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五十七章 真第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七章 真第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百圣齐鸣,老朴,你听说过吗?”

    苍云松下,陆青山神色古怪,一副便秘的样子,非常的揪心,叶天展现的天赋越来越恐怖,让他又爱又恨,想要欧阳朴放手估计是不可能了。

    欧阳朴也是一脸震惊,摇了摇头:“想要百圣齐鸣,那是胸中的浩然正气没有一丝瑕疵,最为契合儒门教义才有可能,叶天还真是令人惊喜啊。”

    “叶小施主慧根深种,不入我佛委实可惜。”慧聪悲天悯人的说道。

    而诸圣殿中,诸圣引起的异象逐渐消失,无数的感悟涌入叶天心中,浩然正气不断的凝聚,化为一个奇特的符文,在胸口旋转着,有点像佛教的“卍”字标志,但又有细微的不同。

    “这是儒门根本符箓,凝聚出此符箓,浩然正气源源自生,就能修炼儒门法术了。”

    叶天生出明悟,得到百圣精神灌体,让他一举跨过了最初的积累期,一般人想要凝聚出根本符箓种子,起码要三年苦功,而叶天却一瞬间便达成了。不仅如此,百圣遗留的精神并未消失,依然在不断的释放,带给叶天灵感,令他对浩然正气的理解越发深刻。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叶天压下心底的丝丝悸动,向案几上的宣纸望去,便见上面已是一片空白,所有的文字都消失了,甚至他对自己所创作的《正气歌》记忆也模糊了起来。不由心中一凛,明白这便是诸圣与自己所做的交易。

    将笔墨纸砚收好,叶天环视一圈,见周围人都是呆滞的表情,不由疑惑道:“我考核算是通过了么?”

    一众人皆是无语,百圣齐鸣都不算通过,那什么还算是通过?他们也看见了百圣吸收正气歌的场面,猜测叶天可能得到了未知的好处,一时更加的羡慕嫉妒恨。

    “哼,算你走运。”

    叶天表现的天赋越出色,赵岩心理也越发扭曲,只觉得十分难受,这就好像看着一个原本远逊自己的仇人不断的进步,取得一个个不可思议的成就,那里能令人开心的起来。

    夏南却是由衷为叶天感到开心,风情万种的笑道:“现在可以主持入门典礼了。”

    “你们随我来。”

    赵岩冷哼了一声,阴郁的眼神看了叶天与夏南一眼,一挥衣袖,向后殿行去。

    进行入门典礼之前,还需要通过问道碑的考验,不过这基本上只是一种形式了,问道碑叩问本心,主要检验是否有邪魔外道混进来,只要身份来历没有问题,基本上所有人都可以通过。

    能够闯过重重关卡,走到最后一关的人,那一个不是证明了自己的天赋,世所少有的天才?对于这种人,儒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往外推的。

    叶天主修的功法乃《天地变》,这本功法虽然霸道,却是根正苗红的道门正统,至于《妖神术》与《噬血炼神诀》收缩隐藏在妖种之中,被《天地变》所压制,问道碑一时之间也未曾察觉,毕竟是死物,没有人控制,不可能完全洞悉修士体内细微的变化。

    一众人通过了问道碑,辗转几座大殿,便来到一座广场上,此时所有内院弟子与外院弟子也早已守候再此。至于广场前面,则是祖师殿,在殿前有两排童子身穿儒服,捧着各种法器,神色肃穆,而祖师殿中隐约能看到有人来回走动,为入门典礼做最后的准备。

    “叶天。”

    “小姐。”

    广场上,看到叶天与夏南迈步而来,人群中林毅、谷儿纷纷跑过来,十分高兴。现在大家都混熟悉了,谷儿也就不再掩饰夏南的身份。

    夏南笑了笑,拍了拍谷儿的香肩,认真的说道:“谷儿,你现在也是儒门的学生了,以后我们就平辈相称,你不用再服侍我。”

    “那怎么行。”谷儿顿时急红了眼,“我的命是小姐给的,我来儒门就是为了更好的伺候小姐,小姐这是要赶我走吗?”

