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夜冥传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夜冥传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比武台上,刀轮纵横,化作了地狱,炽烈的煞气升腾,刀无忌迈步而动,一圈圈黑色的刀轮环绕在他身周,令他如九幽地府中的鬼神。

    “怎么这么强!”

    华云生心颤,那每一道刀轮都霸道无边,需要他费力抵挡,令他又惊又怒。明明叶天对付刀无忌时很轻松,轮到自己竟然这么艰难!他又怎么会明白,叶天已经是剑道大师,接近宗师的境界,这才能高屋建瓴,破解刀无忌的刀法。而他在境界上不过是与刀无忌相差仿佛罢了,面对诡谲莫测的八部天刀,自然是要受制。

    刀无忌发丝飞舞,衣袂翻飞,他目光如电,大笑起来:“儒门七子不过如此,还比不上叶天厉害。华云生,给我倒下吧!”

    刀轮滚动,演化无边地狱景象。一尊手执白色镰刀的鬼神浮现在刀无忌身后,汹涌出来无尽威压。刀无忌将自己掌握的三部天刀轮番施展出来,战到酣处,只觉痛快淋漓,这才是自己应有的实力,巅峰状态。

    华云生展开身法,一团团云气在涌动,他似云似雾,似一缕风,在刀轮地狱中纠缠,但那些刀轮越来越急,越来越猛烈,渐渐的从刀轮上燃烧起绿色的火,将云雾撕裂、焚烬。

    轰!

    无穷刀轮席卷而来,华云生大惊,他护体的云气一下子便被破开,然后只觉一股大力击中了自己,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瞬间倒飞了出去,跌在地上,一口血吐出来。

    华云生很强,但刀无忌比他更强,击败了华云生,刀无忌哈哈大笑,扬长而去,他终于晋级了,可以参加下一轮比武。而华云生则是一脸死灰色,堂堂儒门真传,七子之一,却败在刀无忌手中,令他羞愧难当,只觉观众席位上的那些目光充满了讥笑嘲讽的意味。

    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华云生还是失魂落魄的,不过比武不会因为他停止,下一个出场的是夏九幽,他一身黑袍,显得阴气森森,漆黑如墨的眸子深邃,望不到底。他视线动了动,落在千倚楼身上,犹豫了一下,又移开了,接着盯住了叶天,目光像毒蛇一样,令叶天一阵不舒服,皱了皱眉,他在夏九幽身上感受到了敌意与挑衅。但他三场已经比试完,夏九幽无法再挑选他了,只是不明白夏九幽的敌意从何而来。

    “就你了。”

    夏九幽视线转移,挑选了兽魂殿一名叫做“钟宏逸”的弟子,此人皮肤白皙,温文尔雅,像是文人雅士一般,气质十分的淡然。

    “请指教。”

    钟宏逸笑了笑,温和的望着夏九幽,飞到比武台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夏九幽目光幽幽:“你是第一个败在我手上的人,该感到荣幸。”

    他的语气高高在上,视众生为蝼蚁,那种高傲的姿态,令钟宏逸脸色一变,感到一阵不爽。

    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夏九幽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不要多费口舌,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反正是无名之辈,不会在我心中留下丝毫痕迹。”

    钟宏逸一下子火了,他就算脾气再好,被人如此无视,也要受不了。

    不过夏九幽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便看到夏九幽眼中燃烧出了火光,一盏阴森森的青铜古灯飞了出来,无尽阴煞之气汹涌而出,笼罩了比武台,钟宏逸一下子淹没在了其中。

    “九幽绝煞灯!”叶天心神一动,明悟过来:“原来如此,是夜冥道人的弟子。”

    叶天当初在大同峰迎战天下,斩杀了一个叫“公谨”的人,便是得到了夜冥道人的传承,修炼森罗道。此道统走的是鬼修一路,虽然阴气森森,却并非魔道,而是归入邪道。邪道中人行事偏激,功法诡谲,通常是吸收阴暗属性的能量,但很少会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魔道则不同了,他们修炼起来精进奇快,而且采阴补阳,抽魂炼魄,灭绝一城之地,是常有的事,这才会为正道所不容。如今只能龟缩在东面沼泽之地,穷山恶水,在云荒中南大地很少会有踪迹。

    明晓了夏九幽的根底,叶天自然清楚,自己杀了公谨,夏九幽难怪会有敌意。只是他问心无愧,夏九幽若要为公谨复仇,他接下来便是。

    此刻,比武台上,夏九幽已经消失了,只有一盏九幽绝煞灯高高悬挂,在涌动的煞气中,一只只阴神凝聚了出来,他们上半身是人体,下半身则是阴森鬼气,呼啸着扑向钟宏逸。

    钟宏逸脸色难看,冷笑了一一声“邪魔外道,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体魄之力,燃烧!”

