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六派会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二章 六派会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画舫在水面漂流,远处的歌妓抚琴,琴音悠扬。而叶天坐而论道,没有保留,将自己对阵法的见解,一一道出来。

    王石的悟性其实不差,否则也不会凝聚出浩然天罡,达到儒道大师的境界。在这个方面,他更是超过了田琉璃,因为田琉璃的冰道境界,也只是准大师而已。

    随着叶天的讲述,王石双眼越来越亮,最后,他兴奋的大叫一声:“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王石身上,浩然正气汹涌而出,如云雾一样,此刻不断翻涌,内里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终于演化成了一条正气之龙,这是以浩然正气演化阵道,形成的正气之龙,有着超绝威力。

    “试试我的正气之龙,与你们的剑龙比起来如何?”

    王石大喝一声,鼓荡精神力,操控正气之龙便向半空中的三条剑龙扑去,但他初学乍练,很多地方运转都显得滞涩,没几下正气之龙就被打的崩溃掉了。不过王石并不气馁,又再接再厉,重新将正气之龙演化出来,再次与剑龙攻伐。

    “我也懂了。”

    随着王石之后,田琉璃也闪过了悟的神色,她演化出一条冰龙出来,喷吐出滚滚寒霜,也加入战团。

    对于王石与田琉璃能学会阵龙,叶天他们都不感到奇怪,毕竟在剑阵之道中,剑龙是最为简单的,只要悟性到了,明白阵法的原理,便能成功掌握。

    “剑龙,只是最基础的而已,我现在要变阵了。”

    厉绝尘微微一笑,他操控着紫色剑龙一阵变化,瞬息之间,就化为了一座剑鼎,剑鼎吞吐滚滚剑光,直接镇压下来,一下子就将王石的正气之龙给吞了进去,炼化成虚无。旋即,剑鼎又是一吸,将冰龙也吞噬掉,随意的一个旋转,冰龙同样粉碎了,回归原始的冰霜消散。

    厉绝尘动作太快了,出手也没有留情,因为现在只是比试而已,各自演化出的阵龙都很小巧,那怕损失掉也不会有什么伤害,可以随时再凝聚出来。厉绝尘操控剑鼎,又向剑公子的剑龙冲杀过去,显然是准备将稍弱的人都解决掉了,再来对付叶天。

    “厉绝尘,你也太小看我了。”

    剑公子眼中射出剑光,这个时候,他也完成了变阵,却不是剑鼎,而是一座七层小塔,直接冲向厉绝尘的剑鼎,两者针尖对麦芒,都想要压制对付。

    “你们统统都给我进来罢。”

    叶天笑了笑,他演化出一座剑宫,庞大无比,轰隆落下,将剑鼎与剑塔都笼罩住了,竟是要一体镇压。

    “休想。”

    厉绝尘脸色一变,旋即剑鼎坠落,化为一只小鸟,轻轻一扇翅膀,就闪烁一下消失了。

    叶天停了下来,望着消失了的小鸟,若有所思,道:“厉兄,你这是什么剑阵,我在剑阵台不曾得见。”

    厉绝尘一招手,小鸟就停在了他的手臂上,是一只鹰隼,眼神锐利,炯炯有神,他看着鹰隼,道:“天剑院几千年的研究,当然不止剑阵台那几种剑阵而已。事实上,各种剑阵五花八门,何止成千上万,连我们天剑院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种了。因为,每个人都会独创一两招剑阵,留作底牌。时代在发展,新的剑阵不断涌现出来,真的太多了。”

    叶天露出神往之色:“真想去你们藏经阁参观一番啊,对于剑阵,我很感兴趣。”

    “这个没有问题,以你的身份,进藏经阁前三层借阅典籍,是可以的。”厉绝尘很豪爽的道:“你那天有空,可以去天剑院一趟,我可以为你担保。”

    “那就多谢了。”叶天一阵意动,“到时一定去拜访贵宗门。”

    “一言为定。”厉绝尘笑道。

    当下,几人又交流起阵道心得,倒也其乐融融,颇为畅快,一直到深夜,才离开了画舫,一起回转稷下学宫,各自道别。

    叶天在房间中打坐调息了一番,便已然天亮了,精神奕奕的下床,推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稷下学宫外殿广场上,已经聚满了人,都在等待六派会武开启。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者是一宗之主,或者是一家之长,带领门下的精英弟子前来观看会武。普通人连进入稷下学宫的资格都没有。

