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三十五章 一个奇怪的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五章 一个奇怪的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清晨,海风徐徐,芊芊隐约感觉脸颊痒痒的,蓦然睁眼,男人俊朗的面庞近在眼前,吓了她一跳。

    沐君豪鼻翼微翕,呼吸短而急促,温热地拂在她脸上。

    见她醒来,粲然一笑。

    “沐沐,我梦见爸爸妈妈了。”芊芊嘴巴翘翘的,拧着眉,睫毛闪烁。

    “哦?”男人眸色一暗,扣在女孩儿腰间的手臂肌肉一紧。

    芊芊扒着他肩膀,象是很需要汲取力量似的,“那是一个很奇怪很奇怪的梦……好象是老家的旷野上,天阴沉沉的,一大片金黄色的稻田地里,妈妈在捂着脸哭。我问妈妈为什么哭,她只摇头不说话,哭得很伤心很伤心,然后爸爸站在远处,冲我们张望,象是很不耐烦在等妈妈一起走掉……”

    “哦?这样。”沐君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妈妈一定是在怪我,怪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儿。”芊芊神情寥落,略一思忖,修长的手指扳过男人的脸,直直盯视,“沐沐,你说过,妈妈爸爸的死没有那么简单,你现在讲给我听。”

    沐君豪目光躲闪着,“这个,蜜月期间不适宜讲那么恐怖的话题。”

    “恐怖?”

    “哦,不,是伤感的话题,伤感。”他很快意识到这是个口误,一秒更正。

    芊芊不禁狐疑起来。

    男人并不看他,翻身坐起,四处找衣服,一一穿戴好。

    当他一本正经系好衬衫最后一格扣子时,人已经调整好状态,“芊芊,起床,我们今天去骑马。”

    芊芊目光追踪着男人身影,眉一蹙,“骑马?”

    她觉着这是个敷衍。

    “嗯哼!”沐君豪对着镜子一下一下梳着头,“沐沐说过,要把芊芊训练成一个豪门女强,我们从骑马开始。而且……”

    他转过身来,温柔一笑,“宝贝儿,沐沐陪顾诗诗做过的事情,我们统统体验一遍,ok?”

    她真的没法说不ok,尽管意识到一个话题被他成功翻页。

    正踌躇着,男人几乎是一个鱼跃,贴到近前,冲她一挤眼,“喏,宝贝儿,你看,我从埃及买回来的纯种东亚马!”

    说罢他下巴一甩,指向窗外。

    芊芊懵懵然扭头张望。

    不远处,海边,两匹健美的白马,一高一矮,被一名穿戴讲究的骑师牵在手里。

    “咦,为什么是一匹小马?”芊芊眸色瞬间点燃,一脸跃跃欲试。

    “呵呵,高头大马是给老女人骑的,我老婆是小女孩儿,当然要骑小巧的小马。”

    看来男人筹划许久,芊芊乖乖起身穿戴好,两人手牵着手迎着阳光一起踱向海边。

    骑师是名年轻的壮小伙,运动型,他抬眼上上下下瞅着芊芊,几乎握不住缰绳。

    女孩儿仙姿佚貌,裙裾飘飘,宛若海上初生的明月。

    沐君豪瞬间察觉,面色一凛,“喂,我说伙计……”

    骑师归了魂,马上刷好状态听老板讲。

    沐君豪一按鼻尖,清了清嗓子,“我老婆人就是娇气,胆小,需要对她进行魔鬼式训练!残酷无情的训练,懂吗?你千万别留情面,别给我面子……”

    骑师三心二意脸偏向芊芊。

    沐君豪哼了一鼻子,抬手拽过那匹高头大马,翻身而上,英姿飒爽,“喂,老婆,我先给你示范一下!”

