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三十四章 天空下起蓝盒子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四章 天空下起蓝盒子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后,顾芊芊正式开启了“哦……不不不……不要”模式。

    沐君豪整天闭门不出手机关机诸事不理,唯一要做的项目就是顾芊芊。他的眼睛粘在她身上,嘴巴要粘在她身上,身体更是须臾离不了她。

    一次,芊芊从后山采回一大束鲜花,蹦蹦跳跳捧到他眼前,“好看嘛?沐沐?”

    沐君豪盯着她两梳手指,细如葱白,盈盈绽放,心想这手真是惹祸的根苗,他堆一脸笑,“花很好看,可是,哪有你好看呢……”说罢一把夺过花回手扔窗外,搂过芊芊按到床上修理,不顾她的“不不不……不要……”

    某日,芙蓉送过来一碗枇杷,芊芊谢过挑起一枚含嘴里咬着,碗端给沐君豪,“沐沐,吃水果。”

    沐君豪眉毛一立,“顾芊芊我发现你真的是很欠修理,吃枇杷就好好地吃,干嘛拧兰花指?!”

    芊芊满眼恐惧,扔掉咬了一口的枇杷,拼命摆手,“哦……不不不……不要……”

    那天她被修理到天黑。

    一天下午,那个不知死活的咖喱蟹推门笑嘻嘻问道:“芊芊,要不要打牌?”

    沐君豪冷着脸一把搂过芊芊,懒懒说道:“两小时之后过去。”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214房蹦出吵人的摇滚乐,摧肝裂胆震碎天棚,听得人灵魂出窍。隔壁四个男人直感心脏快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四人一边打牌一边抱怨,“哼,以前看新闻看财经看动漫,现在倒好,成天mtv频道,你不要命老子还想活呢!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蓝色小药丸二十四小时对碰……”

    芊芊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不被修理,好象她生下来就是为了给沐君豪修理。

    沐君豪真的在墙上刻起了“正”字,七扭八歪,俄罗斯方块一样越积越多。

    她在音乐不是很吵的时候喘息着问道,“沐沐……我们可不可以……做点正常人类的事情?”

    沐君豪也不理她,埋头苦干,末了扔出一句,“蜜月不做这个做什么?”

    于是洗澡时芊芊又小心问道,“沐沐,这个蜜月,什么时候结束?”

    沐君豪一边往她身上抹着香皂,一边漫不经心说道,“等床下那些美金都交完房钱的。”

    时间一长芊芊害怕了,她想起顾诗诗的宝宝,沐君豪应该是一个很容易让女人怀孕的男人。

    那些救命的蓝色小盒子在哪?

    一天夜里,沐君豪洗澡出来,擎着毛巾擦着湿澛澛的头发,抬眼看见芊芊蹲床头柜前一格一格拉着抽屉,“芊芊,找什么呢?”

    芊芊随口应道,“那些蓝色小盒子哪去了?”

    “什么?蓝色小盒子?!”沐君豪脸色陡变,毛巾啪甩向一边,“给我沐君豪生宝宝很丢人嘛?!”

    那语气穷凶极恶,震了她一哆嗦,芊芊掩口回头,惊慌得寒蝉般,哑然失声。

    沐君豪掐着腰盯着她,真是要老命——怯生生的眸子,颤抖的水果糖嘴唇,还有唇边的招牌兰花指,眼前分明是“要你命三千组合pose”!

    沐君豪扭头走到一边,将电视柜最底格抽屉囫囵个拉出来摆芊芊眼前,“喏,你要的小盒子哦,好多哦。”

    芊芊探头看了一下,抽屉里整整齐齐码了一层。

    未等她细看,沐君豪端起抽屉走到窗边,手一扬,“哗啦”一声,天空顿时下起蓝盒子雨。

    楼下乘凉的人们惊诧了,一哄而上抢个精光,从前光听说下雹子的,没听说有下杜蕾斯的,人们纷纷仰头琢磨这其中的玄机。只见二楼窗口戳着个精壮男子,啪一声,窗子合上,窗帘拉好,密不透风。

    沐君豪将抽屉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里灰尘,“吼吼,这可能是我沐君豪这辈子做过的最成功的慈善!”

    他将傻掉的女孩儿捡起举到床上,盯着她,若有所思,“嗯,象我这种快死的人,是应该有个宝宝了……”

    夏天正面袭来,气温燠热而潮湿,热浪侵袭下,每个人都是湿漉漉的。

    这天夜里,沐君豪终于答应芊芊,做点正常人类的事情,比如夜泳。到了海边,他褪掉耐克运动裤,两腿一扎,做成救生圈,拉着她在海里游曳。一路上芊芊兴奋尖叫,不知不觉,游到五十米开外一块山型礁石边。

    沐君豪先踩上去,礁岩上并没有锋利的海蛎仔,只有零星风化的砗磲,于是抱芊芊上来。月光下,女孩儿面如凝脂,眼似寒星,肌肤胜雪,黑黢黢的岩石衬托之下象只白鹅。沐君豪痴痴望着她,手指划过她的美颈一直到肩膀,喃喃说道:“宝贝儿,知道为什么带条裤子上来么?”

    芊芊略一沉吟,又拼命摆手,“哦……不不不……不要……”

    沐君豪一脸坏坏的笑,一挤眼睛,“不要?好吧,你在这里看风景,我先回去了哦。”说罢他一个漂亮的鱼跃跳进海里,迅速游向岸边,乌央乌央的海水很快将他吞没。芊芊左右望望,眼前一片漆黑,鬼影都不见。

    芊芊急得哭出声来,“沐君豪!大骗子!大**!你回来!”

    许久无人回应,一个浪花拍来,溅了个透心凉,于是她踢蹬着腿开哭。

    沐君豪猛地从身后窜出,“嘿!爱哭鬼!”芊芊管不了许多,象抓到个救生圈似的死死抱住他。他笑着哄她,“好了好了,别哭了,快脱下来,穿湿衣服很容易感冒的哦!”

    那夜,两人在月下痴缠了很久。

    许多年后,沐君豪一直说两人的宝宝是那块礁石上生出来的,因为那晚芊芊实在太美。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如水,214号房间不再飘出多情的摇滚乐。芊芊学聪明了,每天倒头昏睡,不给他看脸,不跟他讲话,不给他听吴侬软语,收起惹是生非的兰花指,脸埋枕头里只管流连梦乡。沐君豪坐一边头靠在墙上,想着一些事情。每到黄昏时分,他对着窗外凝神,那些金灿灿的海水椰林美得不可方物,一如身边躺着的这个女孩儿。她光洁旖旎的后背镀着一层金色,娇俏的小臀上,内裤卷着可爱的花边。

    他默默吸着烟,感觉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