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太古魂帝 > 第四章 欧阳师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章 欧阳师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日,晨曦尚早,演武场三三两两站着许多少年。

    “什么,老宋,你没搞错吧,你让这个小屁孩当我们老师?”一名青衣少年满脸不可置信,望着站在宋清身旁的叶天喝呼道。他今年十二岁,五岁练气如此已经是修炼到了练气五层,在众少年中已是独占鳌头。

    往日里众人都唯他马首是瞻,他也习惯了被人敬畏和瞻仰的目光。现在却突然蹦出来一个叶天,看上去年级还没他大,却要给他们这些人当老师。这让他如何能服气?

    那日雨中的官衣人,也就是宋清,闻言,将脸上一抹看好戏的神情掩饰起来,对着青衣少年骂道:“萧天宇,你这个小混球不服啊,不服可以过来与我这叶天小兄弟试试。”

    叶天看了一眼面前这少年,随后将目光向着四下扫去,看到一道道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大多是跃跃欲试的不服气。只有一双明亮的眸子,看上去如同两汪清澈的泉水,濯洗心脾。

    二人视线相对,只见少女见叶天眉目清秀,双眼更仿佛藏着无数的星星,仿佛是命中注定,冥冥之中若有安排,叶天一时间竟愣住在那里。

    “嘿嘿!”

    豁然,叶天对着那少女一笑,顿时如云开雪霁,少女见状面色一红,只觉这少年的笑容有种直抵人心的感染力,心底竟情不自禁欢喜起来。

    “哼,试试就试试。”

    宋清见状,拍了拍叶天的肩膀道:“叶小兄弟,看来你得露两手了。”

    叶天淡然一笑,向前走了两步,对着萧天宇道:“我叫叶天,请指教。”

    萧天宇冷哼一声,道:“装什么大度,来吧,你若赢了我,我就尊你为师。”

    叶天收回手,也不在意,而萧天宇趁此时摆好姿势,豁然道:“小心了。”

    话音未落,他周身乳白光芒闪烁,这乃是练气突破到五层以上特有现象。

    叶天凝神应对,虽然他如今是练气八层,但却从来未曾与人对敌,没有实战的经验,倒也不敢大意。

    萧天宇使用的是伏虎功,修炼高深处,有伏虎之力。能在十二岁修炼到练气五层巅峰,这等资质也可算是中上等了。

    萧天宇运转伏虎功,小小的身躯仿佛化作一只猛虎,拳脚挪动带起扑面的劲风,众少年少女见状顿时欢呼叫好。

    唯有那之前与叶天对视的少女,看了看萧天宇,又看了看叶天,瓷娃娃般精致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心。

    叶天见萧天宇来势凶猛,看样子距离练气六层都为期不远,当下运起气劲,将气劲提升到练气六层。双眼牢牢盯着对方的移动轨迹,预判他的出手路线。

    运气于双目,萧天宇的一招一式落入叶天眼里,都被分解开来,变得无比缓慢。是以叶天看出,萧天宇扑来时,全部的真气大部分都压在了脚下,上身那般威势却是花架子,而且这也使得他动作缺乏了灵活,想必是打算先唬住叶天,然后一举将他震飞。

    叶天凝神注目,气劲汇聚右手双指,看准了那少年露出的腰间穴,身体极为灵活闪开萧天宇的一扑,同时双指电一般点落。

    萧天宇见状大惊,暗骂自己失策,竟被钻了空子,随即整个强行止住体内气劲,向后倒退数步险些摔倒。

    叶天见状,却是缓缓收手并未追击,微笑道:“这位大哥,好身手。”

    萧天宇面色一红,随即大喝道:“方才是我不小心,再来。”

    叶天淡然一笑道:“好!”

    萧天宇前回吃了一次亏,这次变得小心翼翼,围着叶天来回转圈。

    叶天只是站在那里,双眼看着对方。似乎是被叶天盯得烦躁,萧天宇心中暗道:“老子就不信打不过你。”

    随即便见他手舞足蹈,全无章法起来。

    众人见状一阵错愕,叶天也是微微一愣心道:“这是什么招式?”只见萧天宇时而空洞大开,时而又有奇招出现,心中更加谨慎。

    萧天宇手脚攻来,叶天不敢轻易出击,只是以伏虎功稳守。

    猛地,萧天宇身子向前窜去,叶天看出他真气汇聚双掌,脚下真气包裹甚少,当下向着他下盘攻去。

    见状,萧天宇冷笑一声,体内气劲汇于双腿,如同老树扎根,掌中光芒大盛。

    叶天心中吃惊,不想这对方临时变招,不过他临危不乱,左掌抵住萧天宇挥下来的手掌,右脚踩在了他的脚上。

    萧天宇大急,挥动另一只手掌,却被叶天左脚隔开,随即右手两指探在少年腰间轻轻一点。萧天宇脸色一变,身体再也不稳,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众少年少女立时大笑起来,却又几名少年少女跑过来拉起萧天宇。

    叶天心中暗叫侥幸,若非自己气劲浑厚只怕是要输了,以后可要更加注意些了。

    “想不到大哥竟然还会如此功法,小弟险些便输了。”