    未等芊芊回话,沐君豪一拧缰绳,掉转马头,沿着海岸线狂奔起来。

    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瞬间。

    阳光下,漂亮的马鬃迎风飞扬,掩映着男人健硕的身姿,雪白的衬衫朝晖潋滟,整齐坚实的橄榄色腹肌闪闪发亮,海天之间,一个潇洒的骑士恣意踏浪,神采英拔,身躯凛凛,整个大海为之狂舞。

    这男人居然属于自已,顾芊芊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一瞬间她想。

    没错,顾诗诗休想沾指!不仅顾诗诗,除了她顾芊芊之外的所有女人,统统死去外太空。

    不大一会儿,换了芊芊上马,她且惊且惧,惴惴尖叫着,由那骑师牵着小马,笃笃前行。

    沐君豪踞在马背上紧跟,冲着骑师大呼小叫,“我说伙计,离近点,当心她摔下来……”

    一阵海风拂过,衣袂飘飘,芊芊一双**若隐若现。

    骑师痴痴盯着她左腿根上一枚拇指盖大小的蝴蝶型胎记。

    “喂,我说伙计!”沐君豪不客气地一指,“离她远点,再远点,她自已能行的……”

    骑师被他吆喝得惘然,索性松手,小马踏踏踏自顾自跑起来。

    骑师得了空,扭头冲沐君豪傻笑,“呵呵,沐总,这老婆哪找的啊,真是绝色。”

    “哼,那是,我老婆嘛……”沐君豪正洋洋得意,忽听得前方一声尖叫,芊芊摔下马来,落在松软的沙滩上。

    沐君豪大惊失色,一轱辘翻身下马,火车头似地冲过去,将芊芊搂在怀里,“怎么了宝贝儿?”

    芊芊愣忡地盯着手里两把沙子,“我没事,还好是沙滩。”

    沐君豪心一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骑师跟上来,大大咧咧冲芊芊说道:“现在正是好时机,你掉下来立刻再骑上它,它才会服你!”

    魔鬼式训练,他还当真了。

    沐君豪怒不可遏,搂紧女孩儿冲骑师狂吼:“我说你是不是人?!服你妹!你被解雇了!”

    说罢他抱起芊芊大踏步往回走去,丢下兀自发愣的骑师。

    养成计划第一课宣告失败。

    “宝贝儿我们不骑马了,还是骑老公更安全一点。”沐君豪一路走着,一边埋头安抚着芊芊。

    “去你的!”芊芊白了他一眼,小手却紧紧拽着不放。

    他五脏六腹翻滚的**氤氲上眼角,化作色迷迷的目光,他强行克制着,毕竟未到天黑。他缓缓走到客栈门前美人树下长椅边坐下,将女孩儿按在腿上,一笑,“我们今天谈恋爱,把从前的课补上,这样芊芊就是一个好女孩儿了……”

    两人果真一本正经谈起恋爱,喁喁细语,如胶似漆,从日落一直谈到天黑。

    月亮爬上来,遍地清辉。

    “啪”一朵花落下,轻轻砸在芊芊额头上。

    芊芊仰头看了看凋零的美人树,意识到花期已过。

    “嗯,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人家不高兴。”她在沐君豪腿上扭来扭去撒着娇。

    她娇滴滴的口吻令他沉溺,沐君豪情不自禁擎起女孩儿下颚,轻轻吻着,“宝贝儿,说。”

    芊芊一下一下揪着手中的花,“在上海的时候,你和顾诗诗……为什么要在人家房间里**?我不开心。”

    她一笑一颦皆令人心醉,他眼神迷离地望着她,看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看她那红滟滟的唇,“说好的,今天谈恋爱,为什么要提那两个字呢?”

    “我不高兴,人家记仇嘞。”

    “我给你买部车好么?玛莎拉蒂,或者是法拉利?”

    “不要。”

    “那沐沐带芊芊去巴黎旅游,或者东京,算是赔罪好么?”

