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摄魂金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八章 摄魂金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死吧,金*手印!”

    不嗔如一尊愤怒明王,眸绽神光,要以**力降妖伏魔,他以金身融合法相,诞生了超越他自身极限的力量,便见他一只手拍出,那只手掌不断的扩大,无量金光普照,遮住苍穹,要将叶天一把笼罩,镇压,令人忍不住想起佛门一种恐怖的大神通,五指山。

    传说在远古有佛祖只手遮天,化作五指山镇压盖世妖魔,而不嗔的金*手印自然不能与真正的五指山媲美,但也有了一丝雏形,令许多见到这一幕的人恐怖、颤抖,甚至连观战的醉鱼公子梁飞仙都是一震,眼"she jin"光,露出凝重之色。

    “好强,几乎是通海境的绝巅力量了,法身一出,太过可怖。”

    梁飞仙喃喃自语,他换身处地,没有把握能接下不嗔这一击,这是灵境的力量,虽然不足十分之一,但也有**力,不是通海境修士能抗衡的。灵境与通海境之间,有巨大鸿沟,那是截然不同的层次,古来罕见有人能逆行伐上。

    “这是禁忌的力量,不嗔要拼命了啊,不管他能不能击杀叶天,经此一役,他也要元气大伤,甚至伤了道基,如此拼命,真的值么?”也有人不解,比武而已,何故如此,要与叶天分个生死,看不嗔的架势,可是动了杀念,要置叶天与死地。

    “阿弥陀佛。”就连慧聪和尚都低声喧了佛号,眼中有不愉之色,不嗔所作所为,已经忤逆了佛门宗旨。虽然他也承认叶天潜力巨大,未来有望踏足归元之境,超脱在上。但他只会欣赏,而不会扼杀天才。这个世界太广袤无垠了,如今的人族连云荒都只占据了一隅之地而已,需要有足够惊艳的强者带领人族闯出一个未来。

    “觉明寺一脉虽是佛修,但已偏离了正道,执念太甚,难怪这么多年,虽然有金*法这等道统,也上不了台面,始终被金禅宗压制。”

    陆青山一叹,不过叶天虽然陷入危机,他却也没有动手相助,如今是公平比武,生死有命,连儒门都没有动静,他自然不是越俎代庖。

    此刻,五行乾坤阵中,面对遮天蔽日而来的大手印,叶天也狂暴了,他全身的真元都沸腾了起来,眉心中的仙人内丹绽放无量清光,令叶天的气势节节攀升,臻至巅峰。

    他祭出剑雷兵,这一刻,凛冽的剑器吞吐光芒,叶天陡然之间,人剑合一,剑雷兵、雷神铠与叶天瞬间合为一体,化为了一道剑光,继而冲霄而起,剑气浩荡九天,有巨大的雷音爆炸,连空气都被炸开了,化为真空,那是剑气雷音,被叶天打了出来,恐怖到无边。

    叶天以全部的力量催动剑气雷音,人剑合一,爆发在一点,极致升华,弥漫的气息令许多人颤栗,那怕灵境强者都不由皱眉,感觉到了危机。众人便看到,一道璀璨剑芒划破了天地,惊艳了时空,击在金*手印之上。

    这由佛门法身催发出来的大手印如佛之手翻落,要镇压大敌,但此刻却是噗地一声,竟是被刺穿了,破出一个大洞,像是刺破了一个气球,大手印不断的漏气,缩小,紧接着崩溃了。

    不嗔痛苦的大吼,他高大魁梧的金身在这一刻同样漏了气,一下子坍缩了下去,变得无比的黯淡,他本就是强行激发出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本拟一击镇压叶天,没想到反而被叶天极尽升华,破去了法身,令他的法相与金身都刹那间崩溃,伤了道基,这一辈子都别想踏足灵境领域了。

    “金刚伏魔!”

    不嗔怒吼,有愤怒,也有绝望,他雄心勃勃,有大志向,本以为反手能镇杀叶天,谁想被叶天翻盘,绝了自己的大道,如何能不让不嗔怒、恨、狂?他以禁忌之术强行融合的法身在迅速崩溃,但还有着最后一击的力量,就见原本的大手印紧握成拳,空气都被捏爆,一拳轰向空中的剑芒。

    那是叶天人剑合一,发挥出的极致力量,与不嗔的禁忌之术异曲同工。不过叶天有仙人内丹提供精气,镇压肉身与法器,使之两者完美结合,却没有不嗔那么多的隐患。

    不嗔最后的一拳,惊天动地,那是道基毁坏的不甘与怨恨,全在这一击中宣泄,激荡的力量甚至震散了苍穹的云朵。不过叶天怡然不惧,他并不出声,只是内心越发的冷厉了,不嗔这个时候还想要杀他,让叶天消灭了最后一丝迟疑,他调转剑头,再次一剑击出,爆发剑气雷音,极尽的速度,无上的升华,迸发出无坚不摧的伟岸力量。

