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十四章 不想死就闭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四章 不想死就闭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芊芊抬手揿了揿门铃,并无一丝回应。

    雕花铁门透着些许光亮,她趴上去窥视,却差点推了个趔趄。

    不经意间,门开了。

    眼前象是一枚雪花水晶球,水杉树林银装素裹,簇拥着一座华丽丽的城堡。

    美轮美奂美得邪恶。

    好似童话里的魔窟,住着丑陋的女巫,起劲地煲着蛤蟆汤,往里添着毒蛇。万一顾诗诗不肯出手相救怎么办?万一沐君豪手里操着斧头刀子锤子在她面前挥舞让她立刻滚蛋怎么办?

    她忽然想起那则警讯,她可是捉住沐君豪痛脚的。

    她紧搂双臂,摩挲着薄薄的毛衫,瑟瑟发抖迈向城堡。

    奇怪的是,整座庄园一个人影都不见,大厅里空空如也。

    象是一家人早已收拾细软行囊闻风而逃。

    芊芊扶着木质楼梯摸索前行,蓦然一阵响声,吓了她一哆嗦。

    一架古董座钟啰啰嗦嗦敲了十一下,她想起快要冻死的韩子轩,加快脚步上楼。

    三楼大厅仿佛巧克力砌就,咖色调子昏暗沉闷,唯一光源是一座欧式壁炉,显然这是男主的领地,一面墙上是长短不齐的猎枪,另一面墙是大大小小的鹿头,四处散落着动物标本,壁炉顶端一只展翅的鹰隼拖着长长的影子,格外阴森。

    一个男人坐在壁炉前,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东西,他象是很冷一样,竖起皮衣领子,一下一下往火里添着柴。

    芊芊瞄了一眼男人脚上的鳄鱼皮靴,居然踩在一张完整的白熊皮上,他平时一定不是这样的,日子不过了嘛?这男人破罐破摔了么?

    她心中涌起一丝幸灾乐祸。

    沐君豪扭头看了看她,神色沮丧,他并不言语,回脸盯着噼噼啪啪的炉火。

    芊芊鼓起勇气张口,“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沐君豪凝视着火苗,“哦?你凭什么?”

    芊芊碰了钉子决定敲打一下他,“因为你也需要我的帮助。”

    “哦……不懂。”

    “我在电视里看到那只射钉枪了。”

    沐君豪象是睡着了一样毫无反应,他松开手,怀里那只小动物纵身一跃跳到地上冲着芊芊扑过来。

    那既不是一只猫,也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头豹子崽!

    芊芊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魂飞魄散。

    然而那只小豹子脖上的绳索限制了它的活动范围,这只是个恫吓。

    正在这时,远远传来一阵警笛声,芊芊突然壮了胆。

    她定了定神,说了句谎,那句谎言改变了许许多多人的命运。

    “警察来抓你了哦。”

    男人怒了,倏然起身向前,抬手夹起女孩儿,大步流星迈向卧室。

    芊芊拼命挣扎,“啊!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警告你!流氓!放开我!”

    “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很欠修理!”沐君豪怒吼着,进了卧室甩手将她扔到床上,抬腿骑上身来,“嗖”地扯下脖间的领带,攒住她双手,绑了个结结实实。

    芊芊吓坏了,落在这个恶魔手上,各种下场凄惨。

    早知如此,这个夜里,她还不如选择跟韩子轩“在一起”。

    然而沐君豪貌似并不打算跟她“在一起”,他回身下地,哗啦一声拉开衣柜,捡出一只大大的lv旅行包“哐当”扔到床上,匆匆塞了几件衣服,这男人分明是要跑路。

    芊芊激烈翻滚,声嘶力竭,“哼!活该!报应!流氓!王八蛋!放开我!你放开我!”

    沐君豪从衣柜里拎出一只短小精悍的双管猎枪,哗啦一声,回身一个瞄准。

    他歪着头冷冷望着芊芊,“收声!”

    芊芊彻底失语了。

    他从床上拎起傻掉的女孩儿,穿过大厅,七拐八拐进了电梯,降到车库。

    拉开奔驰suv后门,他将她扔到后座,发动车子挑头开出地库,从宅院后门神不知鬼不觉悄然溜走。

    雪花漫天飞舞,打在窗上沙沙作响,芊芊眼球碌碌,分不清任何路标建筑。

    “混蛋!瘪三!臭流氓!下三烂!乌龟王八蛋!放开老娘!我警告你……”

    一路上芊芊焦躁挣扎,然而沐君豪默默开车,两耳不闻,岿然不动。

    临上高速前,沐君豪一个急刹,出了驾驶室“呯”一声摔上车门,拉开后门一头扎进,几乎压在她身上。

    寒风呼啦一下灌进,吹起一把雪花,迷了人眼。

    她被傻吓了,住了口,警觉地盯着他,黑漆漆的瞳子晶莹透亮。

    他笑了,拍了拍她的脸,“小姑娘,你要明白,永远都有更坏的事情发生。”

    说罢他从里怀摸出一只银酒壶,拧掉盖子,捏开她的嘴一通猛灌,呛得她拼命咳嗽,七窍生烟。

    如果路遇警察,他蛮可以说这是他烂醉的女友,她顷刻明白,这男人心机似海,她永远斗不过他。

    他将一件皮夹克披在她身上,回到前排,重又发动车子。他这是要开去哪里?她想不透他要将她带往何方,她只知道,她离上海越来越远,直至遥不可及。车速越来越快,快到飞起,窗外的雪花拉成一道道细线。

    那酒气味好生熟悉,没错,是薄荷酒。未及细辨,一阵眩晕袭来,她沉沉睡去。

    然而这个雪夜,还有一个人昏然醉卧,那件白色巴宝莉大衣显然是个美丽的错误,警车绕了“绿野仙踪”几圈,并没有找到报警人提到的那个男孩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