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七章 空谷琴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章 空谷琴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衣女子黛眉如画,面容清冷,额头隐有银光流动,脚下一片湛蓝光芒涌动,御剑而行逼近那浑身裸露的女子。

    裸身女子见白衣女子再次逼近,恨声道:“玉无双,我白玲珑可不是怕了你,若是你再追我不放,我拼着不要百年的修为,也要跟你拼了。”

    白衣女子闻言,只是抿着嘴,将速度加快了几分。

    浑身*的白玲珑见状口中喝骂不已:“你们儒门里面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一群该死的老顽固带着一群该死的小顽固,一百年前如此,一百年后还是如此,一点长进都没有。”

    那女子闻言,黛眉一皱,脸上隐隐有怒气升起,却是为其平添了几分英气,越加动人。脚下蓝光爆射,速度竟又快了几分。

    白玲珑口中仍旧喝骂不已,脚下步伐丝毫不曾落下,即便是危急时刻也时不时的瞧瞧怀中的古琴,搂得更紧了,生怕因慌乱而丢了一般。

    那白衣女子玉无双乃是儒门近年新收入门下弟子,因天资聪慧修为高绝,被派去守护‘九仙琴’,不料半月前,遭这妖物设计,被其盗走‘九仙琴’。

    儒门中出了如此丑事,更是不敢声张,是以暗中派出门下弟子追寻而来,玉无双自觉难辞其咎,毅然加入其中。

    凭借儒门至宝山河图,刚寻到这妖物踪迹,却不想又被另一妖物绊住,这几日凭借山河图方才再次寻到这妖孽的身影。

    玉无双黛眉紧皱,对这妖物是憎恨至极,前几日就是这不知廉耻的妖物大庭广众之下脱去衣物,害得她遭人误解,让这妖物逃过一次,这一次决然不会放过这无耻的妖物。

    只是白玲珑继续咒骂不已:“这九仙琴本就是我族之物,当日我送出去,今日我拿回来又有何不可。”

    玉无双自小在儒门儒院修行,自知九仙琴乃是儒门圣物,何时变成妖族之物,听到那妖女胡乱说,第一次开口喝道:“妖孽,休得胡说,九仙琴本就是我儒门圣物,你这妖物胆敢盗取,今日决然饶你不得。”

    说完玉无双停下了身子,双手掐了一个怪异的法印,一道山河图从玉无双体内显出,便见那山河图似是以墨成画,群山墨绿、河水清澈,哗啦啦,竟有水流声传出。

    那山河图陡然放大,玉无双莲足闪动,整个人走进了那画中,便见那画面中的人影慢慢行远,身影越来越小。

    白玲珑感觉到浩然正气的波动,回头一看,心中顿时惊恐喝骂道:“该死的儒门丫头,这么拼命,竟然又祭出了山河图,看来姑娘我也不得不拼一回了。”

    白玲珑说完,便见身后飘出了五条白绒绒的尾巴,随着那五条白绒绒的尾巴变作五个相同的白玲珑,六个白玲珑顿时出现在百里之外,向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山河图中的玉无双冷哼一声,她识得白玲珑的这番手段,心知就算全力催动山河图,也无法一一将六个白玲珑抓住,反而会被那些幻化出的分身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玉无双双手结印,勾动山河图。一道白色的痕迹,在山河图中显化出来,指引白玲珑逃脱的方向。

    玉无双见此,撤去手印,身影化作一个小黑点,沿着那道白色的痕迹追了上去。

    玉无双离去不久,一阵琴音缥缈空旷,在她和白玲珑激战的地方响起。音波袅袅,传荡出去不知多少里,引来林中无数的飞鸟走兽。

    距离此处数百里外,山石荒乱,叶天倚靠着一块大石,神色凝重。

    他的体内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霸道真气越发暴虐,饶是叶天经脉坚韧,也被冲击出无数裂痕,随时有可能彻底破裂。

    更严重的是,叶天灵海和心海之内,三魂七魄被幻海命魂牵引,竟要脱离玄关而出。

    三魂七魄,驻守肉身,一旦离开,这身躯便会失去灵性,成为死尸一具。即使有神仙手段,也难以起死回生。

    他的精神紧绷到了极致,运行《天地变》对霸道真气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弱。正当第一条筋脉即将被撕开,突然,琴音入耳,无形的音浪携裹着莫可沛御的伟力,在叶天体内横扫一圈,将那些霸道真气镇压了下来。

    不仅如此,叶天的三魂七魄,也在琴音响起时平静了下来。

    必死之局,瞬间得解,叶天却丝毫不敢大意。仔细内视了一番,却惊喜的发现,他的修为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破到了练气十一层的境界。

