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三十章 强吻Again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章 强吻Again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沐君豪发现女孩儿变了,变得愈发陌生。

    她一脸淡淡的,冷着他,躲着他,叫她半天不应,或者干脆飞出一个凌厉的眼神瞬间怼他到火星。她白天照例看画眉,夜里趴窗台上歪着头一根一根划着火柴,象个自闭症患儿。

    沐君豪发现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不仅是心理上,就连物理上她也立志拉开距离,她去海边踱步,走很久,走很远,直至在他瞳孔里走成一个黑点。

    芊芊走在海风里,心思重重,他到底是几个意思?怀揣一百万美元,隐而不宣,让她吃尽万般的苦,穿"ji nv"的衣服,吃"ji nv"的嫖资,象个盲流一样飘着,他在耍她,在玩她,或者干脆因为她是个证人让她以某种方式人间蒸发?那天他跟港客约了船程摆明是想远走高飞,他什么都不打算要了,还要她做什么?她又是什么?

    此时胸口隐隐的痛,又算什么?

    那边厢沐君豪想着同样的问题——你拿老子当什么?因为他瞳孔里一个小黑点变成了两个小黑点。咖喱蟹每天粘住芊芊,这小子象是挨揍上瘾,看上去立志死在这女孩儿身上。

    夜里闷热,海边纳凉归来客栈已熄了灯,两人摸进走廊,咖喱蟹很绅士地向芊芊道了声晚安,然后钻回房间。

    芊芊才一转身,脚下一个踉跄,人被无情地绊倒。

    数秒暗适应之后,她发现自己倒在一个人身上,那副躯体雄壮坚实,好似滚烫的棕榈床垫,一个硬挺的鼻尖撞疼她的下巴,她撕挠着起身,腰却被死死扳住,两人脸对脸,月光下捕捉彼此眼中的星芒。

    “为什么睡在走廊里?”芊芊轻声说道。

    “为什么这么晚回来?”沐君豪嗓音低沉,目光灼灼。

    “凭什么管我?”芊芊倔倔回了句,那条胳膊泄了气,她趁机挣脱起身回房,沐君豪怒了,从席子上翻滚爬起大步追进房间从地当间抓起女孩儿按进怀里死死地吻她。

    顾芊芊混沌的脑子嗡的一声之后天旋地转起来。

    他受够了,数天来低眉顺眼陪尽小心换来的却是一张张女王图案的扑克脸,他要还回去,他要清算,他要反攻,既然词穷索性体语,他要撬开她的嘴巴,席卷她的意志,吸走她的灵魂,劫掠所有只留给她颤栗,要她知道,你只是一只雌性小动物,在老子面前只配挣扎着"jiao chuan"嘤咛。

    “是你……没错……”芊芊慢慢推开他,瞠视着,退后,再退后,细索从前,那夜化妆舞会,同样的月夜,同样柔媚的光线,同样精致的五官,同样的狂野迷乱不管不顾……没错,是同一个他。

    月光淡淡的染在他的脸上,男人脸半明半暗,目光深邃,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芊芊猛地扭过身体背对着他,“何必……你这是何必,你有那么多女人,何必跑来算计我。”

    “哦?你这样认为?”

    “是的,你有老婆有宝宝,我……将来还要嫁人,我有自己的生活,何必这样纠缠不清,没结果的。”

    “嫁人?那个蠢货?那个懦夫?如果他真有血性,怎么可能还让你是完整的?”

    芊芊猛一甩头,冷冷盯着沐君豪,“不要妄断好嘛?我发现你对女人一无所知!我喜欢子轩,他善良简单,他没让我担惊受怕哪怕是一分一秒。别玩了,我不是出来玩的,你搞搞清楚,姐夫。”

    沐君豪讪讪收回目光,“好,我知道了。”他从床上捡了件衣服,胡乱穿上,行至门前丢下一句“我去游泳”之后呯地回手关上。

    他走后她任由泪水横飞,她慢慢踱到窗前,望着沐君豪气鼓鼓远去的身影,挪过窗台那盒火柴,“哗”一声燃起,盯着那窜起的火苗泪眼婆娑,“妈妈,给我力量,离开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