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五章 少年问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章 少年问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叶天的声音,在演武场那些孩子听来,只是无聊的发问。但落在青年人耳中,却有如天雷阵阵,冲击着他的道心。

    叶天选择了《天地诀》,是为了解决他身上的病患。但对于修真炼道,他的内心却充满着迷茫。

    叶天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的境界,所修炼的只是一些粗浅的基本功,根本谈不上是修真。唯有迈入幻海境,才能算得上是初步进入修真之道。所以,他内心的困惑,是必然存在的。

    不知为何,遇到这青年人后,叶天突然觉得,对方身上似乎隐隐映照出一条道路,让他无比触动。

    青年脸色凝重,他修为可谓超绝,但叶天的问题,直至本心,一个不好,就有可能对他的道心造成极大的冲击:

    “这对你很重要么?”

    青年人没有立刻给出答案,但话说出来后,他就有心后悔。

    稚子少年,心性赤诚,便是所谓的“赤子之心”。少年问道,青年人当直抒本心,这样能够坚定道心。但他却犹疑了一下,避而不答。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但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青年人已经是道心蒙尘。他能够觉察到,困扰了他许多年的修行之障,又加厚了几分。

    叶天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小脸上一片郑重,目光紧紧盯着青年人,沉声道:“非常重要。”

    青年人看着叶天,压下胸头的愤怒,连忙开口阐述自己心中的道:“世人皆说修真炼道乃是为了去除诸般苦恼,跳脱五行,我修行百年,却有些不同心得,修真者也是人,十指上有长短,人与人更是不同,修真究竟为何?这却要你问一问自己的本心,至于你说修真究竟是对是错,我却也难以给出答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当你纠结是对是错的时候也不防问问自己的本心,或许他已经帮你做出了选择。”

    一番话说完,青年人表情舒展了些。他陈明心志,总算是稳固了道心。

    叶天皱着眉头再度问道:“那大哥哥你修真炼道所为何?”

    青年人闻言微微一笑,刹那间众人感觉如春风迎面说不出的柔和,眼中的光芒如此的炙热,轻声道:“我修真炼道,只是为了活得久一点,能与师兄弟们多看看这大千世界。”

    叶天本以为青年人会说出什么豪言壮语,却不想却如此朴实真实,这样的理想似乎每个人都能达到,要好像都难以达到。

    叶天若有所思,口中喃喃道:“问自己的本心,问自己的本心。”

    ……

    心声响起:“你是因为什么要修真炼道?”

    另一个声音告诉他:“是为了治病。”

    心声再度响起:“你又是为什么要治病?”

    另一个声音再度回答他:“是为了能活下去”

    心声再度问道:“你为什么想活下去?”

    另一个声音再度回道:“为了能够与父母在一起,与朋友在一起快乐活这一生。”

    似乎,似乎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叶天只觉天地如雨后初霁一般,天空瓦蓝,一切都是如此的沁人心脾,阵阵秋风吹动少年的衣衫,一丝笑意挂在少年的嘴角。

    “我又何须去寻?过去为身后事,我要走的却是前方路。只要前行,脚下便有大道。足迹所至,便是本心所指!”

    青年人见状,知道少年已经想通,想必此后修行定是日行千里,他似乎已经看到五年后儒门内一名新星冉冉升起。不过,终究是对自己造成了影响,这笔账还是要记得……

    冲着老者一笑,随即便被老者引入后堂。

    叶天神明通达,身外天地格外清晰,体内尘封已久的屏障再度松动了一些,叶天心中大喜,催动体内气劲向着五脏玄关冲击而去。

    日落月升,叶天一直运行着伏虎真气的气劲,次日清晨第一缕光照临大地,青年人早已离去,此时一众少年看到仍在修行的叶天心中尽皆暗自唏嘘:“这小家伙怎么修炼起来不要命啊?一整夜一动不动,怪不得能打过萧天宇。”

    日正中,叶氏看着仍处于修炼中的叶天眼中闪过忧色,天儿病疾刚好,这般修炼会不会影响身体呢?

