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三十九章 沐沐,这是怎么回事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九章 沐沐,这是怎么回事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沐君豪哑然一笑,“嗯哼。”

    咖喱蟹耷拉着头,恶作剧式地开了腔,“我说老板,你们这间房白天晚上总是传出奇奇怪怪的声音,害得本少睡不好觉!我们要加薪!”

    余下几人随声附和,“嗯嗯嗯,是的是的,我们都要加薪!”

    沐君豪发出一连串干笑,身体剧烈抖动着,俄尔爽朗大笑起来。

    芊芊一脸懵然,“怎么回事啊沐沐,这是怎么回事啊?”

    沐君豪将芊芊放到地上,起身笑着说道:“芊芊,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的同门兄弟,被我请来做保镖的。他们照顾你好多天了,赶紧跟人家道谢。”

    芊芊一边回神一边嗫嚅着,“谢谢,谢谢各位哥哥!”

    咖喱蟹冲她挤了挤眼,“老板娘,我饿了,管饭嘛?”

    沐君豪大手拍到他肩膀上,“你别吓到我老婆!长那么丑说话还那么大声!走,各位兄弟,我们喝酒去!”

    “好哇!好哇!我们喝酒去!”男人们手一扬,豪气干云,吵吵嚷嚷向外走去。

    走廊里,沐君豪搂住咖喱蟹肩膀,低声说道:“喂,这么急着现身干嘛?”

    咖喱蟹捂着嘴趴他耳边,“你打乱计划了,干嘛回来?”

    沐君豪耸了耸肩,“芊芊想回来,只好遵命喽。”

    鱼市大排挡里灯火通明,此时,正是深圳人民“吃鬼食”时间,凌晨一两点,大排档依旧人头攒动语笑喧阗推杯换盏。沐君豪兴致高涨,点了一大桌子海鲜,一个服务生拎了只龙虾到他眼前“先生三斤二量!”沐君豪点头示意ok,随即起身一边殷勤地倒酒一边抱歉着说星斑和鲍鱼需要提前预订先暂时拿龙虾顶一下。

    看得出来,几位兄弟感情很深,勾肩搭背红着脸叙旧,不时拿眼偷瞄芊芊审慎捡选着话题。

    沐君豪体贴地察觉到这一点,先自挑明,好让大家释了拘谨,“芊芊,我这几位,都是过命的兄弟,排行是鲍鱼、星斑、肠粉、我、咖喱蟹,我们从小一起在深圳流浪,有饭一起吃,有架一起打,我们五个盖一条破棉絮被子睡在人民桥下,除了我,他们都是湖南人,自小被人拐卖到深圳,连亲爹亲娘都不认得。从今往后,你要当他们是自家人,懂吗芊芊?”

    芊芊很懂事地点头,忽而恍然,“哦,我懂了,3月10号那天我说要离开客栈,是螃蟹哥哥打我小报告!”

    咖喱蟹冲她使了个鬼脸,“哼,小丫头,你也有打我小报告哦!”

    芊芊一拧鼻子回了个鬼脸,“才不要理你!”

    咖喱蟹象是很受用似的,哈哈一笑顿下杯子,“话说芊芊你真是难拱,我们几个加上芙蓉一起做套,赶小猪似的把你赶到他床上去,你就是死活不上套。妈的累死老子了!哈哈!”

    芊芊一戳沐君豪太阳穴,“哼!合起伙来一起骗人!”

    咖喱蟹一收下巴,“诶,我们豪哥人很好的。想睡他的女人能从深圳罗湖排到香港铜锣湾,他特别有爱心,最爱扶弱济贫,专门收养那些无依无靠、没衣服穿和没地方住的不明来历女子。”

    芊芊掩口一笑,想起一个想问很久的问题,“各位哥哥,为什么你们的名字都是吃的呢?”

    星斑咽下一口酒,抢过话茬,“弟妹,因为我们的师傅叫‘虾饺’,他可是岭南第一号佛爷。有一天,我们几个偷东西没够数,不敢回家见他老人家,怕挨揍,于是就一起睡在人民桥下。半夜那个饿啊,肚子咕咕直叫,然后大家就聊吃的解馋,我说等我有钱了一定买一条十斤重的大星斑鱼好好吃一顿,那天我们聊一宿吃的,就拿最想吃的做绰号,哪知道越聊越饿啊……”

    几个男人哄笑起来,一起举酒碰杯。

    星斑撂下杯子一指沐君豪,“哎,说到这里啊,还是豹子最有志气!那时他才十四岁,他说,我不要被人吃,我要吃人,所以他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豹子!以后就在江湖叫开了,叫响了,小小年纪我就看出来他有志向!”

    咖喱蟹一脸嬉笑凑过来,“芊芊嫂子,你看上他什么了?他又脏又不爱洗澡脾气还臭,不如考虑一下我。”

    芊芊很认真地说道:“怎么会?他一天洗四个冷水澡……”

    男人们哄堂大笑,笑得见牙不见眼,东倒西歪上气不接下气。

    沐君豪红着脸端起杯子,“喝酒喝酒……”

    芊芊不明就里,依然说道:“我喜欢沐沐的下巴,中间有沟,很漂亮,外国人管这个叫‘天使的指痕’,就是说,天使都会忍不住捧他的脸……”

    咖喱蟹撇着嘴不屑一顾,“什么狗屁天使,芊芊,我从小就叫他‘屁股下巴’!是不是啊,豹哥?”

    沐君豪飞过一只螃蟹爪,咖喱蟹闪身躲过,他一开心就搂不住话,唾沫横飞满嘴泡沫活象只螃蟹,“芊芊我告诉你,我们鲍鱼哥可是懂命理的,从小就说他命相奇异,说他财运亨通,夫妻缘浅。命理书上说,屁股下巴,象征夫妻分隔两地倍受煎熬历尽相思之苦……”

    男人们纷纷住了嘴,面面相觑,鲍鱼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芊芊大脑瞬间飞过“顾诗诗”三个字,想想这命理书也是蛮准。

    沐君豪佯装无事举杯提议再喝一轮,星斑冷着脸按住他手,低声道:“豹子,少喝,回头我们有事商量!”

    男人们回到云来客栈时已近黎明时分,沐君豪先哄芊芊睡了,转身到213房碰头。

    几位兄弟神色严肃,围坐桌前,泡茶醒酒,沐君豪落座时仍带着一脸柔情蜜意。

    咖喱蟹从后腰裤袋里掏出一只诺基亚n95拍在桌子上,“哼,凭什么认为两劳释放人员只会有一个手机,简直是种族歧视,豹哥,我放一段录音给你听。”

    沐君豪淡定地听完,基本了然,有人想要他的命。

    星斑正色道:“豹子,二哥有话跟你讲,正所谓,马偷夜草常失蹄,人在高处慎娶妻……”

    沐君豪笑了笑,“怎么?你觉着她不好么?”

    星斑接着说道:“她很好,是你不好,你已经丧失了理智,而且是全部!豹子,按计划今晚你回别墅,为什么突然折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你挂了,你的全部财产都会转到顾家名下,而且,你的财富足以令人铤而走险赔上人头。十个小时前,上海那边人已来过,我们试探他,他开出的条件是一辆玛莎拉蒂!你很危险,你和芊芊,现在都很危险……”

    正说话间,隔壁传来女孩儿嘤嘤哭泣。

    沐君豪唰地起身,冲出门去,转到214号房。

    不大一会儿,他又红着脸进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呵呵,小女孩儿在做恶梦,这个房间,原来这么不隔音啊?”

    几位兄弟坐在桌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头叹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