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之左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之左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田琉璃起身,月牙裙装绽放莹莹光辉,莲步轻移,走到叶天身边,叶天依然逼着眼,心神一边抵抗着心火,一边在凝聚着快乐之剑,嘴角不由自主的扯出一抹微笑来。

    “这家伙,不知道在笑什么。”

    田琉璃忍不住瞪眼,弯成了月牙状,煞是好看。她瞪了叶天一会儿,确信叶天在真的笑,不由得一阵无语,很想伸手去捏叶天的嘴角一下。想到这里,田琉璃俏脸一红,最终也没有真的去捏叶天,直接出了万象铜炉。

    “快乐之剑,也修炼成功了。”

    叶天睁开双眼,露出笑意,在他手中,出现了一柄绿色的剑器,在剑体上,有悠扬轻快的小调声传出来,显示着某种愉快的心情,还有儿童无忧的嬉闹笑声,一段纯真的岁月,在快乐之剑下流淌了过去。

    “原来,我心中真正的快乐,是童年时期啊。”

    叶天失神,感慨,他想起小时候的一幕幕,是那样的近,又是那样的远,不可再触及。而到现在,他随着修炼的进步,依然会有喜悦的时候,有一种成就感,但那已经与快乐无关了。

    神风七情剑,已经有四柄剑凝聚出来了,环绕在叶天身周。而此时,心火已经燃烧的十分猛烈,让叶天都感到一阵阵的心焦,像是随时都要将他炼化,烧成飞灰。

    “再这样下去,我还来不及修成剩下的三剑,就会被心火烧死,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了。”

    叶天心神一动,他暂时放下了神风七情剑的修炼,开始仔细感应万象铜炉,企图弄明白万象铜炉的原理、目的。叶天相信,灵园布置万象铜炉,一定有其深意,不会无的放矢。

    很快,叶天又催动破妄之眼,进行辅助,终于,他眼中闪过一丝了然,自语的道:“原来如此,心火炼体,命火煅魂,灵园还真是大手笔啊。只是,想要借万象铜炉炼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自身的底蕴不足,最后会被心火烧成劫灰,难怪没听说有人走这条路。”

    叶天已经洞悉了万象铜炉的一部分秘密,万象铜炉其实可以用来炼体,修成神通。他想起一则秘闻,在灵园曾经就有大能强者置身在真正的万象铜炉中,以心火炼体,最后炼成了火眼金睛,是一种极为变态的瞳术,比起破妄之眼还要强大。

    至于帝都的这座万象铜炉,不过是仿制品而已,自然比不上真品,但也能够勾引心火,进行炼体。只是对于通海境修士来说,太危险了,动辄有陨落之虞。

    “我已经炼成了神之血,以神血提供能强大生命力,未必不能坚持下来。”

    叶天觉得自己与普通通海境修士不同,他最大的生命保障就是神血带来的恢复力与渡劫金莲带来的第二条命。

    当即,他尝试引动心火,散入周身,以秘法祭炼,锻炼他的体格气魄。顿时他的神血都沸腾起来,血肉骨骼都无比的剧痛,像是要被撕裂,甚至他的肌肤都难以忍受,变得干枯,龟裂,露出了深深的白色骨骼。

    “这样下去会死掉。”

    叶天吓了一跳,他高估了自己,没想到心火炼体如此危险,要将他自己都炼成了劫灰。这也很正常,若是谁都能在万象铜炉中借心火炼体,万象铜炉早就被人挤爆了,不会如现在这样,窸窸窣窣才几个人。而且,灵园也明确警告过,只要坚持一炷香边算闯关成功,若是再坚持下去,生死由天,纯粹是作死了。

    “可以将心火聚集起来,锻炼一个部位。”

    叶天心念一动,他在炼道上的境界其实并不低,有自己的理解,此刻他灵光一闪,像是开窍了,摸索到了万象铜炉的一种使用方法。因为在传说中,灵园当初那位大能也只是借助真正的万象铜炉锻炼双眼,结果修炼出了火眼金睛。

    双眼对修士太重要了,位于头颅上,叶天不敢轻举妄动,他选择了自己的左手。当即引动所有的心火,向着左手汹涌而去,进行祭炼。顿时左手的血肉骨骼被不断的摧毁,炼化,要飞灰湮灭。但神血汹涌而来,提供庞大的生命力,令左手再生,伤势被修复。

