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四十章 你敢走我就敢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章 你敢走我就敢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清早沐君豪发现一件事,枪不见了。

    这个发现令他倍感沮丧,昨夜芊芊说梦到一个黑影跳出窗外,看来那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一种不祥之兆笼上他的心头。

    犹为不能原谅自己的是,一个猎人居然丢了枪!少年时代他跟爷爷在山里遭遇一只雪豹,咫尺之间生死关头,他也没扔下枪跑掉。枪是猎人的荣誉,枪是猎人的生命,他居然因为一个女人丢盔懈甲溃不成军。

    旅行袋里的美金分文不少,他顿时领悟,那双黑手背后与他对峙的大脑有着缜密的思维和非凡的意志力。他输了一城,输得极惨,他的智力水平已经下滑到韩子轩,他不配得到他想要的。

    昨夜星斑哥言犹在耳,“豹子,你早晚因为这个小娘们儿丢了性命!”

    然而此时,“小娘们儿”芊芊正打着哈欠起床,象个婴儿似的小嘴巴撑成o型,她对沐君豪的心理活动豪无察觉。眼看他踱出门外接听电话,她起身洗澡。

    沐君豪告诉她,今天两人收拾东西动身回别墅。

    芊芊泡在澡盆里久久不肯起身,她喜欢这里,迷恋这里的一切。窗外那株粉粉的美人树,树上蓝莹莹的画眉鸟,吹进窗子的徐徐海风,还有秋绿色墙壁上那些腐旧翻卷的墙皮,象是一双双暗送秋波的美人眼,就连满眼雪花的破旧sony电视机,味道都是那么的独特。

    半晌,她踱出浴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阴沉的脸。

    沐君豪头倚住墙坐在床上,吸着烟冷冷打量她,“果然是你。”

    芊芊毛巾捂在胸口倒退了一小步,这种脸色她从未尝过。

    沐君豪擎起手里的诺基亚n93,直直盯着她,“芊芊,你闯祸了!来深圳第一天我特地叮嘱你,不许跟上海任何一个人联系!你违反纪律了,知道么,顾诗诗割腕自杀了。”

    他居然为了顾诗诗跟她摆臭脸,芊芊眉心一挑,“死了么?”

    “没死,在抢救!”

    “真可惜!”

    “顾芊芊,你不应该是这样!”沐君豪怒吼着将手机甩到床上,起身走到地当间,板起面孔目光骇人,“不要忘了你是顾芊芊,干嘛学那些烂女人的口吻,吃醋呷酸,打那些没用的烂仗?这样很丢身份懂嘛?!”

    芊芊忽然很委屈,努力咽下的眼泪不听话地涌出眼角,她哽咽着说道:“沐沐你凶我,你凶我……你居然为了顾诗诗凶我……她欺负我的时候手段何其狠辣?那时候你在哪?!”

    沐君豪没想到女孩子眼泪说来就来,他有点受不了这个,稍稍放缓了语气,“芊芊,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你已经夺走了她的一切还想怎样?眼下,她正怀着孩子,你理应仁慈一些,那才是我认识的顾芊芊。”

    “我懂了……我怎么忘了你还有宝宝?我怎么这么傻?我几乎忘了,你们才是一家人,你们是合法夫妻,她是你的正牌妻子,也许我只是个……好的,沐先生,我懂了!”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芊芊不想给他看到,转到窗边掩面哭泣。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沐君豪一边自语着一边穿好外套,迈开大步向外走去。

    那吱嘎吱嘎的地板声听上去格外刺心。

    “你敢走,我就敢跑!”芊芊猛一甩头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嗓子,噙着两眼泪花。

    沐君豪停住脚步,站在门口思忖了三秒,他有感自己的理性全然碎掉,散落于这间屋子地板上,俯捡皆是,他要悉数收起,拼回从前的自己。

    “这样的顾芊芊,不要也罢!”他冷冷扔下一句,毅然推门走掉。

    他走后,她终于按捺不住,扑到床上放声大哭。

    不大一会儿,咖喱蟹急急走进,芊芊正坐在地板上,半个身子俯床上剧烈地抖动。

    “怎么了?怎么了?谁欺负我嫂子啦?”咖喱蟹扑通一声坐地板上,小心问道。

    芊芊猛地扑到咖喱蟹怀里,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螃蟹哥哥,沐沐不要我了……”