    “不好。”

    “那沐沐只有以死谢罪了,死在你身上……”说罢他站起身来,紧紧抱着芊芊迈回客栈。

    芊芊勾住他脖子,嘴里仍不依不饶,“不回答就不给。”

    沐君豪迈开步子埋头盯着她,直直进了客栈大厅,不理四周,如入无人之境,“不给就不给,反正我喜欢硬来的。”

    “人家腰酸腿痛……”

    “活该自找,谁让你好好的非要说‘**’……”

    沐君豪咚咚迈上楼梯,嘴里呢喃着。

    客栈前台坐一大票乘凉的客人,跟着肥仔一起伸着脖子追视这对男女。

    肥仔压低嗓子四顾说道,“啧啧啧,我告诉你们啊,这男人在床上动静好大的,跟打枪似的……”

    进了房间沐君豪将芊芊放倒在床上,俯身亲吻,“好吧,老子告诉你。呵呵,你们女人的小心思啊,那天顾诗诗提议换个新房间找点刺激,我一猜就是你房间,按常理任何坑老子都不跳,不过那天我倒是打算将计就计……”

    “为什么?”芊芊撕扯着嘴唇追问道。

    “因为……任何女人,见到老子的身体……都会终生难忘。比如芊芊,见到老子的雄姿瞬间爱上……傻瓜,那是沐沐向芊芊表白的一种方式……”

    “去你的……”芊芊呼吸急促,双颊绯红,“人家,也要跟沐沐,去顾诗诗房间里做……”

    “没问题……先来……十个正字……”

    “……”

    那一整晚沐君豪兴致高涨,翻江倒海,猛虎下山一般,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很多时刻她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死掉,同时也怀疑他回味起顾诗诗。

    直到清晨天际放亮,男人终于消停。

    午后,窗外的画眉鸟惊了芊芊一枕清梦,她懵然起身,一眼看到床头沐君豪手机。

    她拿到手里玩起来。

    那个年代还是诺基亚一家独大,这款n93噱头是dv摄像,芊芊总觉着不拍点什么对不起这枚潮款。于是她拍身边的他,拍完之后又觉着,若不分享给某人简直是浪费像素。

    眼前酣睡的男人,象匹倒卧的汗血宝马,一身明晃晃的古铜色健子肉,夜叉纹身随着躯体逶迤蜿蜒,华丽彪悍,腰间两枚圣涡,酒盏一般,最为难得。

    她拍了n张,构图色彩足以体现美术生的素养,还有"qing ren"特有的迷恋。

    芊芊撩开qq,至少999个信息提示。

    飘在最上方的是顾诗诗,看上去自打男人离开上海,这女人便日日请安,夜夜找话,低声下气,象条吐泡的多春鱼。只可惜无一回复。

    芊芊打算玩她,输入一行——“亲爱的,我想你了。”

    顾诗诗秒回,久旱逢甘雨的样子。

    芊芊笑了,再输入一行——“姐姐,猜猜我是谁?”

    俄尔,顾诗诗反应过来,迅速隐身。再过一会,她重又现身,以示有种。

    芊芊乘胜追击,连发数张沐君豪后背。

    顾诗诗冷冷回道——“你在那边搓澡啊?”

    此时,刚巧沐君豪翻了个身,芊芊补拍了一张巧克力腹肌,又觉不够过瘾,她徐徐倒在男人肚皮上,脸凑在人鱼线边边上合了个影,之后点发送。

    ——“姐姐,我可是哪里……都搓了……”

    ——“顾芊芊你真不要脸!想过后果么?”

    ——“后果?当然想过啊!鱼水之欢啊,妙不可言啊!”

    ——“你这个贱人!顾芊芊,我看你怎么死?!”

    ——“怎么死?先是欲死欲仙,然后是快活死!幸福死!被男人宠死!”

    ——“哼!贱人,别太得意!他能甩我,就能甩你!”

    ——“哦?姐姐,好象他是因为我~才甩的你吧?!忘了告诉你,你老公床技好棒!回头还给姐姐尝尝鲜~就怕我打他都不走~呵呵,不说了,我们洗澡澡去了~~”

    顾诗诗头像黑掉,看样子脆弱到不行。

    芊芊笑了,虽是无声却如同六月里喝了雪水。

    如果不是怕吵醒沐君豪,她能从床上跳到地当间连声尖叫。

    她盯着她的头像咬牙暗忖,“顾诗诗,你也有今天!真是天道好还,报应不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