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十一章 各种礼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一章 各种礼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晚秋的夕阳早早坠下,只余一屋错落的影子。

    所有人散尽后,芊芊仍抱着床柱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房间里滞留着各种气息,雪茄味,酒精味,汗味、松香味,古龙香氛,栀子花香……混杂在一起,久久不散,还有沐君豪临走那一回眸,恣睢、狡黠、探寻、渴望、乞求……种种种种,深邃诡谲,似一壶老酒幽香暗放,回味绵长。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这样看着她了。

    她还不懂,这世间有一种男人,一个眼神,即可攫取女人的灵魂。她只幽怨地念道——沐君豪,我认识你么?

    韩子轩这时走进,从黑暗里捞起瑟瑟发抖的女友。

    农家小院重归平静,两人并肩坐在阶前,捂脸望着星空。

    听完芊芊细述头尾,韩子轩不禁忧心忡忡,他叹了口气,“哎,芊芊,你得罪人了。”

    芊芊转脸看他,“为什么呢?”

    “顾诗诗一向娇纵,虚荣要强,今天她在你面前丢这么大一个人,势必耿耿于怀,她会恨你。她不恨别人,只恨你。”

    “子轩,你为什么总把别人想那么坏呢?”

    韩子轩苦笑着摇头,“小傻瓜,你有一个明星的容貌,贵族的气质,却长着一个农民的脑袋,你自幼生活在扬州乡下,风景如画,民风纯朴,但是,那不是世界真正的嘴脸。”

    芊芊略一沉吟,貌似子轩说的没错,她印象里只有晨风夕月,十里稻香,阳光下,妈妈爸爸的亲吻。

    “哎,我不害人,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末了芊芊说道。

    芊芊蛮以为日子就这样平淡下去,又经数日,秋风乍起,放学过后,她走在田间地垄,一丝寒风钻进衣领,她捂紧领口,琢磨着似乎该添置冬装了。

    然而眼前的一幕让她有些吃惊。

    农家小院前,整齐停着一排黑色别克君威,数名黑衣男子,各自手捧着礼盒,站得笔直,齐齐看她。

    阿彪走上前来,抬手摘下墨镜,谦恭一笑,“小姐,豪哥让我问候你!”

    “豪哥?”芊芊有些发蒙。

    说话间有人递过一只雪白的盒子,上面印着chanel,没等芊芊反应过来,阿彪掀开盒盖,里面躺着一条白色一字肩连衣裙。

    阿彪一脸诚恳,“小姐,这是豪哥一点心意。那天不小心推你到地上,弄脏了小姐衣服,很是过意不去。豪哥说,自己个讲究人,不喜欢欠别人的。”

    芊芊眉头一皱,“快到圣诞节了,谁穿这个?”

    阿彪堆一脸笑,“哦,这个豪哥想到了,所以冬装也备下了……”

    说话间又一只盒子递到眼前,里面是一件白色裘皮小外套。

    芊芊有点害怕了,她下意识后退一步,“穿这个,会被同学传成做小姐的……”

    “哦,这个豪哥也想到了,所以特地在东京银座采办了这件……”阿彪将头一甩,又一只盒子打开,是件白色牛角扣羊绒大衣,“小姐,这是今年日本女学生最流行的巴宝莉冬装,朴素得体,刚好配小姐你。”

    芊芊脸灰灰的,冷冷说道:“谢谢你家豪哥,心领了。”

    说罢她抬腿往院子里走。

    阿彪伸手一拦,可怜巴巴望着她,“芊芊小姐,你不收下这些礼物,豪哥会炒掉我的,你也不想我滚去大别山里种兰花吧?”说罢他冲左右一使眼色,小弟们捧着各种礼盒鱼贯而入。

    芊芊真的急了,“这算什么?”

    阿彪陪一脸笑,不住躬身点头,“芊芊小姐,豪哥还说,学校里要是哪个老师同学没眼色,欺负小姐,尽管跟他讲!”

    芊芊两眼一翻,“有哇,是有人欺负我!沐君豪!”