    这一次,不嗔的拳头彻底被瓦解,爆炸了,那是恐怖的雷霆之力在扫荡,瞬间崩灭了一切,而剑芒去势不绝,电光火石中就闪烁光芒,围着不嗔旋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对面,化为叶天的身躯。此时的叶天神色漠然,眸光冷淡,只是静看着不嗔。

    “我输了,非佛门**不敌,而是我错生了执念。今日你张狂,来日觉明寺必会镇压你。”不嗔带着无尽的遗憾,无尽的不甘,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本有大好前程,觉明寺的未来之星,如今却在这里黯然收场。

    叶天并无同情,这一切都是不嗔咎由自取,若非最后时刻,不嗔还想要倾力一拳击杀他,又总会落得如此下场。而就算如此,临死之际,不嗔都还在威胁他,真是可笑可叹。

    “无论有多少因果,我一并接着。”

    此时此刻,叶天连连大战,斩杀了三人,特别是与不嗔一战,在极尽中升华,让他领悟出一种无敌的心志,只觉得灵海中的雷神法相越发灵动了,似乎这天地间,再也没有什么人与事能让叶天畏惧,那怕前路荆棘,暗无天日,叶天也有信心,一剑破开。

    叶天的精气神得到了洗练升华,状态妙不可言,这让不嗔涌出了巨大的不甘,是他的死成全了叶天,他怎能就如此陨落,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叶天好过。一念至此,他以金*法秘术刺激神魂,回光返照,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鸽蛋大小的晶石,呈金色,圆润无暇,绽放着奇异的光华。

    “此乃七千年前绝情圣僧涅槃时遗留的无上舍利,里面蕴含着佛门极道宝器摄魂金玲的下落,小僧即然败在你的手中,便将舍利送给你,以免佛门宝器彻底失传。”

    不嗔说罢,催动最后的力量,将舍利隔空送入叶天手中,他结了一个手印,抬头望天,眸中有不甘,但还是死去了,神魂被雷音震散,如今仅剩的执念也消失,只余下死寂的金身。

    不过已经没有人在意不嗔的生死了,所有人目光都死死的盯在叶天手中的舍利上,那是贪婪,渴望,恨不得立马动*下来,若非这里是儒门,恐怕那些灵境强者都要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每一件极道宝器都可以镇压一教气运,传承万古,恐怖无边。大部分六大派,也只有一件极道宝器流传下来而已,轻易不会动用。而现在,竟然有一件极道宝器的下落,还是佛门赫赫有名的摄魂金玲,如何能不让人激动?一旦得到一件极道宝器,足以纵横天下了,那怕开宗立派,建立起一个不朽的道统,都不是没有可能。

    “绝情圣僧,是七千年前最接近仙的无上强者,他以心血祭炼的法器摄魂金玲,专门拘人魂魄,镇压在金玲之中,度化为虔诚信徒,有不可思议之力量。传闻绝情圣僧逆天不成,已经陨落,摄魂金玲也消失,没想到如今却有了下落。”

    许多佛门高僧目光都炽盛起来,那怕慧聪和尚都开启了天眼,神光湛湛,盯住晶莹剔透的舍利,仿佛在辨明真假,揣摩着什么。对佛门子弟来说,摄魂金玲有难以抵挡的诱惑,这不仅仅是一件极道宝器,通过摄魂金玲,还有可能得到绝情圣僧的道统。七千年前的绝情圣僧,是盖世强者,纵横天下无敌手,只差一步便逆天成功,他的道统该有多少恐怖?

    场面一时极为的寂静,空气中有杀机在涌动,似乎稍有触动,所有人便会群起而围攻,要抢夺舍利。那怕得罪了儒门也不算什么,只要得到摄魂金玲,天下那里去不得?

    “绝情圣僧的极道宝器,何等珍贵,不嗔若是知道下落,岂会不取出来?他不过是心有不甘,想要用一颗无关紧要的舍利,嫁祸叶天而已,这等手段未免太拙劣了。”

    这时,陆青山打破了无言的沉寂,冷笑的说道。他的话也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众人头上,让许多人回过神来。不嗔若是得到绝情圣僧的舍利,知晓摄魂金玲的下落,没有道理不去取出来,反而成全叶天。但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个机缘,毕竟这事关一件极道宝器的下落,整个中南大地,又有多少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