    日昏黄,叶天仍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气劲不断冲击着六腑与五脏之间最后一道玄关。

    日落日升,又是一天的清晨,黎明前格外的黑暗,叶天周身原本稳定流转的真气此时发生了异变,变得狂暴不安,阵阵劲风吹动着少年的长发,紧闭着双眼,轻皱着眉头。

    终于,五脏六腑间最后一道玄关被重开,浩瀚的气劲冲刷着叶天的五脏,那足以让任何少年疼晕过去的痛感只让叶天眉头紧皱起来,脸色白了一些,而在其身侧一只丈许长的虚幻老虎隐隐显现。

    秋风吹干了叶天体内溢出的冷汗,半响叶天方才缓缓收功,那虚幻猛虎已然消失,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早起的数十名少年少女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他。

    叶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却不知自己已经修行了两天一夜,中间不休不眠,修行之刻苦已然可见一斑,而那真气波动之强悍,更是凝聚了幻虎,这明显是突破到练气九层的能力,如此年纪,如此成就如何不让种少年少女心生敬佩,众孩童看向他的目光自然也不同了起来。

    心中一算,叶天这才恍然,今日,已是他归来的第三天,时间已到,自己应该上路了。

    今日的晨光似乎来得格外的晚,叶天回到屋中,躺在床上,享受片刻的温暖,静静等待着晨光的到来。

    叶天修行气劲日久,感知比以前灵敏了许多,此时已然清晰的感觉到温度在缓缓地上升,他知道,太阳已经开始缓缓地升起,终于一缕柔和的光芒照在他的面颊之上。

    轻轻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子,凉爽的晨风吹进了屋子,令人精神一震。

    “嘿嘿……臭小子,醒来了。”一颗满面虬髭的头颅伸了过来,露出铁手一脸的笑意。

    “铁手叔,怎么每次你都喜欢大煞这好风景?”

    铁手透过窗户狠狠拍了一下叶天的头喝骂道:“臭小子……走吧,你父母都在等着给你送行呢。”

    叶天展颜笑道:“我马上就好。”

    铁手翘起腿,仰头看着浩瀚无垠的苍穹,喃喃道:“这天地是这般广阔。”

    叶天整理好衣襟,对着铁手笑道:“铁手叔叔我们走吧。”

    木香镇,镇主府大厅内,叶文满意看着自己的儿子道:“天儿你自由多灾多难,今日遇得良师,定要好好学习,尽心侍奉。”

    叶母道:“天儿你自幼多病,外面不比家中,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说完叶母唏嘘落泪。

    叶天跪地,想到自己若不能在半年内突破到练气十二层,就要魂飞魄散,心头不觉沉重了起来

    不过,昨日突破到练气九层,却是给了他无限信心。当下对父母道:“天儿今去不知归期,若学有所成,至多半年,便将回归。”

    “半年后,若是不能归来,那这一面之后,就是永别!”

    后半句,叶天死死压在了心底,没有吐露。而他望向父亲的一刹那,又发现自己父亲身体抱有异样,眉头不由得微皱!

    老镇长以为是叶天不舍得离开,轻咳了一声,给一侧的宋清使了眼色,宋清哈哈一笑道:“走吧叶小兄弟,我送你一程。”

    “宋清大哥,铁手叔叔你们就送到这里吧,路我都已经记下了。”叶天向二人行一礼。

    叶天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向着那苍茫望川群山而去,只是心中坚定,若半年后我还活着,必将替父治病。

    铁手笑骂一句,后面大喊:“臭小子,可别丢你爹的脸,可要好好学习。”

    宋清道:“叶小兄弟,一路顺风。”

    叶天看着茫茫群山,深渊峭壁,当下运起气劲,不消片刻消失在二人视线之内。

    宋清叹了一口气与铁手道:“叶小兄弟倒是走的洒脱。”

    铁手哈哈哈一笑:“宋老弟,走走走,我们再去痛饮一番。”

    宋清闻言脸色一苦,随后正道:“这个恐怕不行,儒门初试在即,我得看着那些小兔崽子们。”

    ……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叶天翻过数十座山头,身上隐有蒸汽环绕,汗珠滴滴落下,即便以他练气九层的气劲,在深山中全力狂奔一炷香也是累得气浑身大汗。

    驻足立定,缓缓闭合周身毛孔,气血中蕴含庞大的热量被其引入从引入口中,刹那一声怒吼从叶天口中发出,震得山林草木微微颤抖,叶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向前奔去。

    约莫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终于来到了这座最为高耸的大山面前,找到那熟悉的小路。

    秋风萧瑟,草木摇落,光秃秃的树木仿佛是被人拔去了衣裳,山脚山石一片一片鳞次栉比如同鳞甲,踩在上面微微很是不平。

    向上看去,便见一山洞口光芒照亮了那洞口却看不到那山洞内漆黑的幽深。

    叶天爬了上去,却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唤道:“怪人?”

    “你修为突破到练气九层了?”

    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叶天身前,正是那怪人。

    叶天回头看到怪人,见此时怪人仍旧那身比乞丐甚至不如的打扮,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出奇的透亮,闪着令人有些心悸的亮光,好像一只野狼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