    说完她再不理他,转身迈进小院,进了门“啪”一声回手关上。

    晚间,韩子轩看到一屋漂白好奇得疯掉,“哇!好家伙,被沐君豪推倒果然不同凡响!”

    芊芊一声不吭,烧水泡茶,当没看见。

    “哇!这些东西加一起得三四十万吧!”韩子轩接着起哄。

    “明天我就还回去!”芊芊将杯里的茶根往地上一泼。

    韩子轩突然就沉默了,他不喝茶,找出一瓶房东落下的烧酒,坐到门前,一口接着一口。

    芊芊给他披了件外套,小心问道:“子轩你怎么了?坐这里冷。”

    韩子轩又猛灌了几口,扭头说道:“芊芊,你有没有留意那件裙子?沐君豪,他从夏天起就开始打你主意了。”

    “……”

    初冬来临,每年这个时节,都会经历几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天色阴沉,姬玉卿坐在一辆捷豹车里,心烦意乱,她年轻时本是个演员,自打嫁进顾家,转而叱诧商界,国色天香更添了珠光宝气,年届六十余辉尤艳气场强大,只是近日连遭变故,原本保养得体的她老了一截,好在女儿失而复得,此时就猫在自己怀里,痴痴撒着娇。

    母女俩本是去孕检,看着女儿一张粉脸上清晰的“五指山”,她一路愤意难平,“这沐君豪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看我宝贝脸上这大手印子。诗诗,一会去医院打掉宝宝,咱不要他的!”

    顾诗诗躺母亲怀里玩着发梢,“对,妈咪,他打你的宝宝,我就打他的宝宝!”

    “哧”的一声,车子来了个急刹,吓了姬玉卿一跳,“怎么了童凡?你开车技术一向很好的。”

    童凡扭过脸来,“太太,大概是路面结冰。”

    姬玉卿松了口气,接着抱怨,“我跟你说宝贝儿,象沐君豪这种男人,炭盆似的,忍不了三天,妻子大肚他指定出去乱搞。”

    听母亲这么一说,顾诗诗忽然回想起沐君豪看芊芊那个眼神,此时她满脑子回荡着“你一个人住?你一个人住?你一个人住?你一个人住……”那回音令她打了个寒战。

    正说话间,车子突然塞在一个路口,窗外一幢建筑物吸引了姬玉卿的注意力,“咦,诗诗,那座房子好像是你奶奶的。”

    于是顾诗诗从座位上爬起,“哇,这也是我们家的房子啊?!”

    “嗯嗯,你奶奶还是唐三小姐的时候,每周来这里教堂做礼拜,索性在这附近盖了间小洋房,每星期来住一次。你们等我,我去看看……”姬玉卿推开车门抬腿迈向院落。

    车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空气有点尴尬。

    童凡不住冷笑,盯着观后镜里的顾诗诗,“如果我没算错,那个宝宝是笋江之旅的纪念品吧?”

    顾诗诗涨红了脸,嘟囔着小嘴,“人家都跟君豪说了,这下不生不行了。”

    童凡长出一口气,“那生下来会不会下半身象我,上半身象潘县长?”

    “你?”顾诗诗气坏了,要不是装着隔音玻璃,她早扑上去掐住童凡脖子了。

    童凡倒一脸轻松,一挑眉,“没事,我不介意,我只是替沐君豪难过,他头上那顶帽子,已经成了深绿色了。”

    “你明明知道是你的!我就生,我就生,让你儿子天天叫沐君豪爸爸,我气死你!气死你!”顾诗诗开启公主模式,童凡只好闭嘴。

    正不可开交之际,姬玉卿一头钻进,“我说童凡啊,那房子品相不错,保养得还好。回头好好装修一下,出租个酒吧间还能有点进项。”

    童凡一脸为难,“可是夫人,现在年尾,抽不出人手啊。”

    “唉,我有个主意!”顾诗诗突然兴奋起来,两眼放光,“我要送一个人礼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