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四十一章 做三儿你都没资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一章 做三儿你都没资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芊芊抱着小包包坐地铁里抹眼泪。

    好奇的目光四面八方包抄过来,有人在看美女,有人在看泪人,有人在看哭成泪人的美女。

    他口口声声说不要她,忘了当初是他强要的她。

    想想就委屈得不行。

    或许伯母是对的,穷人还是少跟富人搅到一起,iq不同,何必强融。

    临下车时,她稍稍收拾心情,立志独活,毕竟所有的痛苦都源自依附。

    才出地铁口,一栋建筑撞进眼帘,刚刚夯实的自信瞬间垮塌,悲伤顷刻蓄满眼眶,“上海宾馆”四个字被淹到变形。

    那一刻她才顿悟,她爱他有多深。

    沐君豪曾说,来深圳第一天清晨她从山路上拾起霰弹壳那一瞬,他就知道她爱他。而她浑然无觉,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她捡张长椅坐下,狠狠哭了一场,从黄昏哭到天黑。

    想起那夜,他划起一根火柴,点燃一脸和煦的笑,她贪恋那份温暖,她忽然想回去,回到他身边,猫一样蜷到男人怀里,被他百般揉搓千般爱抚。

    她抬眼看了看宾馆门前的欧式大钟,指针垂到11点30,她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

    芊芊在荒凉的街头漫无目的走着,不知身往何处。

    走着走着,路边一家港式茶楼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窗上糊着一张红纸,招聘服务生,她咬咬牙鼓起勇气走进。

    貌似这里没有老板,只有老板娘。

    老女人掐着一根烟,坐桌对面审视芊芊许久。

    “小姑娘,看你白成这个样子八成是有钱人。”

    芊芊惴惴地垂下头,“阿姨,我没钱,我想靠自己努力……”

    “跑出来的吧?”老板娘单刀直入,“搞不好是人家二奶!”

    “不不不,不是的!”芊芊红着脸拼命摆手,“阿姨,请你相信我。”

    老板娘活到四十五六,也算是凡尘里翻过跟斗的,心里清楚得很,“相信”二字成本高昂,她可没那份闲心,她宁愿相信另外一种情形——附近全是证券公司,香港人多得很,香港人多,二奶就多,若是谁家二奶投到她门下,将来也可送笔人情。

    想到这里,她决定收留眼前这个女仔。

    老板娘掐灭手里的烟,垂着眼皮,“说好,管吃管住,月薪一千五。”

    这是深圳行价的对折,然而芊芊已经感激不尽了。

    第二天清晨,芊芊早早爬起,穿好制服,在茶楼里忙成一团,听了一耳朵叉烧、虾饺、烧卖、蛋挞、凤爪、椰糕、萝卜糕、腊肠卷、糯米鸡、鱼网稣……她再也听不到沐君豪三个字,这发现令她激动不已,她跑前跑后,一心把自己忙死。

    店里客人还倒规矩,言谈举止如出一辙,毕竟都是炒股的老广,身家底蕴摆在那里,无一造次,见了芊芊,顶多打量两眼,便撤回目光专心看报。

    转眼黄昏,芊芊吃着粗陋的员工餐,心里规划着前景。

    每个月存下一千,一年下来,足够找个学校进修,画画或是服装设计,只要她愿意她努力。

    天彻底黑下来,爆场时分,芊芊楼上楼下跑断腿,正端着一壶茶下楼,迎面上来一个秃顶男人,手里抱着个男孩儿立定打量她,直到身后一个矮小女子伸手搪他,“看你妹啊?”男人如梦初醒,不情愿地挪动脚步。

    那女人一付三角脸、公鸭嗓,光听这把嗓子就知道此人出身低微,来自偏远山区,自小喝着富含金、银、铜、铁、钨、汞等等金属元素山泉,如果身边再戳着个香港佬,那山泉里八成还富含钙。

    芊芊并不懂那么许多,凭直觉这女人很悍,便下意识回头多看了她两眼。

    那女人上身蓝色真丝兜肚,下身一件七分裤,干净爽利,一如她的语气。

    她在看她,她也在回头看她。

    芊芊沏了一壶菊花端进包房,三角脸正抱着一条腿看她,“小妹,今天特价菜是什么?”

    这可难倒了芊芊,她红着脸小声说道:“对不起,姐姐,我是新来的,不是很清楚。”

    “啪”一声,三角脸把菜谱拍桌子上,“叫你们老板娘过来!”

    老板娘进来时陪一脸笑,并没有化解三角脸的满面浓霜,那女人一拍桌子,“喂,我说,老板娘,你要是不想我来就直说,干嘛找个新人上来?”

    老板娘一脸为难,“现在招工难啊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什么……芊芊,再去沏一壶冻顶上来……”

    芊芊应了一声转身跑出门去。

    再进来时,老板娘依旧低声下气招呼着,芊芊不敢怠慢,走上前去细细倒茶,三角脸忽然尖叫一声“哎呀,烫死我啦!”说话间一拨茶杯,泼了满桌子满地水。

    烫没烫到三角脸不知道,芊芊的食指倒是起了一串水泡。

    没等芊芊回过神来,“啪”一声,一记耳光扇到她脸上。

    “你想烫死老娘是吧?安的什么心?”三角脸戳她面前,叉着腰,气得脸变了形。

    芊芊捂着火辣辣的脸,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还是新人,不懂事,不要放在心上……”老板娘冲芊芊一使眼色,拉着她的手出了包间,直奔三楼厨房,拉开冰箱门将芊芊的手按在冰块上,长长叹了口气。

    老板娘两眼一翻,“小姑娘,你真是没眼色,看到二奶不好躲着走么?”

    芊芊头低低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老板娘也是吃了一肚子气,愤愤不平,“芊芊,我跟你说啊,她很聪明的,很不好惹呢。你们俩同样是十七八岁,你看看人家,香港人也傍到了,孩子也生了,好歹也算是嫁进小豪门,出门就开b字头车,人家的人生多么圆满,你再看看你!”

    芊芊头放得更低,说不出任何话来。

    老板娘接着教训,“你知道她有多聪明嘛?自打第一次来我们店里,她就注意到我们没装监控,口口声声说自己丢了一只lv包,还有钱包银行卡mini宝马车钥匙,去到法院告我赔她七万块。老娘哪有七万块赔她?只好拿餐费抵喽,还得是成本价,还得拿她当祖宗一样侍候。哎,我真是倒霉,当初舍不得掏七千块钱装监控,这会要赔人家七万,你看看人家有多聪明!”

    芊芊一脸不解,嗫嚅着问道:“阿姨,这个也算聪明嘛?”

    老板娘睁圆眼睛看着芊芊,“这还不算聪明嘛?”

    “哦……”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聪明,我只知道她坐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而你只负责在后厨洗碗摘菜。”老板娘换了一脸郑重,“哎……其实我说了这么多,就想跟你说一句……你还是走吧……”

    “哦……”

    末了老板娘长叹一声,“我信你了,你不是二奶,我看你连做二奶都没有资格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