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死不认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死不认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若非赵岩谎报你已遭遇不幸,我说什么都会下来寻你。”

    欧阳朴心中对赵岩生出一丝怒意,叶天这样的天才,差点就被赵岩给害死了,好在叶天惊才絶艳,竟然斩尽了妖魔,让欧阳朴到此刻还有着震惊。

    “我也是侥幸,在这个空间,大家修为都一样,才活了下来。”叶天平静的道,继而涌出疑惑,问道:“我曾经用令牌联系过赵师兄,告诉他有一支妖魔大军将要入侵云荒,他应该知道我还活着才对。”

    欧阳朴眉毛一拧,浮现出威严之气,寒声道:“赵岩还真是胆大包天,我说他怎么知道有妖魔大军入侵,原来是从你这里得来的。他以权谋私,丢了幽冥空间,反而将责任推卸到你的头上,简直是视宗门规矩于不顾,等回到儒门,我就将他交给刑事堂审问,决不轻饶他。”

    叶天脸色也阴沉下来,没想到赵岩这么丧心病狂,在事关人族生死的大义面前,还在玩弄心机,差点铸成大祸。

    “对了,妖魔中的两名灵境强者呢?”欧阳朴奇怪的问道,古星与烈阳的尸体全部化为了劫灰,欧阳朴并未看见,若是这两名强者活了下来,被他们逃进云荒,将来不知道会生出多少事端。

    叶天淡淡的道:“其中一个年轻的被我杀了,另一个老妖魔想要祭炼法宝,逆天而行,结果不小心走火入魔,化作了飞灰。”

    叶天隐瞒了一部分真相,毕竟他所作所为太吓人了。事实上,若非有人道天书与仙人内丹在,叶天也不可能杀得了古星,古星半只脚踩在了玄境门槛之上,一身修为惊天动地,那怕被压制了境界,也有无敌之姿,绝非叶天能匹敌的。

    只是古星怎么都没想到叶天能用破妄之眼看穿星河图箓的幻象,才遭了大劫,几乎是被叶天偷袭致死。两者若是堂堂正正大战,十个叶天都不够古星杀的。叶天若是承认自己杀死了古星,回到儒门又得解释一番过程,将会生出不少波折,而且星河图箓是鬼星族传承之宝,儒门态度如何叶天也不知晓。

    “一个强大的妖魔,就这样陨落了。”

    欧阳朴摇摇头,只觉得荒谬,难以置信,但造化弄人,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令人不可捉摸,是以欧阳朴也没有深究,虽然直觉叶天有着一些秘密,却也很正常,这世上谁都有秘密,他相信叶天在大是大非上知道怎么选择,不会欺骗他,既然叶天说两大灵境强者死了,那自然是死了,至于过程又何必在意。

    “既然妖魔大军已经全部解决掉,你就随我回去吧。此地之事,交给后面的人即可,七十二地煞阵已经崩溃,需要重新布置。”欧阳朴笑道。

    叶天露出一丝忧色,道:“还是有一个妖魔逃走了,他掌握有一件特殊的法器,遁入了空间裂缝,我也追之不上。”

    “只要不入灵境,终究为蝼蚁,不足为惧。”欧阳朴浑不在意,到他这个境界,唯有灵境修士能入他法眼了,“好了,现在随我回去吧,年底大比即将到来,你回去就闭关,不要再到处乱跑。等大比完毕,恐怕就要召开稷下会晤了。”

    “稷下会晤……”叶天若有所思。

    “稷下会晤十年一次,六派之间小辈论道。不过这一次,恐怕会有不同,如今的云荒,是多事之秋啊。”欧阳朴目光深邃,却也没有多说,带着叶天离去,出了幽冥空间。

    焰风谷数百儒门弟子列阵在前,肃穆萧杀,由四大院主所领导主持,其中不乏诸多护法、长老等强者,不过欧阳朴出来后,就挥挥手,让诸弟子解散,惊得众人不明所以,摸不着头脑。

    不过,人群中的赵岩则是瞪圆了眼,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差点软倒下去,喃喃自语的道:“怎么可能,他竟然没有死?”