    听着耳边不绝如缕的琴音,叶天确认了身体无恙后,暗道:“不曾想这空谷之中,竟也有如此高人,看来要去拜会一番,谢过救命之恩。。”

    当下向着山谷行去,却发现一些诡异的事情。

    循着琴音,叶天走越是惊奇,在谷内竟然发现许多平日少见的妖兽,收敛气息,他陡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便有一只青牛。

    那青牛长着一只四尺长的青色独角,看去狰狞恐怖,而其身侧却趴着一只黄金狮子,那黄金狮子趴在那里像是一座小山,看上去比之十个人摞在一起还要大,此时两只怪兽和谐的趴在相距五丈的空地处,静听那山谷中传来的琴音。

    叶天心中暗暗吃惊,这青牛何时与狮子为伍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越是如此,心中好奇反而越重。

    一路前行,绕过了许多的凶兽,这才来到了山谷的深处,便见一名儒雅俊秀男子端坐在一张古琴前,一身白衣显得极为的潇洒出尘,面容带着温和的笑意,纤细修长的十指拨动着琴弦,发出缥缈无尘的声音。

    那男子十指连动,一首山河破碎终将结束,琴音突然间变得高昂起来,如群山崩摧,晴空霹雳,琴弦骤然断去,山林鸟兽惊慌而逃,一只猛兽仿佛收到了什么惊吓,慌乱间竟是向着那男子冲了过去。

    但那男子面容却是毫无变化,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未将那向他而来的猛兽放在心上。

    叶天见此,下意识喝道:“小心。”顾不得他想,手中青霄剑已然飞向了那猛兽。

    那青霄剑蓄满霸道真气,去势甚急,刹那间便洞穿了那妖兽的身躯,那妖兽痛楚低鸣一声,双眼茫然失去了光芒。

    叶天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叫好险,走近前去,看了看那倒地的妖兽,又看了看此时仍坐在那里的男子。

    见那男子看着那死去的妖兽,还以为是被那妖兽吓到了,随即对男子道:“它已经死了。”

    男子看了看妖兽,又看了看叶天若有感慨道:“是啊,死了。”

    叶天闻言却是感觉道一阵的怪异,此时却听那人道:“它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它。”

    叶天陡然被这毫无理由的话弄得稀里糊涂,感觉这个人很怪开口道:“我原本也不想杀它,只是若不杀它,它可就要伤你了。之前你以琴音相救,我不能见你危险而不管。”

    那人却接着道:“即便它要杀我,那自是我与它的事,又与你何干?”

    叶天听完只觉此人无理,不过念及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只在心中暗道:“这人真是不知好歹?”

    那人接着道:“你看到它要伤我,便要杀了它,那是不是我见你杀它,我便要杀你呢?更何况,你又怎知它是要伤我,这小花,乃是我驯养的宠物,如今却被你杀死,你却说是为了救我。”

    叶天愕然,面皮一热,想到那人能隔百里以琴音救下他的一条性命,自然是手段通天之辈,当下知错,道:“我,我还以为……”

    男子接道:“以为它要伤人?”

    叶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男子又道:“依你所说,便是人命贵于妖命,是也不是。”

    叶天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男子冷冷一笑道:“天下万物,皆有灵性,又岂有贵贱之分。”

    叶天闻言不由愣住,呆呆地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那人又似是自言自语道:“我今日是怎么了,不过一个孩子而已。”

    男子不再说话,坐在那里,将琴弦接好,再度弹起曲子。

    叶天伫立片刻,许久,脑中精光一闪,对那男子道:“天下万物本无贵贱之分,只是这天地却非要万千生灵弱肉强食。我之所以救你便是因你我同属人类,不忍看你命丧妖兽之下。”

    便在此刻男子琴音又变,琴音如刀剑共鸣,金戈铁马,杀气腾腾向着叶天而去。

    叶天感觉到阵阵的邪意气息,顿时运起十一层气劲,豁然感觉好受了许多,此时方才细细打量了这人,心知这人必定不是凡人。

    男子也感觉到叶天体内的气劲不同寻常,行云流水的动作陡然凝滞,浩大的琴意轰然破碎。

    转首,男子目光炯炯,如烛火通明。扫视了叶天一番后,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脸上显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旋即化作了落寞。开口,语气却是无比萧索:“时也命也,看来你真的不在了么,这人间,从此只怕是要寂寞了。”

    叶天心中一紧,觉得此时这人竟是与那怪人极为相似,一样地让人看不清,虽然近在咫尺,却有仿佛远在天边。

    男子淡淡的打量了一下叶天:“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叶天心中暗道:“怎么总有人问我名字。”口中道:“叶天。”

    男子道默默念道:“叶天,叶天,好名字。”

    此时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二人的面前,便见那人乃是一名秀美女子,肌肤莹润如玉,润白如雪,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就那么站在两个男人的面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