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三十三章 我爱你,一直都爱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三章 我爱你,一直都爱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深夜,芊芊站在海边,伤心地哭泣。

    月亮明晃晃挂在半空,照得海岸恍如白昼,她愈觉无地自容。

    女孩儿发型凌乱泪光莹莹,“妈妈,芊芊真是没用,总是被人欺负,被人耍,如果这就是生活,那么,为什么不结束它……”她咬了咬嘴唇,趟进大海,一步一步迈向深水。

    海水即将没腰时,一个黑影追上来,抱起她,象是捞起一片树叶。

    沐君豪将女孩儿抱到岸边,跪在沙滩上,抬手褪掉t恤,用**的臂弯暖她。

    他歪头看着她,“你还在怪我?”

    芊芊泣不成声,瘫软无力挣脱着,“夺走人家初吻,再夺走人家贞操,最后,连死的权利也要剥夺,沐君豪,你到底想怎样?!”

    “到底想怎样?我爱你!”沐君豪紧张地盯着芊芊,“我爱你,我爱了你整整两年,六百多天,朝思夜想,茶饭不思,我做梦都想得到你!”

    芊芊拼命摇头,“骗人,我不要听!两年?我根本不认识你,我没见过你,骗子……”

    “我没骗你,你听我说,你给我时间……”沐君豪拼命晃动她,可怜巴巴地望着芊芊,“两年前我们见过面,只是你不记得了。那是2005年夏天,我跟几个朋友跑去郊区露营,那天,我在湖边钓鱼,一个朋友骑来一辆新买的宝马摩托,我一时兴起,戴上头盔骑上去试车,在山路上转悠了几圈,忽然迎面走来一个少女,我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儿,她穿着白色的一字抹短裙,手里握着一把雏菊,长发飘飘,清纯动人,一身阳光的味道。我呆呆望着她,忘了躲避山路上的水坑,溅到她一身水,于是我停下回头,远远看到女孩儿拎着裙子哭出声来,非常可爱,我从没见过一个女生因为一条裙子哭泣。我想故意逗她,骑回来绕了她几圈,嘴里呼啸着吹着口哨,女孩儿怒了,捡起一块石头丢向我,那种娇滴滴的样子真是令人动心。于是我缩小包围圈,近距离看她,女孩儿害怕了,转身跑进一座宅院。我跟附近人打听,他们说那里是‘翡翠山庄’,户主只有一个女儿叫顾诗诗。于是,我索性花三十万买了一辆一模一样的宝马摩托,日日夜夜等在大门口,期待跟那个女孩儿再次相遇……”

    沐君豪的话语勾起一段尘封的回忆,芊芊默不作声,那年暑假,她因为一条裙子泪崩,两年之后,眼下,她在为自己哭泣。

    命,这都是命。

    沐君豪看女孩儿毫无反应,接着表白,“我错了,我娶错了人,后来全错了。那年,我一个朋友看我可怜,特地安排了一个派对,请顾诗诗来,我走上去搭讪,问她是否有一条白色一字抹短裙,她反应很快,她说那就是她。现在想想,可能她当时就意识到,我见到的女孩儿只是她的堂妹,她说谎,她在扮演你,我有时觉着她是,有时觉着她不是。我不得不承认,她性感风流,有段时间令我沉迷,但是,婚后我很快发现,她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一个逢床作戏的"biao zi"。我开始痛恨这段婚姻,尤其是婚礼上,我看到你,我当时就意识到我错了。我开始计划慢慢离开,顾伯熊生日那天,我想给他一点暗示,送给他一只钧瓷花瓶,就是‘君辞’的意思。那天夜里,我站在三楼露台上,看见你抱着一只白色的小孔雀,嘴巴翘翘的一脸稚气,在草坪上走着,我真的很想走过去给你一个拥抱。我站在那里俯视许久,又看见你在烟花漫天的夜空里哭着跑过,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觉着你过得很不开心。我正在胡思乱想,顾伯熊忽然走到身边,我一时冲动,跟他合盘托出,我说我想娶的是顾芊芊,我预计顾家会有反弹,我想大不了拿钱摆平,现在想想我真是太过天真。28号那个雪夜,我坐在壁炉前,心情沮丧到极点,那只射钉枪是个局,有人想我死,都是我身边的人,我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有那么多钱干嘛?我当时周身寒冷,哮喘要发作的样子,忽然,你走上楼梯,出现在我眼前,我想,大概我真的快死了吧所以上帝才会对我这么好。我当时心一横,想着带你远走高飞,离开那些恶心的嘴脸,不管不顾,去他妈的豪宅去他妈的名声,有钱又怎么样,只是遭遇更多的"biao zi"。我厌恶从前的生活,我想重新开始。我把你带来深圳,我不后悔,芊芊,这是我们的假期,我们的蜜月,我爱你,你也爱我,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芊芊不再挣扎,她只低头啜泣,沉默不语。

    沐君豪摇晃一下她,一脸柔情,“我可是全坦白了,现在该你交待了,芊芊,你爱不爱我?”

    芊芊嘟着小嘴巴,轻轻摇了摇头。

    沐君豪歪着头,嘴唇凑近她的脸,“别急着做决定,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思考,我先忙着你慢慢想……”说罢他动情地吻她,那吻浓烈炙热,摄人心魄,让她领教,时而天堂时而地狱。

    漫长的一分钟过后,她拼命喘息着透气。

    “说,爱我!”沐君豪命令道,芊芊依然摇头,只是看上去不再坚定。

    “好,我再给你五分钟时间思考……”他重重吻下去,风卷残云,泰山压顶,女孩儿在他怀里婀娜辗转,她感觉这五分钟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她挣脱出来,直感劫后余生,她一只手伸出来扶住他的肩膀,沐君豪眼睛余光瞄着肩上盛开的兰花指,悠然一笑,“怎么样?想清楚没有?”

    芊芊垂下眼睑,睫毛卷曲着,撩人的影子落在瓷器般的脸上,月光下格外动人。

    她半晌不语,依然摇头。

    沐君豪笑了,“呵呵,我从没见过一个女孩象你这样喜欢索吻。我再给你十分钟时间思考……”说罢他作势再来。

    “哦,不不不,不要……”芊芊害怕了,拼命摆手,忙不迭点头。

    半晌,她难为情地看着他,吞吞吐吐,“我有一个要求。”

    “说,尽管说!只要是我有的,全都是你的。”

    “我可不可以,叫你沐沐?豪哥好土气,好难听。”

    沐君豪脸一收,“好啊,什么沐沐、混蛋、流氓、瘪三、戆大、猪头三、大骗子、乌龟王八蛋,只要你开心随你喽。”

    芊芊一脸娇羞伸手搪了下他。

    沐君豪亲了一下她脸蛋,“老婆,我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呢?”

    沐君豪凑到她耳边低声细语,“我想听芊芊,象树上那只画眉鸟一样很好听地叫……”

    芊芊眉头微蹙略一思索,忽而恍然,“哦……不不不……不要……”

    沐君豪并不理她,回手将她按在沙滩上,细细地吻她,“宝贝儿,还有两个小时涨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