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十二章 就是她,这个贱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二章 就是她,这个贱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啪”一声,一只红本本甩到芊芊眼前,姬玉卿下巴一扬,“芊芊,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

    芊芊惴惴打开,是一本工商银行存折,数额三十万。

    姬玉卿绕到她身后走来走去,“呵呵,这是你父母毕生积蓄。原本呢,我们打算等你十八岁成年再转给你。不过,前段时间仰仗你照顾诗诗,我们是讲究人,感恩之心还是有的,所以,我们再赠你座宅院,刚好在你学校附近,这笔钱你拿去简装一下,大家各自心安就ok!”

    顾诗诗倚在桌上拄着脸笑靥如花,“是的是的,芊芊,大家血浓于水嘛!”

    芊芊不安起来,“伯母,姐姐,你们,已经对我很好嘞。我不能要你们东西的。”

    “诶!芊芊,你想多了!不是给,是托管!”姬玉卿冷笑一声,捡芊芊对面坐下,埋头摆弄着满手的翡翠戒指,“我说芊芊,你已长大成人,理应学着自立,我们顾家祖上都是富商巨贾,没理由你不行的。我倒是瞄准一个商机,那幢房子附近有三所大学,两所中学,一间教堂,三高阶层聚集,最适合开间书吧。这样你住房也有了,开销也有了,又是一个成长机会。执照嘛,你没成年,就用你童凡哥哥的好了。”

    “嗯,好的,谢谢伯母!”芊芊用力点头。

    那天离开翡翠山庄时,芊芊特意多看了两眼草坪上的孔雀,它们拖着漂亮的长尾悠闲漫步。她在阳光下眯起眼盯了许久,暗自说道:“只要不死,总会出头!”

    那幢小洋房的漂亮程度超出芊芊想像,她和子轩站在院外感叹许久。

    推开墨绿色雕花铁门,眼前是一座小巧别致的姜饼屋,只一层,两边各一偏房,石阶之上,白漆正门,上方一弯太阳型格子窗,拱型铁艺雨搭嵌着水晶玻璃,仿佛宣示,房屋女主是个文艺小清新。

    韩子轩在内厅绕了一圈,不禁对芊芊祖上的心机佩服得紧。

    宽敞的大厅只适合礼拜,墙上一只十字架,除了古董唱片机收音机,左右侧房并无多余家什。

    那架式仿佛在说,同学们尽管来,但请速来速滚。

    韩子轩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咦,芊芊,你奶奶留给你伯父庄园珠宝行,翡翠山庄九十年代就值一个亿,为什么单单让你家穷着?”

    “爱情呗!”芊芊端了一下肩膀,“奶奶不喜欢妈妈,说她是乡下人,攀高枝,然后妈妈很倔强,当场顶撞奶奶,结果两人同时晕倒,爸爸选择抱着妈妈跑掉,再没回来过。那以后奶奶落下个病根,情绪一激动就打嗝,中西医都看遍了花了几十万到死那天都没根治。”

    “哇!好犀利,你妈妈到底顶撞你奶奶什么了?”

    芊芊再次端了下肩膀,“妈妈说,我不稀罕,什么豪门,不过男盗女娼!”

    “哇!你妈妈真是倔强得经典,怪不得给你起名叫芊芊,杂草精神代代传。”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怀着一种莫名的兴奋,起劲拾掇屋子,做预算,画图纸,涂浆抹漆,采办建材家具花草,忙得不亦乐乎。象一对筹备新婚的小俩口。

    好在寒假,时间大把,芊芊又跑到郊区挪回一车腊梅,将院子布置得活象桃花岛。

    韩子轩掐着腰站院子里一脸神往,“芊芊,开春之后,我们就可以在吊满绿萝的落地窗后面静静地点钱了。”

    芊芊扭头问他,“可是,书吧叫什么名字呢?”

