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二百三十章 一眼之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章 一眼之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九幽隐藏在阴气中,眼中闪烁着凶光,钟宏逸融合了一部分大地巨熊的血脉,变得皮糙肉厚,想要击败对方,不是那么轻松。若是直接不管不顾,将钟宏逸给打杀掉,夏九幽倒是有七八个手段可以采用,但现在是比武,而不是决斗。钟宏逸死若是在比武台上,兽魂殿怎么可能善罢甘休?那可是一群疯子,个个都是战斗狂,性情多变。

    “可恶,若非我血脉还不纯,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等我提炼出完整的大地巨熊血脉,生命无限,力量无限,这小小骷髅,一掌捏爆!”

    钟宏逸怒不可遏,激活大地巨熊血脉后,他脾气也变得暴躁了起来,双眼通红,有失去理智的迹象。这是大地巨熊的体质,越是受伤,便越是愤怒,可以成倍的激增力量,只是会渐渐影响到理智,变成杀戮机器。

    夏九幽冷笑:“蠢货,连我的本尊都找不到,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你既然不认输,那我就将你打到服气为止。”

    九幽鬼将是来自九幽之中的鬼物,实力强大,乃是一具灵境强者的骷髅,被夏九幽捕捉后祭炼多年,才能够如臂指使。虽然实力下降,只剩下通海境巅峰的力量,但九幽鬼将依然十分恐怖,骨骼坚不可摧,与钟宏逸硬拼都不落下风。

    此时夏九幽与钟宏逸都打出了火气来,九幽鬼将在比武台上纵横,一杆骨枪化作蛟龙,勇不可当,在战斗技巧上高出了钟宏逸不知道多少。钟宏逸虽然怒不可遏,但始终捉不住九幽鬼将,也是白搭。他已经陷入了虚弱中,不过大地巨熊的体质令他越战越勇,透支出潜力来。

    然而明眼人都知道,钟宏逸已经输了,夏九幽仅仅是放出一尊九幽鬼将,就将钟宏逸打成这样,钟宏逸那怕拍碎了九幽鬼将,又有什么用?不可能击败夏九幽本体的攻击。

    “够了,这一战,我们兽魂殿认输。”

    兽魂殿方向,景山开口说道,目光阴沉的可怕,死死的盯着夏九幽,他本来就是暴虐的性格,此刻见着钟宏逸那惨不忍睹的样子,炽盛的杀意不可遏制的滋生出来。他并非是在意钟宏逸的死活,而是觉得自己面上无光,毕竟他是首席大师兄,现在执掌大权,兽魂殿的弟子被人打的和死狗一样,已经勾起了他的心火。

    “你也想与我战?你的实力倒是不错,不过我现在还不想与你斗,精彩的战斗,应该放到最后,强者的碰撞,才会迸发惊艳的火光。”

    夏九幽收了九幽绝煞灯,九幽鬼将也不断缩小,投入灯火之中。随即,笼罩比武台的阴气也潮水一样灌入了九幽绝煞灯中,他看了看钟宏逸,轻蔑的冷笑:“景山,赶紧让这个蠢货滚吧,不要打扰我战斗。”

    失去了目标,钟宏逸也一下冷静了些,只是听到夏九幽的话,他瞬间就将肺都气炸了,怒吼一声:“胆小鬼,去死吧!”

    钟宏逸气愤难当,狂吼一声,奋起一拳,直接打在夏九幽身上。夏九幽的身体一下子爆散成黑色的烟气,四面八方飞旋了出去,很快再次凝聚出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蠢货!”

    “你——”

    钟宏逸脸黑的和锅底一样,还要动手,景山顿时怒斥道:“够了,还不回来!”

    钟宏逸颤了一颤,显然对景山十分敬畏,终于恢复了理智,眼中的红光也消散了。他看起来受创很重,其实只是皮肉伤,以大地巨熊的强悍血脉,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完全没有伤筋动骨。

    狠狠瞪了夏九幽一眼,钟宏逸低沉的哼了一声,离开了比武台。

    夏九幽根本没有将钟宏逸放在心上,他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同样走了。而接下来,就是轮到不惊仙。

    不惊仙很年轻,却非常沉稳,气度俨然,他坐在那里,便成为世界的中心,没有人可以撼动他,眼中的神光氤氲,显得高贵尊荣。

    所有人都注视着不惊仙,想要看不惊仙接下来,会挑选谁做对手。

    “不惊仙是道门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啊,传闻他已经将天一道最强的道统洞天神光修炼到了第五层,恐怖无边。”

    “听说,他睁开眼,便能射出神光,镇杀敌人。”

    “若是谁能取得大比第一,定是千倚楼与不惊仙二人其中一个。”

    观众们交头接耳,细数不惊仙的事迹,这才发现不惊仙太璀璨了,光芒万丈,他的强大毋容置疑。

    期待!激动!这是观众的表情,不惊仙坐镇到最后,终究是要出手了,不知道他第一个,会选择谁做对手?