    看到欧阳朴身后的叶天,赵岩简直如五雷轰顶,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而伏语亦是皱起了眉头,脸色铁青,叶天竟然还活着,这事就复杂了,赵岩的行径太恶劣,诬陷嫡传弟子,推诿责任,犯了大错,那怕他也保不住,搞不好还要牵连到他身上。纵然赵岩是他师弟,他此刻也涌出不快。

    “师兄,你一定要救我。”

    这个时候,赵岩抓住了欧阳朴的衣袖,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哀求的说道,他犯下的罪太大了,最轻都是除非修为,逐出宗门的下场,这让赵岩怎么能接受。

    欧阳朴脸色难看,赵岩太不是东西了,他若是一开始就坦白从宽,不想着弄虚作假,又岂会落到如今的境地,想到这里,欧阳朴摇摇头,怜悯的道:“你让我怎么帮你,宗门规矩不可废,你还是坦白从宽吧,也许有一条生路。”

    赵岩一脸绝望,眼中有怨毒之色,恨恨的道:“欧阳朴,你别得意,你也是知情者,却包庇了我,你若是不救我,我就让你抖出去。”

    欧阳朴神色一窒,有一股威严散发出来,他乃天道书院院主,几乎可以与各大宗门掌教比肩,如今竟然被人给威胁了,不过赵岩已经豁出去了,为了活下去,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良久,欧阳朴才温和的道:“赵师弟,你魔怔了,你是我师弟,我岂会置你不顾。但叶天既然活着出来了,你且先坦诚错误,你毕竟为儒门立下了诸多功劳,我相信会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听到这样的话,赵岩脸色舒缓了下来,又生出了侥幸之心,只要有机会保住现在的地位,他自然熄了同归于尽的念头,点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此时,欧阳朴迈步走了过来,平静的面孔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他注视着赵岩,畏畏缩缩眼神闪烁的赵岩让他更加生气,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赵岩却连一点担当的勇气都没有,只知道阴谋算计,还真是个奸诈小人。

    “赵岩,你可知罪。”欧阳朴平淡的说道,不带烟火气的话语,却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

    周围人都疑惑的看着欧阳朴与赵岩两个,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赵岩丢了幽冥空间,但也不至于现在就清算,如今最重要的应该是平定妖魔大军才对。

    赵岩脸色又青又白,明灭不定,迟疑了一下,他硬着头皮,咬牙道:“我不知犯了什么罪,还请师叔明示。”

    欧阳朴更怒,恨铁不成钢,儒门怎么会出了这样一个无赖,沉声说道:“你不是说叶天已经被妖魔所杀,为何我所见与你所说并不相同?”

    赵岩还不想就范,无辜的说道:“我并非亲眼所见,一切都是推辞,想来叶师弟在那种情况下定无幸理,好在叶师弟吉人自有天相,平安归来。”

    他姿态摆的很低,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然而欧阳朴却不吃他这一套,冷冷的道:“这样说来,我还冤枉你了。”

    “此事我也有错,不该没有查明真相就下结论,险些误了叶师弟的性命。”

    赵岩低着头说道,不过一说完,他便感到有炽盛的眸光落在他身上,肌肤都有灼烧之感,他望过去,就见着叶天目光湛湛,正盯着他,那清冷的眼神令赵岩心中咯噔一下。只是事到如今,他无论如何都要争一争,就算要承认错误,也要将罪责减轻到最低。只要他咬死不认,欧阳朴来能找到什么证据不成。

    “我记得你说是因为叶天逞勇斗狠,非要修补七十二地煞阵,才能大阵崩溃,导致弟子死伤惨重?”欧阳朴又淡淡的问道。

    赵岩抬头望了叶天一眼,接着又低下头去,轻声道:“我不敢污蔑叶师弟。”

    他的语气、神态、动作,都让人觉得自己是被欧阳朴与叶天所逼迫,想要引起众人的同情,对于不明真相的人来说,永远都会怜悯弱势的一方,而不会去管真相到底如何。更何况,赵岩在儒门多年,自然有许多的亲近之人向着他,叶天不过是新晋弟子,却一跃而上,站在绝大多数人头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暗嫉恨,对他不满,此刻便有人看叶天的眼光不对劲了。

    欧阳朴怒极而笑,沉声道:“这么说来,你也没有接到叶天令牌神念传音么?”

    赵岩恭敬的道:“我的令牌在战斗中不小心损毁了,确实没有接到叶师弟的传音。”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自己承认,那怕欧阳朴也拿他没有办法,而欧阳朴则是脸色一沉:“你得意思,是叶天说谎了?”

    赵岩摇摇头,平定的道:“不敢,不过想来是叶师弟有所误会,也许与其他人的令牌联系上了也不一定。”

    在边上,伏语也皱了皱眉,没想到赵岩这么大胆,越来越绝,一下子将所有罪责都推的一干二净,来个死不认账,这样以来,他就算能逃过今天这一劫,也势必将欧阳朴得罪个透彻,以后在儒门寸步难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