    钟宏逸的身躯直接吹气似的膨胀了起来,他一开始好像白面书生,风度翩翩,但此时肌肉一快快虬结,青筋暴露,体内气血如海,直接冲出了体外,好似火焰一般在燃烧。

    这是体魄旺盛到了极致,以秘法催动,炽盛如烈火烹油,那种阳刚之气猛烈的不可思议,将所有扑到面前的阴神尽皆焚烧成虚无。

    只是一出手,钟宏逸就体现出了强劲的实力,比武到这一步,弱者早就被淘汰了,剩下的每一个人都不好惹,至少也是通海境十层的修为。

    “呵呵呵,你体魄再强,又能坚持多久呢?”

    夏九幽发出一连串笑声,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方位,那怕是观众们也只能看到一大团阴气在汹涌,而在阴气的中心,则是膨胀成了小巨人的钟宏逸。

    随着夏九幽的声音落下,海量阴神凝聚了出来,包围住了钟宏逸。

    钟宏逸催发体魄之力,那些阴神根本无法近体便被毁灭了,但这治标不治本,他很清楚,阴神是杀不完的,而他的体魄之力却有限,硬拼完全是自讨苦吃。

    “你就只会躲起来吗?胆小鬼,怎么不出来堂堂正正一战!”

    钟宏逸怒吼,他手臂暴涨变形,化为了一只熊掌,有磨盘那么大,直接向九幽绝煞灯拍去,他侦察手段有限,发现不了夏九幽的踪迹,只能去攻击那最显眼夺目的青铜古灯。

    轰的一声,巨大的熊掌拍在青铜古灯上,但让钟宏逸惊怒的是,那青铜古灯竟然纹丝不动,受了他一击,完全没有被撼动的迹象。紧接着,便看到青铜古灯灯火摇曳,一只白森森的骨爪从灯火中探了出来,一下子伸长,追上了钟宏逸,那骨爪十分锋利,一根根骨指白玉一般,在空中交击,发出铿锵的玉石之音,与钟宏逸硬拼了一记。

    “你也就如此而已了,真弱啊,就让你稍微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吧,九幽鬼将,出来!”

    夏九幽声音阴沉沉,透着寒气,他发动玄功,九幽绝煞灯灯火大盛,从火焰之中,开辟出一条古老的通道,一尊白玉骷髅从中一步探出,一开始只有芝麻那么大,但紧接着便迎风暴涨,足有三米多高,背后有一对骨翼,手中是白骨之枪,空洞的眼洞中,有一团鬼火在燃烧。

    那九幽鬼将一出来,便煞气滔天,振动白骨枪,一枪向钟宏逸刺了过去。这一枪的气势极其惊人,仿佛要粉碎虚空,刺破苍穹,连浓郁的阴气都被扫荡开来,划分成了两半,潮水似的往两边排去。

    钟宏逸大受震动,露出了凝重之色,在这尊白玉骷髅身上,他感受到了浓郁的威胁,生出无比的忌惮之心。

    “与我近身战斗,这个骷髅还差了些!”

    钟宏逸大吼,他体格越发庞大了,开始变形,宛若一尊巨熊,直接以毛茸茸的手掌击打白骨枪。

    “我的兽魂,乃是已经灭绝的大地巨熊,有无穷大力,耐力无限,你拿什么与我斗!”

    钟宏逸战意勃发,与白玉骷髅大战了起来,他的力量十分恐怖,一掌下去可以开山裂石,只是敏捷差了些。而白玉骷髅正好相反,速度快若闪电,在比武台上纵横,一杆白骨枪化作了白色蛟龙,扑击钟宏逸。同时,白玉骷髅的骨翼也如大刀一般,被催动起来,当空横击,居然锋锐的恐怖,将钟宏逸身躯切开,露出深深的血肉与骨骼。

    白玉骷髅的速度太快了,钟宏逸虽然怒不可遏,陷入狂暴中,气势惊人,却始终奈何不了白玉骷髅,反而他自己被白玉骷髅杀的伤痕累累起来。

    “井底之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和什么样的存在战斗,认输吧,再战下去,你就要死了,我不想杀你。”

    夏九幽冷笑着,对钟宏逸充满了轻蔑。若非是在比武台上,换个场合,他早就将钟宏逸给打死了。钟宏逸皮糙肉厚,难以想象之前的白面书生战斗起来会是这个样子,彪悍无比,生命力也很顽强,像是打不死的小强,让夏九幽十分恼火。

    六派会武,虽然禁止无故杀人,但刀剑无眼,两个相差无几的人想要做到掌控自如很难,除非境界高出对方一大截。因此死几个人是很正常的是,但夏九幽明明占据上风,游刃有余,还将钟宏逸打杀,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