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四十八章 直钩钓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八章 直钩钓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同峰与前面两座山峰又有不同,这是一座石山,虽然也有少量的树木、植被,但绝大部分地方都裸露着嶙峋的奇石,这些石头上面布满了天然形成的孔洞,一阵阵的风吹过,顿时发出了呜呜呜的尖啸声。

    也不知道儒门用了什么手段,叶天一踏上山道,意识中就想是起怪啸声,令他心浮气躁,真元运转变得滞涩起来。

    “这是无极音杀阵,用音波冲击修士的心神,一旦抵抗不住,就会被无极音杀阵控制住心神。”

    叶天跟随怪人在深山苦修四年,对这法阵之道已经十分了解。不过这座无极音杀阵乃是儒门根据大同峰特殊的地理环境加以改造形成,就算叶天也没有办法破解,只能硬抗。

    “心剑无极,万剑破法!”

    叶天心神一动,密密麻麻的心剑催生而出,抵消着密密麻麻而来的无形音波,继续往山上走去。

    随着距离山顶越近,无极音杀阵的威力也愈发强大了,那些音波开始化为了一柄柄的音杀之剑,完全由音波凝聚而出,与叶天厮杀了起来。

    不过这对叶天来说只是小儿科,他曾经度天地变第一重道劫,可是斩灭了天道降下的十万音剑,比起无极音杀阵不知道凶险了多少。

    一路斩杀,没有了谷儿与林毅的拖累,他的速度不仅没有降慢,反而越来越快,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在他面前,一个水池显露而出。

    这个水池十分的奇怪,漆黑如墨,在池边栽种着一株高大的垂柳,柳枝低垂着,与水面交相辉映,清风徐来,枝叶轻轻摆动,摩挲过水面,激荡起丝丝的涟漪。

    而在池中心,还种植着七八珠莲藕,莲叶挺拔的生长出水面,婷婷如盖,青翠娇嫩,更有三朵雪白的莲花在众多莲叶的簇拥下随风摇曳,如同少女一样,说不出的娇羞。

    很难想象,在如此漆黑的水中,会生长出如此洁白无瑕的花。

    “墨池。”

    叶天看见一块石碑竖立在一座凉亭边上,随意的念了出来,心中若有所思,恐怕这便是他在大同峰要取的水墨之魂了。

    此刻在墨池周围已经有几十个少年,围成了一圈,有的人拉着钓竿,有的人屈指探出一条元力丝线深入池中,还有的人双手掐诀,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做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儒门只会招收十二名真传弟子,是以绝大部分人只会去竞争七十二名内院弟子的名额,唯有那些绝对自信的天才人物才会燃起野心,想要集齐儒门四宝,争夺真传弟子之位。

    外院弟子,内院弟子,真传弟子,嫡传弟子,这不仅仅是身份地位的差别,还代表着在儒门受到的重视程度,接受的资源截然不同。

    那怕两个资质天赋同样优秀的人,也会因为这种资源的倾泻,从而拉开差距。

    墨池足够大,叶天几步来到池边,便放眼向池内望去,奇异的是,虽然池水漆黑,但一眼竟然能望到底,可以看到有许多的鱼儿在水中悠然自在的畅游,不时的触碰着池中心的莲叶,很是灵动活泼。

    “这便是水墨之魂,听说儒门的人都会来这里洗笔,墨汁长年累月的侵入池水中,久而久之,原本清澈的池水便成了黑色。而且因为长期的沾染浩然正气,令池水有了灵性,从而诞生了水墨之魂。只是这水墨之魂太难取了,任何外力惊动到它们,都会令它们消散,融入池水中,等待再一次的诞生。”

    一名少年见叶天凝神观察着墨池,就微笑的解释了一句。

    “确实有点麻烦,不愧是与砚山之精、白纸之灵一个等级的宝物。”叶天赞同的点点头,笑道:“在下叶天,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我叫杨子明。”

    那少年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风度翩翩,只是如今不过三月,气候还挺凉爽,就拿出折扇来装模作样,让叶天一阵无语。

    “不知道杨兄可找到办法取水墨之魂?”叶天询问道。

    杨子明脸色一红,尴尬的道:“我若是有办法,早就取走了,又岂会在这里蹉跎。我来了这么久,也只看到有三人取得水墨之魂。他们一个是用钓竿将鱼钓上来了,一个使用诱饵将鱼诱惑到岸边抓住,还有一人弹了一首曲子,那鱼就自己游到他身边,跟他跑了。”

    叶天恍然,难怪这么多人在这里钓鱼,只是别人能钓上来,肯定是有缘故,不代表自己也行。

    “行,让我来看看,这水墨之魂到底有何神奇。”

    与杨子明聊了几句,叶天便将心神投入到墨池中,仔细观察那些游来游去的鱼儿,他躁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思绪飘散,恍惚中似乎看见千万年来,无数的人来到池边清洗笔墨,甚至有大儒、圣人前来,令墨池越来越神异,继而水墨之魂诞生了。

    “原来如此,这水墨之魂,是先圣留下来的道理,每一条鱼儿都代表着不同的思想,他们在等待有缘人。”

    叶天忽然喃喃自语,杨子明一脸的惊异:“叶兄,你在说什么?”