    随着一次次的修复,神血渗透进骨骼、皮肉之中,叶天有一种感觉,他的左手在向着神体进化,蜕变,有了一丝神之手的潜质。

    这是一个漫长的蜕变过程,而且还令叶天联想到了兽魂殿的修炼之道,兽魂殿提纯凶兽血脉,改造自己的躯体,与叶天修炼神体的过程非常相像。

    “也许,应该找个机会,了解一下兽魂殿。”

    叶天闪过一个念头,便沉寂下来。他现在暂时解决掉了心火的麻烦,将所有心火都调动起来,用来祭炼左手,令左手向着神之手转变。接下来,可以继续修炼神风七情剑了。

    “第五剑,是爱恋之剑。”

    叶天的爱恋之情是最稀少的,他似乎并没有爱上什么人,一个个的女人身影在他心中闪过,有田琉璃,玉无双,白玲珑,夏南,妙青玄,甚至还有魔女淳于悠悠……但最终,诸多身影消散,只有两个人保存了下来,渐渐变得清晰,正是玉无双与白玲珑。

    这两个女人,都救过叶天一次,给了叶天深刻的印象,无法磨灭,那种感情也是很复杂的,让叶天矛盾,那不像是爱,也不像是单纯的感激,是一种他说不出来的感觉。

    在不断的思索中,最后,爱恋之剑凝聚了出来,散发青色的光芒,有如怨如诉的歌声隐隐约约的传出了,充满着一种让人即期待又紧张的情绪,那是纯爱之意,是青涩的过往,似水流年一样的记忆。

    在叶天不远处,剑公子睁开眼来,他眼中闪过锐利的光芒,自言自语的道:“挥剑斩无名,我以慧剑斩缺七情六欲,破灭心火,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现在压制不住了。”

    剑公子叹息,向叶天的方向望去,看到叶天周围漂浮的五柄神风之剑,不由瞳孔微缩,吃了一惊,他忍不住赞叹:“竟然还可以这样,以七情为根,凝聚成剑,真是异想天开。只是,叶天的手法,与曾经的情剑宗一脉很相似啊。”

    剑公子心中浮现出一丝隐忧,情剑宗在古代盛行一时,以情入剑道,威力绝伦。只是,修炼情剑的人,在剑道上走的越远,破绽也就越大,最后会发生各种不祥。而情剑宗最终也是在内部瓦解,毁灭在自己人手中。情剑宗消失后,才有青宵剑派与天剑院先后兴盛起来。

    现在,看到叶天凝聚的神风之剑,让剑公子联想到了湮灭在时光长河中的情剑宗,他看着叶天的目光,就有了担忧。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他没有权利干涉,更何况,叶天现在的状态,也不宜打扰。

    想到这里,剑公子不再坚持,纵身出了万象铜炉。

    叶天并不知道剑公子的心理活动,那怕知道,他也不会停手。神风九剑的威力太强大了,简直是叶天所知中的最强绝学。神风第九剑,虚无之剑一旦斩出来,真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所向无敌。这么恐怖的杀伤力,纵然有着未知的隐患,叶天依然要走下去。他相信既然有人开创出了神风九剑,就不可能是一条死路,已经有人走到绝巅。

    “神风七情剑,还剩下两剑,分别是邪恶之剑与**之剑。这两剑,也是神风七情剑中最难修炼的两剑。”

    叶天思索,邪恶之剑,代表的是一切恶。**之剑,代表的是一切欲念,即七情六欲中的六欲念。在威力上,邪恶之剑与**之剑,也要超过其他几柄情之剑许多。

    对邪恶之剑,叶天没有什么头绪,他首先尝试**之剑。但这一次,他碰到了很大困难,**之剑对六欲念的需求是庞大的,那怕有万象铜炉的提供,也完全无法满足。一颗蓝色的剑胆出现在叶天右手中,静静悬浮着,像是一颗种子,想要成长为**之剑,遥遥无期。

    叶天觉得,他是缺少关键的一点契机,叶天不知道他缺少的到底是什么,导致**之剑无法修炼成功。他很快放弃了,转而开始研究邪恶之剑,吸收着万象铜炉中的恶念,凝聚出一颗紫色剑胆。但接下来,他碰到了与**之剑同样的问题,剑胆所需的恶念极为庞大,无法成长为剑体。

    这个时候,王石也达到极限了,他身周笼罩的心火极为的旺盛,灼烧着他,将他的浩然正气烧的劈啪作响,洗练掉渣滓,变得更加的纯粹,这一趟他的收获很大,实力有了长足进步。

    “什么,叶天真变态,还没有出去,现在起码过了三四柱香的时间了吧?”

    王石张开眼后,第一眼就看到叶天,心中一阵无言。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心火再焚烧下去,就不是炼化浩然正气了,要将他都给炼化成飞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