    直到午夜时分,两人仍没想出象样的名堂。

    韩子轩丢掉手里的刷子,做着伸展运动,走过去调试古董收音机,那部德国机子很是结实,仍能清晰收到各种台,忽然间就飘出一段音乐:

    走在寒冷下雪的夜空

    卖着火柴温饱我的梦

    一步步冰冻,一步步寂寞

    人情寒冷冰冻我的手

    ……

    那吉它伴奏清洌缠绵,空灵杳渺,似一片细细的雪花,从半空盘旋零落,粘在一个人的耳垂,冷得尖锐,冰得伤感。

    芊芊蹲在地上,停了刷浆的手。

    ……

    每次点燃火柴微微光芒

    看到希望看到梦想

    看见天上的妈妈说话

    她说你要勇敢你要坚强

    不要害怕不要慌张

    让你从此不必再流浪

    妈妈牵着你的手回家

    睡在温暖花开的天堂

    ……

    一曲未了,芊芊已泪流满面。

    韩子轩走过去,将女友拥在怀里,轻抚她的长发。

    半晌,芊芊仰起脸来,“子轩,我想好名字了,就叫‘火柴天堂’。”

    韩子轩抬手替她抹去眼泪,“这个名字好不吉利啊,我们会不会瞬间破产啊?”

    芊芊双手勾住子轩脖子,认真说道:“跟妈妈有关的话题都不许开玩笑。”

    “好好好,明天我就画块牌匾,挂好。乖!”

    这天午后,天气格外阴冷,韩子轩将牌匾按在一张长条桌上,调试着一把史丹利射钉枪,那枪后坐力很大,貌似该找个帮手。正寻思着,一辆黑色奔驰suv刹在门前,沐君豪阿彪前后脚迈出,紧跟着一辆捷豹停下,钻出一个美艳少妇,红色长裙罩着黑貂中款,一脸怒气径直走入。

    “就是她,这个贱人!”顾诗诗抬手一指芊芊,回头冲沐君豪嚷道。

    沐君豪立起皮衣领子,倚在车门上,悠然点起一根烟,抬眼望向别处。

    芊芊和韩子轩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顾诗诗劈头盖脸一顿狂吼:“你们凭什么改装我房子?这是奶奶留给我的,房产证上白纸黑字,请问,你叫顾诗诗嘛?想做豪门梦想疯了吧你?拜托你清醒一点,你只是顾芊芊而已!”

    芊芊默默摇头后退,“姐姐,是你说的……”

    顾诗诗接着撒泼,“我说什么了?你哪只耳朵听我说了?”

    韩子轩明白了,这是个坑。顾诗诗绝对出身蓝翔。

    “姐,这样做人对吗?”韩子轩冷冷盯着顾诗诗,“你忘了,你被法院追逃,芊芊可是拿命帮你……”

    “那又怎么样?”姬玉卿忽然蹿上前来,抬手一按子轩肩膀,“施恩图报非君子。别以为帮人一点小忙就可以漫天要价,攀龙附凤,人可以穷,但要有志气!我看你从头到脚,都跟豪门没一点交集。”

    姬玉卿长长的尾音激怒了韩子轩。

    他怒吼道:“我不稀罕,什么狗屁豪门,男盗女娼而已!”

    姬玉卿脸一沉,“你再说一遍,我老了耳背!”

    “男-盗-女-娼!”

    突然一个黑影冲过来,遮天蔽日,沐君豪猛地拎起韩子轩,将他按在长桌上,没等芊芊反应过来,一把射钉枪死死抵住男友的头。

    “然后呢?”沐君豪冷冷说道。

    韩子轩奋力挣扎嘶吼,“我就说了,男盗女娼,so what?”

    “呯”地一声巨响,所有女生都捂住眼睛。

    芊芊完全傻掉了,待她慢慢将手拿开,桌面上,一个黑洞洞的弹孔徐徐冒着青烟。

    “继续!”沐君豪擎着枪顶住韩子轩太阳穴。

    半晌,韩子轩终于哭出了声,难过,委屈,恐惧,还有深深的屈辱。

    沐君豪冷冷撤手,拎着射钉枪转身走开,路过诗诗身边,他举起枪冲她一笔划,“你做事永远找不到重点!”

    此时,顾芊芊脸色象死人一样惨白。

    她死死盯着诗诗,“姐姐,为什么这样对我?”

    顾诗诗冲芊芊做了个鬼脸,“不为什么,好玩啊,玩你玩得太过happy,怪只怪你傻得彻底!对了,豪哥今天有点冲动,你不要太介意哦,他是太爱我失去理智了。”

    一阵寒风拂过,姬玉卿掖了掖身上的裘皮,“我说芊芊,想当富人首先要学会当穷人,当穷人的中心思想就是,少跟富人搅在一起。”

    未等芊芊回话,她一把搂过女儿,“宝贝,走,跟穷鬼说话当心动了胎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