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森罗道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五章 森罗道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同书院前的广场上,中年女子神色灰败,充满了不甘,她的弟弟死在这里,怎能不讨一个说话,而玄风院主的语气更是令她愤怒,忍不住尖叫道:“怎么,你们儒门要仗势欺人么?现在有天下人在此作证,叶天丧心病狂,残害了我的弟弟,你们儒门不仅不惩罚他,还要包庇他,难道要与天下人作对不成?”

    “你算什么东西,能代表得了天下人?”玄风院主摇了摇头,“我们儒门从不仗势欺人,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欺负我们,你还是请回吧。”

    从玄风院主身上,有强大的气势激荡出来,那是灵境强者的威严,不容亵渎,不可冒犯,中年女子眼中涌出怨恨,还想要说什么,但被灵境修士的气势笼罩,顿时心神惧震,身躯好似筛子一样的颤抖起来,她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对方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杀死她,这令她无比的恐惧,所有声音都堵在喉咙中,再也无法吐出去。

    叶天平静的目睹这一幕,罗贯要杀他,他当然不会手软,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将手中的战刀丢到中年女子脚下,发出铿锵之声,说道:“人是我叶天杀的,你若是不满,可以随时来找我,与儒门无关。”

    中年女子死死的盯着叶天,嘴唇翕动,面色惨白,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捡起地上兀自沾染着血迹的战刀,带着一群侍卫灰溜溜的走了,一刻也呆不下去。从中年女子的目光中,叶天看到了怨毒、仇恨,他知道这事没有完,不过叶天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不会后悔,更不会畏惧,这是他的无敌之心,纵然前路尸山血海,也不能动摇他的意志,只管以手中剑一剑破开。

    一场小小的风波,就这样结束了,在外人眼中,纵然有人不喜叶天,但也没有人怜悯那个中年女子,事情的起因大家都很清楚,一切都是罗贯咎由自取。更何况,叶天是儒门之人,就算有一些过激行为,只要没有违反原则性的问题,玄风都只会维护,不会责备。一个宗门若是不能护住弟子,又怎么可能会有强大的凝聚力,早晚有一天要散掉。

    而风雷宗不过小门小派,也想胁迫天下人的意志来威逼儒门就范,简直是可笑。那怕儒门作为如今天下第一的宗门,信徒遍布中南大地,都不敢说可以代表天下人,风雷宗就更加不行了。

    这个时候,儒门弟子也觉得扬眉吐气,充满了自豪感,玄风院主霸道的回应,让他们对儒门的归属感更强了一分,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宗门强势,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底气与靠山。

    玄风神色淡然,平静的走出了五行乾坤阵,环视了周围一圈,才道:“之前的事情,是非功过,想必你们心中自有分寸。我在此再强调一句,比武切磋,争胜负,但不要决生死,希望大家出手之间留有余地,动辄以命相搏,谁都不想看到那个结果。”

    言罢,玄风便退回了大同书院中,他也清楚,敢来此挑战者,不管有何动机,都是心志坚毅之辈,不是一言两语就会被人改变主意的。但叶天的性格同样霸气无边,能在幽冥空间斩杀三千妖魔大军的人,又岂会是软弱之人?有人要杀他,根本就不会客气。

    玄风并不希望比武最后演变为生死搏杀,纵然叶天最后取得胜利,也会得不偿失,那样会得罪太多人,以后在中南大地上寸步难行。儒门虽然强大,也有无法影响到的地方,更何况还有许多人并不对儒门持有敬畏之心。

    五行乾坤阵中,叶天静立,风姿脱俗,目光清澈,心境不染尘埃。望着他,许多人心中都是一叹,这个少年确实有傲视天下的风姿,在同辈之中无比强大。而随着罗贯的惨死,已经让人清晰的认识到,叶天绝不缺乏杀性,这就让人更加不敢轻易挑战他了。

    过了良久,终于有一人按捺不住,走了出来,此人五短身材,穿着黑色的衣衫,脸色枯黄,眼中有妖异之色,显得死气沉沉,他手中提着一个灯笼,注视着叶天,道:“在下公谨,请指教。”

    随着公谨开口,法阵之内的光线暗淡下来,变得无比的阴晦,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也十分的幽深,而且有一种邪恶的死气激发了出来。在公谨手中,他提着的灯笼释放着一点幽幽的红光,像是一团鬼火,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这并非大家发现了红灯笼的不凡,而是在阴暗的环境中,那唯一的光亮,自然而然的吸引住了一切目光。