    咖喱蟹突然慌了神,他摊着两手,左看右看不知所措,“喂喂喂,嫂子你不要这样……男女授受不亲……道上很忌讳的,欺兄霸嫂罪名好大的,会被人斩手斩脚切掉小jj的……”

    芊芊不理他的玩笑,专心哭泣,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泪水鼻涕抹了他一身。

    “喂,嫂子你不要这样,豹哥是很宝贝你的,怎么会不要你呢?别飙傻话了,乖!”

    芊芊回过脸来,泪人儿一般仰头抽啜着,“沐沐说,这样的顾芊芊不要也罢!”

    “哎,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咖喱蟹大喇喇手一扬,“他在说气话,豹哥每天都对我说一百遍‘你被解雇了’二百遍‘我插死你’三百遍‘扑你老母’,喏喏喏,也没见我死啊!”

    “可是……”芊芊满脸泪花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沐沐每天出门前都要亲我,今天没有……”说着说着她又委屈起来扑进他怀里哭声震天。

    咖喱蟹束手无策,两眼望天,“噢,my god!”

    “妈妈爸爸不要我,沐沐也不要我了……”

    “怎么会?天底下哪有父母不疼自己宝宝的。”

    这句无心之言象记重拳狠狠捶在女孩儿胸口,她蓦然想起顾诗诗腹中正在发芽的微生物,“是的……你说得没错……”

    咖喱蟹电话打进来时,沐君豪正在城市中央商务区一幢大厦里召集会议。

    对于一个许久没有临朝立志重整乾坤的帝王来说,任何私人电话都是干扰,不过,这来电毕竟关乎一个心中惦念的女人,于是他起身走到一旁接起。

    “我说豹哥,真要命唉,我一壮汉,五年没碰过女人了现在过马路看到汽车都害怕突然就一个美女撞到我怀里哭了一上午我现在浑身都是湿澛澛的……”

    “嗯嗯嗯,你把她怎么了?”

    “我?我把她……你你你你还是问问你自己怎么了吧,我说豹哥,你找什么老婆不好非要找一个幼儿园的,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不能说重话的,你看看那些新闻报纸,多少初中生因为爹妈一句话跳楼的?女孩子心理很脆弱的,你冲人家凶什么凶啊,你以为顾芊芊是我啊?”

    沐君豪眯起眼望着脚下的市景,俄尔他咬了下嘴唇,“这样吧,咖喱蟹,我现在很忙,你替我跟芊芊道个歉,然后去镇上麦当劳给她买两只草莓冰淇凌,她很喜欢吃的,记住,是草莓味的。”

    说罢他挂掉电话,长长叹了一口气。

    咖喱蟹大汗淋漓跑了一个小时,还好回来时容易打到车,他在中途攒了一肚子可以哄到女孩儿心花怒放的甜言蜜语,当他夹着一只牛皮纸袋手里擎着两只火炬筒推开214时,房间里空空如也,雪白的床单上,只有美人树的影子在摇曳。

    黄昏时分,沐君豪驾着一部车子唰地停在客栈楼下,他迈开大步冲上二楼,推开空空荡荡的214房,回手将门摔上,他转到隔壁,一脚踹开洗手间房门对着坐马桶上看杂志的咖喱蟹怒吼道:“你被解雇了!”

    沐君豪疯了一样冲到楼下,在海边鱼市后山转了许久,直到天黑转回,一眼看到芙蓉蹲在美人树下,手里端着盒炒粉埋头呼噜着。

    他戳在她面前,气哼哼说道:“看到芊芊了吗?”

    “看到了啊,她抱着个小包走去公交站了,怎么了?”

    “什么?公交站?”沐君豪大手一伸,将芙蓉从地上拎起,“什么时候?”

    芙蓉看了看地上倒扣的饭盒,又看了看眼前莫名其妙的沐君豪,“嗯嗯,下午三点多样子吧。她哭着走的,我问她半天,她说……”

    “她说什么了?”

    “嗯……她说她受不了你提到别的女人,她说,那种感觉好可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