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十四章 桀骜不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四章 桀骜不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多谢周前辈。”

    叶天浑身一轻,便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湿透了,汗水倾泻而下。

    他经脉俱断,在儒修的浩然气场下压力可想而知。

    换一个人,早就跪在地上,以求饶恕。

    但他叶天,堂堂正正,顶天立地,会什么要向一个陌生人下跪?

    周杰歉意的向叶天一笑,旋即面向身边的儒修,不快的道:“赵师兄,你又何必为难叶天,非得让他跪地。”

    那赵师兄,名叫赵岩,此刻散发出威严来,似口含天宪,给人无可抗拒的感觉。

    “我让他下跪,是考验他的天性,他经脉俱断,又如此桀骜不驯,岂能入我儒门。”

    淡淡的声音,落在叶天心中,极为的刺耳,令他一腔怒火熊熊燃烧。

    不向你下跪,就是桀骜不驯?你修的到底是儒道,还是霸道!

    只是,一想到父亲的拳拳之意,殷切期望,叶天叹息一声,又将这股升腾的火焰压制了下去。

    “怎么,你是不是很不服气?”见到叶天的样子,赵岩淡漠的眼神顿时望过来,高高在上的说道:“你不仅是桀骜不驯,而且还不敬天,不敬地,不敬宗门师长。我叫你跪天,跪地,跪师长,是要磨练你的棱角,你却拼死相向,你这样的人,不要也罢。”

    真有意思,不按照你的想法来,就是不敬天不敬地不敬师长么?

    叶天那怕涵养再好,都要忍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赵师兄,少说两句吧。”周杰又出来劝解,他也想不通叶天什么地方得罪赵岩了,让赵岩刻意针对。

    “赵师侄,叶天年纪还小,有些性格很正常,还请担当则个。”

    老镇长也说道,他德高望重,又与儒门三圣之一的欧阳朴同辈,虽然已经退出儒门,但依然令人尊重。

    赵岩依然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神色和缓了一些,平声道:“不是我刻意针对谁,是叶天性格太桀骜,这样的人,一旦让他得势,非苍生社稷之福。”

    赵岩一口一句,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连温文儒雅的叶文脸色都变了,显得十分难看。

    “赵师兄,连我师父都对叶天赞不绝口,你这样说,岂不是怀疑我师父的眼光了?”周杰又说道。

    儒门有四大别院,赵岩与周杰并不同处一个派系,但欧阳朴如天上神龙一样的人物,不是赵岩可以随意质疑的。

    “欧阳师叔的眼光,自然是目光如炬。”赵岩气势不自觉低了一头,不过转瞬又昂扬起来:“但今天是我来选拔儒门弟子,叶天我是万万不会收的。”

    “赵前辈,你有所不知,叶天先前就已经拒绝了欧阳仙长,说是找到了什么仙师。现在又突然跑回来,却经脉俱断,我看他是心生悔意,想要加入儒门,治好自己的伤,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

    这时,大厅中有人发声,众人望去,见到是萧天宇,款款而谈,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

    “小子,休要血口喷人!”

    听到萧天宇的话,叶天倒没什么感觉,反倒边上的铁手按捺不住,怒喝一声,撸起袖子向那少年衣襟抓去。

    萧天宇能被儒门选中,天赋也是不俗,但他年纪尚幼,哪里是铁手的对手。

    只是,当着两位儒门修者的面,无论叶文还是老镇长,都不可能放任铁手对萧天宇出手。

    “住手!”

    叶文呵斥一声,腰间玉带电射而出,缠上铁手的腰部,将他拉住。

    萧天宇先是被铁手吓住,此时见叶文出手,目光又在老神在在的赵岩身上扫了扫,当即明悟过来,有恃无恐道:“哼,被我说破了就要动手?叶天,枉我将你视为平生之敌,没想到你竟这般不堪?以为儒门是你家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萧天宇话音甫落,不止铁手,就连叶文和老镇长都面色难看。

    一旁,周杰看了看萧天宇,脸上隐晦地闪过一抹厌恶,正要开口,身边的赵岩却赞许的向萧天宇点了点头,说道:“小兄弟,你很不错,敢说真话,不畏强权。等回到儒门,你可以拜入我门下。”

    “多谢师父垂青!”

    萧天宇打蛇随棍上,不由露出一丝喜色,能收获赵岩的好感,令他意想不到,他只是纯粹看叶天不顺眼,想要落井下石而已。

    “我还不是你师父,记住,我儒门最重规矩,天地君师,一点逾越不得。”

    赵岩摇了摇头,再不看叶天一眼,而是望向那名浓眉少年,声音温和的道:“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铁牛,父亲是屠夫。他一直希望我能出人头地,可惜我还是功亏一篑,辜负了他的期望。”浓眉少年失落的说道。

    看到铁牛,叶天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叶文不正是如此期盼着他吗?

