴缸里,壁灯散着莹绿色的光,透射出浓浓的水雾,一片云蒸霞蔚的样子。

    两人象是泡在奶沫里,疲惫地依偎在一起。

    “到底是哪一次呢?”沐君豪将香槟杯搭在唇边,凝眉思索。

    芊芊小狗似的趴在蜜色的胸膛上,“什么哪一次?”

    “我是说宝宝,一定是那次我们夜泳,游到礁石上那次。”

    “少臭屁了,回来早淹死了……”她闭着眼喃喃自语。

    “哪里,老子的小蝌蚪很厉害的。”沐君豪自信满满,回手将酒杯放到大理石壁沿上,“名字嘛,我都想好了,就叫沐岩,岩岩!男人嘛,就要象我一样刚强,象礁石一般坚硬!”

    芊芊望着翻腾的水花满心不安,她忽然想起另一个宝宝。

    她刚要启齿,忽见雾气里影影绰绰走来一个人,吓了她一哆嗦。

    咖喱蟹径直走近,踱到池边蹲下,冲两人一扬下巴,“怎么样?我这个贴身保镖还算称职吧?”

    沐君豪搂紧芊芊,无奈地一翻眼,“咖喱蟹,知道《三国》里关羽千里送嫂,为什么要月下读《春秋》么?”

    咖喱蟹耸了耸肩,“为了防制自己偷看嫂子洗澡。”

    “嗯,不错,孺子可教也。”沐君豪恶作剧式地点着头,随手点起一根雪茄。

    咖喱蟹挥了挥手驱走眼前的雾气,“老大,才刚忘了告诉你,孕妇头三个月和后三个月都不能行房,前者流产后者早产,而且,也不能洗盆浴。”

    沐君豪呵呵一笑,“你那么紧张她干嘛?这孩子是谁的啊?”

    咖喱蟹撸了下湿发,满脸不屑,“哼,沐君豪,你现在根本没能力保护她,你的智商已经跌到谷底。”

    沐君豪接着点头,“嗯嗯嗯,要不要我们起立致敬?!”

    咖喱蟹站起身来提了提裤子,懒洋洋说道:“不必了!老子要去月下看八卦杂志。再有,沐君豪,我要提醒你,再这样下去,你会输!”

    说罢他掉头走掉。

    沐君豪盯着他洇在雾里的背影,若有所思,他定了定神,回脸冲芊芊说道:“才刚我们说到哪了,对,接着给宝宝起名字……”

    “特蕾莎是谁?”芊芊眼珠闪烁地凝视他。

    她变了,她开始往脑袋里装事了。

    仅仅一个月不见,她的眼眸便多了一份历练,少了一丝天真,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在锻造她,还是在失手毁掉她。

    “一个女人。”沐君豪闪躲着目光。

    芊芊轻轻叹了口气,“你不说我也知道,在上海的时候,伯伯说,你送他那支古董花瓶就是在给他挖坑,那时候我知道有特蕾莎这个人存在。只是,我不知道伯伯为什么要这么说……”

    “什么?挖坑?”沐君豪显然被激怒,“说得自己好无辜,哼,顾伯熊给老子挖坑的时候何其狠辣?!老子只是回敬他一道而已!哼,你们姓顾的不愧是开矿起家,挖坑世家!靠!”

    芊芊白皙的手指按着太阳穴,她猜不透这翁婿之间有何深仇大恨,如此缠斗不休。

    “沐沐,那个宝宝怎么办?”

    沐君豪勾住她的头,眉心一挑,“这个嘛,你和顾诗诗竞争上岗,我很公平的,谁生男孩谁是正宫,好嘛?”

    “不好,我生气嘞!”芊芊奋力挣脱着,两人湿漉漉的身体扭来扭去,一枚枚晶莹的气泡升腾而起。

    好不容易沐君豪按住她,“天!孕妇醋劲儿真大!”

    “我不高兴嘞,我得产前忧郁症嘞。”芊芊蠕动着小嘴,垂着睫毛。

    他吻了下她,“呵呵,傻瓜,那个宝宝不是我的。”

    芊芊吃了一惊,“怎么会?”

    “哎,芊芊,我早该告诉你,你就不会中途跑掉,也许是因为自尊。还记得那次我去你出租屋里,扔给顾诗诗一枚戒指么?”

    “记得。”

    “芊芊肯定觉着沐君豪好没人性,我告诉你前因后果。去年秋天她犯事被法院追逃,我怒了,觉着她不仅没有生意头脑,而且毫无常识,于是我查遍她所有银行帐号流水,发现一件怪事,顾诗诗一直在给她的家庭医生老蔡转款,最高一笔是我们结婚前,足足有一百万!于是我派人把蔡医生抓来,问个究竟。结果那个鸟医生说,顾诗诗自打十五岁起,一直不停地从他手里拿各种药,人流做了五次,结果被蔡医生敲竹杠,诈财诈色。更为奇怪的是,顾诗诗住在你那里时,依然向蔡医生索要药物流产,大概是她觉着郊区医疗条件和急救条件都太差,所以最终没敢下手。所以,我想,那个宝宝不是我的。那天我扔她一枚戒指,逼她吞金自杀,情急之下她一定会主动承认怀孕,那让她生好了,哼,自己挖坑自己埋!我倒要看看她能生出个什么狗杂种出来……”

    一瞬间芊芊忽然想起童凡。

    沐君豪接着说道:“这女人有性瘾,她虚荣,喜欢活在男人的狂热里。她父母忙于生意,无暇顾及女儿,她的初夜给了童凡,然后跟蔡医生学了一身的本事。呵呵,这个"biao zi",跟一个医生学习……怪不得她在床上很有一套……”

    “所以你很迷她是嘛?”

    “嗯嗯嗯,任何男人都会迷她,只是时间长短问题。”说到这里沐君豪拧过芊芊的小脸,目光郑重:“老婆 ,你要记住,我是个山里人,自小就在山坳里打转,比较容易想不开。我很保守,对自己老婆的贞操十分重视,你要是学她,我就弄死你!听到了没有?!”

    “oh,my god!”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