    “是森罗道的人,他手中的灯笼,乃是九幽绝煞灯,十分歹毒。这个道统在三百年前不是被灭掉了吗?竟然又有传人出世了。”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惊呼,目光闪烁,露出惊异之色。

    “竟然是森罗道,这个宗门传说最擅于幻神之术,而且修炼鬼神之道。虽不是魔道,但也没有什么好名声啊。”

    “三百年前,森罗道道主夜冥道人何等霸道,仗着一身森罗道绝学横行无忌,可惜遇上了儒门门主伏意,被伏意以天道宝剑一剑斩死,神魂俱灭。公谨他是想为曾经的森罗道道主报仇雪恨吗?”

    有人道出一桩秘闻,令许多人哑然,明白过来,不由得的兴奋起来,公谨难道是继承了森罗道道统,想要出手击杀叶天么?在玄风院主已经表态之后,公谨还要出手,真的是胆大包天,准备打儒门的脸啊。

    “公谨已经修炼了森罗道,现在达到了阴尸之境,不人不鬼。当年若非兽魂殿老鬼与夜冥道人有旧,岂会留下森罗道的道统。”陆青山凝视着公谨,目光一闪,幽幽的道。

    “他的法相也厉害,是森罗道的冥魂法相,可以释放黑暗之力,化为一方冥土。”慧聪和尚也说道,脑后有一圈佛光隐隐绽放,对这种黑暗力量,本能的有抵触,想要净化。

    “看他眼神中有符文种子,此子还修炼了森罗道的森罗炼魂术。”又有一人说道。

    “他手中的红灯笼,乃森罗道秘宝,养魂灯,里面养的便是他以心血共生的阴神罢。”

    几位灵境强者三言两语,便将公谨的跟脚说的一清二楚,再无丝毫秘密。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三百年前的夜冥道人过于凶厉,当年横行一方,乃绝世强者,对森罗道的几门秘术,各大宗门都进行过了解。

    森罗道传人稀少,传到夜冥道人时,更是门丁奚落,只剩下夜冥道人一人。夜冥道人一生行事肆无忌惮,他臻至人生绝巅时,横击九天十地,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陨落,座下一个弟子都没有。随着夜冥道人被儒门门主斩杀,世人都认为森罗道灭绝了,却没想到,时隔三百年,又出现了一个公谨,同样修炼了森罗道绝学。他与叶天之间,难道是宿命之战吗?

    此时在五行乾坤阵中,公谨的呼吸已经消失,他隐匿在黑暗中,令人无法洞察。他将自己炼成了阴尸之体,身躯坚硬如精铁,生机也削弱到了极致,站在那里,与地面融为一体。从他手中的红灯笼中,一尊阴神飞了出来。

    这尊阴神无比的漆黑,在不停的蠕动,化为各种形状,最后凝聚成一尊身披着铠甲的战神,手持战戈,向叶天杀了过去。

    叶天目光一动,冲向他的阴神有着真实的形体,气势滔天,战戈刺下来,空气都翻滚了起来,发出轰鸣之声,极为的强大。不过叶天怡然不惧,手捏雷神拳,便与阴神杀到了一处。叶天每一拳挥出,拳印都释放出恐怖的雷霆,轰在战戈之上。连续几拳落下,无数的阴气被炼化,漆黑如墨的战戈咔擦一声,出现了裂缝,竟是被叶天打的碎掉了。

    阴神嘶吼起来,似乎非常愤怒,持着断掉的战戈,奋勇与叶天大战。可惜雷神拳霸道绝伦,叶天亦是勇武无双,阴神虽然强大,但也架不住雷神拳的轰炸,十几拳后,阴神被叶天生生打爆了。

    “这便是阴神么?实力不够强啊。”

    叶天平声说道,他耳聪目明,通过周围人的交流,他已经知道了公谨的跟脚,而对于鬼气森森的阴神,他心中也有抵触,自然不那么客气了。

    同时,他心中也有吃惊,阴神比他想象的要厉害,他修炼到如今的地步,肉身何等强大,金皮、银血、玉骨,几乎可以与凶兽比肩,阴神能硬憾雷神拳那么久才被打爆,足以证明不凡。

    “呵呵呵,阴神是不死不灭的,你在我的冥土幻境之中,终究要败亡。”

    公谨阴森的声音四面八方的传出来,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令人捉摸不透。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本来被叶天轰成碎片的阴神又再次凝聚,复活了,狂吼一声,手中的战戈对准叶天立劈而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