    “不惊仙会选千倚楼吗?他们两个,一定是龙争虎斗。”有人问,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应该不会,现在只是比武的第一天而已,那些强者会这么早碰上的,他们会主动避开,到最后一天,再一决高下!”

    “是的,他们也不傻,过早的碰撞,岂不是还要弱小的捡了便宜?”

    “看,不惊仙下来了。”

    这个时候,不惊仙起身,轻轻一闪,就出现在擂台上,他的目光璀璨,一身紫衣,站立在那里,高贵如神祗。

    “你,来与我一战。”

    不惊仙指了指华云生,语气冷淡,有种不容置疑的霸道。

    华云生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闪过一丝怒气,这个不惊仙比夏九幽还要狂傲啊,夏九幽的狂与傲,是表现在外面,而不惊仙的狂与傲,却是内涵在骨子里,视众生如蝼蚁,而自己则是高高在上的神。

    不惊仙眸子十分淡漠,虽然注视着华云生,但在瞳孔中,没有华云生的任何倒影,他根本没有将华云生放在眼中,估计在他的眼里,华云生与芸芸众生没有任何区别,只有那些与他同一阶层的人,才能让他另眼相待。

    “竟敢瞧不起我。”

    华云生只觉前所未有的耻辱,他纵身飞到比武台上,冷冷的道:“不惊仙,都说你是道门罕见的天骄,天生一颗道种,出招吧,让我看看,你凭什么这么目中无人。”

    不惊仙负手而立,淡漠道:“我的眼中,只有道法与自然。对付你,不用费什么劲。我就站在这里,你若是能让我移动一步,抬起一根手指头,都算你赢。”

    狂,太狂了!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不惊仙,这个人简直狂上天了,竟然动都不动一下,就想要击败华云生,岂不是站着让华云生打,这怎么可能赢?

    华云生一瞬间,眼睛都立起来了,那是被气的,火冒三丈,没有人能忍受得了这种轻蔑,难道在不惊仙心中,就算站着不动,自己都打不赢?根本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好好好,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夸下如此海口。”华云生气急反笑。

    不惊仙面无表情,道:“你出手吧。”

    “好!”

    华云生吐字出声,他一甩衣袖,深吸一口气,直接一掌向不惊仙拍去。既然不惊仙夸下海口,华云生自然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来直去的一击,堂堂正正,看不惊仙能怎么抵挡。

    手脚都不动,还想击败我?真是做梦!华云生心中冷笑,准备让不惊仙将脸面都丢尽。

    “不惊仙太自信了,这样子怎么可能赢,华云生好歹是儒门七公子之一,随便一掌都有莫大威能,不是随便都能接下来的。况且,就算硬接下来又怎么样?难道还能反弹,将华云生震伤不成。”

    许多人摇头,觉得不惊仙太自信了,恐怕要吃大亏。因为想象不惊仙都不可能赢,一动也不动,怎么可能击败华云生。

    “看你怎么挡!”

    华云生脸上也闪过一丝冷意,死死的注视着不惊仙,他手掌横空,一团团云气在蒸腾,孕育着可怕的力量,向不惊仙推去,他也不求将不惊仙怎么样,只要能让不惊仙站立不稳,移动一下脚步就行了。

    不惊仙淡漠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凝视着华云生,陡然之间,一道光束从不惊仙左眼中射了出来。

    这一道光刚刚出现,空气就震荡了起来,发出嗤嗤嗤的声音,眸光移动,落在横击而来的手掌上,那手掌登时被洞穿,有血水淌落,令得华云生惨叫了一声,震惊不已。但还没等华云生回过神来,眸光就落到了华云生身上。

    砰地一声,好似被一柄重锤砸了一下,华云生直接趴到在了地上,瑟瑟发抖,再也直不起身。

    不惊仙的眸光充斥着恐怖的意志力,而且还能影响到现实,干涉物质,那意志之强大,难以想象,远远超过了华云生能承受的极限。

    一眼,仅仅是一眼,华云生就倒在了地上,没有人能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太意外了,太不可思议了,所有人都震惊,被吓到了,一时之间,望着不惊仙的身影,像是在望着一尊神祗,这个人,还真的如神一样恐怖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