    “屠夫之子,太低贱了。我赵岩的门生,那一个不是出身书香门第?”

    赵岩有些失望,而听到这样的话,叶天则是愤怒了,他没想到,赵岩不仅极为的自我,还以出身论高低。

    出身低贱怎么了,屠夫之子又怎么了?

    “赵前辈,依你之见,难道低贱之人就不配求学修儒么?”

    叶天站了出来,大声的质问。

    在赵岩无端指责他的时候,他可以沉默。但当他看到铁牛眼神中那羞愧、茫然之色,却是再也按捺不住,只觉一口气堵在胸口,不吐不快。

    赵岩冷冷的瞥了叶天一眼,一字一顿的道:“不错。低贱之人,粗鄙不堪,难登大雅之堂。我辈儒士,匡扶社稷,指点江山,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若被一名屠夫之子窃据了权柄,岂不是贻笑天下!”

    随着赵岩一字字的说出口,铁牛的头也低的越来越深,几乎埋到了胯下,抬不起头来。

    叶天怒极而笑,声音似压抑的风暴,他走向前一步,注视着赵岩,铿锵有力的说道:“儒门三百年前,有一名大儒横空出世,留下的篇章闪烁今古。那位大儒的名字,叫做方言!请赵前辈告诉我,方言的出身高贵吗?”

    石破天惊的一席话,如黑暗中的一道闪电,所有人都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赵岩脸色铁青,脸胀的通红,怒发冲冠,双目圆瞪,手掌也微微颤抖,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儒门四大别院,每一个别院,治学理念都不相同。

    而赵岩这一派,讲的就是规矩,一切都在规矩中,井井有条。不仅讲究敬天、拜地、孝亲、重师、忠君,还讲究出身,低贱之人坚决不取。

    直到三百年前,方言作为一介乞丐,横空出世,一切都变了,市井走贩之流纷纷在儒门抬起了头。

    见到赵岩沉默不言,叶天复又大声道:“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告诉大家,方言乃最低贱的乞丐,连他都能成为一代大儒,人人敬仰,屠夫之子又怎么不可以?铁牛,抬起你的头来,你的出身是你父母给的,这没有什么好自卑的。但你只要自强不息,改变自己的命运又有何难?”

    说到这里,叶天一时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自幼多灾多难,如今更是经脉俱断,但这又如何?他叶天一样要如方言,逆天改命!

    振聋发聩的话语,字字敲打在铁牛心中,他的头抬的越来越高,眸子也越来越明亮,充满了昂扬的斗志。

    “说得好!”

    周杰听得头皮发炸,忍不住大声喝彩,他没想到,叶天年纪轻轻,竟然会有这样的见解,难怪自己的师父会钟意叶天,特意嘱咐他关照一番。

    “铁牛,没有关系。既然赵师兄不要你,你就随我走,拜入我门下。等将来,你成为大儒,也可让我颜面有光。”

    周杰望向惊愕的铁牛,微微皱眉,沉声道:“难道你不愿意?”

    一股浩然的气势威压过来,铁牛猛然惊醒,喜极而泣,赶忙道:“我愿意,多谢前辈给我的机会。”

    周杰叹息一声:“你的机会,不是我给的,是叶天给的。要谢,你就谢叶天吧。”

    铁牛又转向叶天,感激的道:“叶天,我以前常常羡慕你们,有一个好出身,不仅衣食无忧,还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我的父亲,为了送我去私塾上学,起早贪黑。我每日都努力读书,修炼,但我的心中其实充满了自卑。不过现在,我明白了,我的出身没什么好自卑的,他让我明白了世道的艰难,人情的冷暖,是我前进的动力。叶天,我真的感谢你,不是你,我就真的沉沦下去,永远也不能明白这一点了。”

    铁牛面相憨厚,谁都想不到,他竟然埋了这么多心事,此刻一股脑倒出来,只觉轻松了许多,神清气爽,一时之间,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

    叶天感慨的道:“铁牛,好好走下去吧。不仅是为了你的亲人,还有为了你自己。”

    “说完了吗?说完了,我们就回去吧。”赵岩越听越觉得刺耳,冷哼了一声,对叶天的厌恶,又加深了几分。

    见赵岩招呼周杰离开,叶文有些急了,连忙道:“两位前辈,犬子近日经脉受损,还请出手一救,若能治好,在下感激不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