    “我已经懂得如何取水墨之魂了。”

    叶天双眼闪过一道光芒,在岸边有许多遗弃的钓竿,他随意的拿起一根。

    “你想钓鱼?没用的,这么多人钓鱼,结果只有一个人钓到鱼了,那完全是运气。”

    杨子明还以为叶天找到了什么好方法,原来就是这个,令他不由得的无言以对,不过当他看到叶天用的竟然是直钩,就更加惊讶了。

    “我说,你拿直钩怎么钓鱼啊?水墨之魂可没那么傻。”杨子明是彻底看不懂叶天了。

    叶天笑了笑:“我这叫直钩钓鱼,愿者上钩。等你懂了这个道理,就能钓到鱼了,我和你说不明白的。”

    也不理会杨子明在边上嘀嘀咕咕,叶天将鱼钩抛入墨池,安安稳稳的钓起鱼来。

    这一次,不同于获取砚山之精与白纸之灵的轻松,叶天也没有办法强取,他只能静下心来等待。

    叶天用直钩钓鱼的一幕,同样被许多人看到了,顿时许多人都与杨子明一样,瞪大了眼。

    “这家伙疯了吧,把鱼都当傻子呢。”

    “我看他就是哗众取宠,想用自己的特立独行吸引儒门前辈的注意。”

    “哼,儒门最痛恨的就是投机取巧的人,大家都散了吧,离这种人远一点。”

    窃窃私语的声音传过来,叶天无动于衷,而杨子明却忍不住捂脸,退后了几步,表明自己与叶天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叶天对周围的讥笑声无动于衷,别人诽你谤你,你立即回敬过去,又与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从儒门的四场考验,分别取得笔墨纸砚来看,叶天已经隐隐懂得儒门更深层次的目的了。

    一尾尾游鱼随意的在墨池中游来游去,偶尔也有鱼儿会路过叶天的鱼钩,但却毫无兴趣,连看都不看一眼。

    时间渐渐流逝,绝大部分都已经走了,他们可拖不起时间,就算不能成为真传弟子,那怕内院弟子也是好的,与外院弟子是云壤之别。

    不过,叶天似乎已经忘记了时间,彻底沉浸在古井无波的心境之中,目光平静,气质淡然,虽然长期没有鱼上钩,但一点也看不出有浮躁之心。

    突然,一条锦鲤游了过来,这条锦鲤充满了智慧的味道,一对眼珠子十分的灵动,它围着笔直的鱼钩游了几圈,然后张开口小心的咬住了鱼钩。

    “上钩了。”

    一种缘分的感觉在叶天心中生出,这是命运的安排,让他在此时此刻,钓住了这条鱼,他轻轻的提起鱼竿,那鱼死死的咬住鱼钩,并未脱钩。

    将鱼提到岸边,叶天抓在了手中,顿时原本鲜活的鱼一下子就僵硬下来,继而宛若玉石雕琢而成,周身绽放着莹莹的光芒,每一片鱼鳞都活灵活现。

    叶天摇了摇手中的鱼,便听到鱼肚中传来晃荡的声音,那是墨水,他恍然明悟,自己只要轻轻一倒,便能从鱼嘴中到处墨水来。

    “你竟然真的钓到水墨之魂了?”

    叶天身边,传来了杨子明震惊无比的声音,这家伙居然还没有走,一直在等着叶天,也许是一种他自己都说不出的情绪在支撑他,想要看看叶天这个被众人嘲笑的对象,是不是真的会创造奇迹。

    “直钩钓鱼,愿者上钩。我钓的其实不是鱼,是缘。”

    叶天平淡的说了一句,算是提点了杨子明,若是无法明白这个道理,理解缘分的含义,就算用同样的办法,也不可能钓到任何一条鱼。

    说完,收起水墨之魂,叶天就继续向山上行去,杨子明在后面喃喃自语:“缘?说什么是缘?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有懂。”

    渐渐的,他眼中射出了明悟的光,拿起叶天放下的鱼竿,也钓起了鱼来。

    而这个时候,叶天已经攀登上了大同峰之巅,一路上,无极音杀阵的威力越发强悍,最后一段道路更是演化出了万千的战士,组成战阵,向叶天冲杀,不过都被叶天以心剑斩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