    夏南含笑,温和的道:“你该有自己的追求,你现在虽然是在外院,但外院三年一次选拔,只要努力,未尝没有机会进入内院。一旦成为内院弟子,就能习得精深法术,有长生久视的希望,岂不是强国奴仆百倍。”

    “我不管。”谷儿坚定的摇头,泫然欲泣。

    夏南只是微笑:“我亦不强求,等以后,你自会懂得如何选择。”

    叶天也能看出来,谷儿从小与夏南生活在一起,服侍夏南成了生活习惯,一旦摆脱这种生活会觉得很难受。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在儒门谷儿能接触广阔的世界,有了逆天改命的可能,但一个人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漫长的寿命,怎么可能会再甘心为奴为婢?夏南早早的就解除自己与谷儿的主仆关系,却是避免了将来与谷儿反目成仇,心思不可谓不细腻。

    “大家都排好队,真传弟子站前面来,内院弟子随后。”

    赵岩开始主持入门典礼,随着他一声呼喝,众多新晋弟子顿时自觉的排队,找好自己的位置。

    “好了,林毅、谷儿,你们先去排队吧,有事以后再联系。”

    见谷儿还待与夏南争辩,叶天直接推着他们排队去了。

    叶天和夏南来到前面,顿时大部分目光都放到了叶天身上,那是浓浓的妒忌与羡慕。

    在广场周围,还有一大群参观者,儒门入门典礼在修真界亦是一场盛事,许多宗门都会派人来祝贺,以此观察儒门天才弟子。

    而叶天在诸圣殿引起“百圣齐鸣”,早就流传了出去,被众多宗门获悉,此刻纷纷审视着叶天,在心中惋惜这样的绝世天才为什么没有被他们遇到。

    正准备随便找个位置站定,夏南却是推了推叶天,低声的道:“你是真传第一,理应站在第一个位置。不过你要小心赵岩,我担心他会在入门典礼上趁机收你做弟子,那就麻烦了。”

    叶天皱了皱眉,旋即平静的道:“无妨。”

    虽然理论上叶天已经是真传弟子,可以被三圣收归门下。但三圣何等身份,岂会事事亲躬?只有那些真正惊才絶艳之辈才会入他们的眼。正常来说,新晋真传弟子都是由诸如赵岩这般人代师授业,想要得到三圣的指点,需要表现出极强的天赋才有可能。

    赵岩若真的在入门典礼上行使权力,强行将叶天收入门下,叶天还真不好拒绝。

    “师徒传承,在修真界就相当于父子之间的关系,一旦确定下来,是绝不容许叛变的。”见叶天轻描淡写的样子,夏南郑重的告诫。

    她对叶天过往有些许了解,知道叶天一身所学都是山中一名怪人传授,但叶天与怪人没有经过公证,不是真正的师徒关系,所以叶天可以再拜入儒门。而叶天若是在儒门祖师面前,经过天下人的见证,拜赵岩为师,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换言之,赵岩可以对叶天进行欺辱、大骂,叶天却不能有丝毫的反抗,不敬,必须要虚心接受批评教育,若是稍有违逆,便是大逆不道,有违纲常。

    任何一个正道宗门,最看重的便是长幼有序,弟子如果能随意的以下犯上,欺师灭祖,那不是早乱套了,与魔道有什么区别?儒门之所以能传承万年而延绵不绝,也与尊师重道的传统不无关系。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这种情况下,叶天那怕再厉害,都不能与赵岩作对,除非叛出门去,否则全天下人都会唾骂他,伦理纲常就是有这么厉害。

    夏南以为叶天不理解师徒关系在修真界的重要性,才苦口婆心的告诫,一个好的师父,对人的影响是一辈子的,可以造就你,也能毁掉你。

    叶天露出思索的神色,忽然淡淡一笑:“我已经明白了,你不用放在心上,这世上没有人可以逼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夏南一惊,急忙道:“你可别乱来啊,儒门是天下正统,底蕴深不可测,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反抗的。”

    “那只是因为你不够强。”叶天平静的道。

    夏南一阵无语:“你再强,还能比三圣更厉害?除非你有一天坐上了儒门门主之位,号令天下儒修,你的言行就是规矩,才能改变传统。”

    叶天却是闭口不言,直接站到了最前面一个位置,夏南还是深受规矩的束缚,却不知道力量才是一个人的根本,只要保持勇猛精进的心,早晚能打破一切规则。

    在叶天身后,是古瑶,她白衣胜雪,眸若秋水,翩若惊鸿,抱着七弦琴,细细的打量叶天,眸子中有些许好奇。

    而再后面,则是扶西风,一脸桀骜的样子,眼中充满了挑战,他低声自语:“叶天,你文章写的好,不代表你修炼也厉害。我扶西风一生不弱于人,必定会超过你,让你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只是这些,叶天自然是不知道了,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请诸位弟子进殿见礼。”

    等众人都排好队,有童子过来大声招呼,至于赵岩早就先一步进祖师殿主持事务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