    而那怕如此,此时广场上也已是汇聚了几千人,济济一堂,好不热闹,这么多人的精气神汇聚起来,直冲云霄,形成狼烟一样的壮观景象。

    “今天就是比武的日子啊,真期待能马上开始,我若是能登台比武一场,那怕失败,都没有遗憾了。”有年轻人用羡慕向往的语气说道。

    他旁边有人接茬,嗤笑道:“得了吧,能走上比武台的,那一个不是万众瞩目?就凭你,下辈子还差不多。”

    那年轻人也没有反驳,不以为意。不知道多少人为了竞争一个登场的名额,想尽了办法挑战六大宗门的试炼地,但能够通过考核的,如今加起来也不满六十个人。

    这就表明了,六大宗门的实力,抵得上整个云荒人族的大半江山,只要六大宗门还在,就能镇压一切。

    “那个人,就是千倚楼了吧?果然是人中之龙啊,器宇轩昂。”

    有许多人看向儒门的方向,此时广场搭建起了高台,作为观众席,而千倚楼就居中而坐在儒门的席位上,像是整个会场的中心,万众瞩目。现在六大宗门席位上,都只是一些弟子在场,至于宗门高层,都在大殿之中,进行秘密的会晤,商讨云荒大势发展。

    这才是真正的稷下会晤,而六派会武,只不过是稷下会晤的调剂,附加品而已。只是几百年来,云荒再无战事,与妖族、魔门之间的局势也变得平缓,这就导致稷下会晤流于形式,反而六派会武名声大噪,成为十年一度的盛会。

    “这一次,能与千倚楼争锋的,就只有青宵剑派的聂无剑了。”

    人们交头接耳,望向青宵剑派的席位,那里坐着一名男子,极为的出众,气质如剑,眸光开阖之间,射出缕缕剑光。他穿着紫色的劲衣,背后交叉背负着两柄剑器,显得很孤傲。他名为“聂无剑”,却背着两柄剑,这更让人感觉到此人内心的强大自信。

    “还有金禅宗的悟凡,也是一个恐怖的人物啊。听说,他是金禅宗五百年来,最杰出的天才,乃是一尊佛陀转世,所以修炼任何佛道绝学都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也有人看好悟凡,在金禅宗的席位上,一名年轻人的和尚鹤立鸡群,他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很温和,平平淡淡,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与心思。初初看去,此人很平凡,但当他融入环境中,却如一滴墨汁滴落在清水中,是那样的人让人无法忽视。他是行走在人世的佛,带来普度的光。

    “叶天,感受到压力了吗?今天的对手,可没有一个弱者啊。”妙青玄浅笑,看着叶天,询问起来,带着调皮的神色。

    他们几个一字排开,坐在最前面,中间一人就是千倚楼,其他位置倒是随便坐了。而在后面,则是一些儒门赶过来参看六派会武的内院弟子,不过人数并不多,只有五六十个的样子。而其他宗门基本上也是这个格局,算得上是历次六派会武的惯例了。

    此时,听到妙青玄的话,叶天笑笑,没有放在心上,道:“能会一会天下群雄,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大言不惭,我怕你会是第一个被打出局的人,丢了我们儒门的面子。”

    边上,华云生冷笑一声,不怀好意的道。

    王石一怒,瞪着眼:“华云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肃静!现在是会场之上,你们却在吵闹,成何体统?”

    千倚楼很不满,冷哼了一声,不过王石与华云生倒是停止了争执,只是相互对视时,都带着冷笑,有势同水火的趋势。

    本来,王石与华云生还是师兄弟的关系,两者都是儒门中庸峰一脉,只不过因为华云生对叶天敌意颇深,让王石疏远了华云生,这自然让华云生忌恨。

    叶天此时微微皱眉,六派会武与宗门大比不一样,比试的是宗门的底蕴,而非简单的排出名次来。

    至于会武的规则,便是六大派与散修依次下场,相互指名挑战,一个人若是被战败了三次,就自动出局,失去会武的资格。一直到最后,留在场上的十个人就是最强者,这十个人再相互比试,决出整个云荒人族的第一人来。

    在这样的规则下,很显然弱者是最先被淘汰的,强者才能笑傲到最后。叶天如今的资料,只是儒门此次出战弟子中的第十名,这种消息是瞒不住的,在外人眼中,叶天自然是弱者,若是要挑战,也肯定会首先挑战叶天。在众人的车轮战下,再强的人都要倒下去,这也是华云生对叶天幸灾乐祸的原因。

    而妙青玄笑问叶天有没有压力,同样是基于这个原因,因为在历届会武中,各派最后一名弟子都是最先被淘汰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