    少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也不解释什么怒哼一声:“你赢了,以后我会称你为师的。”

    叶天微微一笑道:“大家不过切磋一下,不必如此当真。”

    少年冷哼一声:“我萧天宇自是说到做到之人,怎么能算了。”说罢也不顾身旁众人,纳头便拜口中道:“师傅在上,受弟子三拜”说完啪啪啪三个响头磕完,随即怒哼一声,断然离去。

    众男女老少看得皆是目瞪口呆,叶天也是呆在了哪里,那瓷娃娃一般的少女见状露出甜甜的酒窝向前几步,明亮的眸子看着叶天道:“他就是这样你不要在意,萧天宇哥哥人不坏。”

    叶天挠了挠头道:“我可没想过真的要当他师傅,更何况我也没有当师傅的资格啊。”

    少女嗤嗤一笑道:“你叫叶天?”

    叶天点了点头道:“嗯,你叫什么?”

    少女微微一笑道:“我叫田琉璃。”

    叶天此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名为田琉璃的少女,竟会对他的未来产生莫大的影响……

    两人正要交流,此时二人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诶呦。”

    叶天循声望去,便见萧天宇面撞到了一人,他身前站着一名年轻又俊秀的白衣青年,剑眉星目,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双眸子中却迸射着一股激昂的热情,无论是谁都能清楚感受到那股毫不约束收敛的热情,秋风吹动他翩翩白衣说不出的潇洒。

    只是看了这人一眼,叶天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扑腾扑腾急速跳了起来,似乎只要这个人说一句话,即便刀山火海都是值得的。

    萧天宇先是一怒,随后感受到那发自骨髓的热情,精神一震,体内气劲竟是自动加速了三分,一股火热从心底被激发而出,心扑腾扑腾加速跳了起来,看向这目光柔和却迸发着无穷热情的青年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青年淡淡一笑,原本就充斥着热情的目光更是让每个人心潮澎湃,青年拍了拍萧天宇肩头笑道:“说道做到,是个男人说的话。”

    咚咚,一声响从不远处传来,一直以来沉稳的老镇长颤颤巍巍站了起来,碰翻了周围的桌椅,发出咚咚的声响。

    此时便见老镇长已经是泪流满面,苍老的声音颤抖着:“欧阳师兄,是你么?”

    那青年微笑道:“宋师弟,三十年不见,你倒是老了许多啊。”

    “老了老了,只是欧阳师兄还是风采依旧,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师兄。”老者说完眼神中有些落寞,继而被火热取代。

    青年一挥手一个玉瓶落入到老镇长手中,青年随意道:“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这瓶玄元丹你收下吧。”老镇长闻言神色大惊。

    修真炼道,归元之前分为练气、幻海、通海境、灵境、玄境五大境界,这玄元丹对玄境修真者来说极为重要,可增加真力,最重要是其具有突破瓶颈的效果,而这等丹药对于玄境一下修真者来说却是没有太大的效果,最多增几年阳寿,改善一下身体。

    如此重要的丹药,只为了续几年寿命,可见两人关系不一般。

    老者声音有些呜咽:“师兄,你还是老样子。”口中喃喃道:“若是我没有被逐出儒门该多好啊。”说完不觉老泪纵横。

    青年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老者的肩膀轻声道:“还记恨大师兄么?当年事大师兄也是别无他法,若他不重罚与你又如何服众呢?”

    老者摇了摇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知现在儒门如何了?”

    他没有再提丹药的事情,只因他深了解这位师兄,身为儒门三圣之一,虽真力道法高绝无比,却没有半点架子,待人是极好,儒门内大部分人都受过他的恩惠,可是不知为何掌门却没让这个威望最高的儒门二师兄执权,而是让同为儒门三圣的大师兄执权,当年他不服,却被逐出儒门,不过他毫不后悔。

    青年人眼中精光闪烁道:“大师兄凌远洋雄才大略,如今儒门蒸蒸日上,师傅也有意传位大师兄,不过这还要各院院主同意方可。”

    老者感叹一声不再言语,反而道:“欧阳师兄,此次前来定要多住几日。”

    青年人神色一暗,老者心顿时被揪了一下,明白了师兄住不了几日,他没有再出言挽留,也没有再说什么,神情落寞,方才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十年,这一走,想必,有生之年不会再见了吧!

    青年人道:“此次我奉命前往云荒,顺便来看看你,明日便走。”

    老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道:“欧阳师兄,这是我徒弟叶文。”

    叶文看了看那青年人,便见那青年人目光澄澈奔放热情,充满了无限生机,心中叹道:“世间竟有如此奇男子。”当下恭敬道:“师叔在上,受师侄一拜。”

    青年人却并未阻止,老者立时喜上眉梢,对着叶天道:“小天快过来。”

    叶天闻言小跑几步便跑了过去,对着老者恭敬道:“镇长爷爷。”

    老者急忙道:“欧阳师兄你看这孩子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青年人细细看了看叶天,眼中光芒大盛,一只手瞬间搭在叶天脉门处,一股柔和的真力顺着叶天的经脉缓缓的流淌,感觉到叶天体内浑厚的气劲,暗自惊叹这少年天赋之佳,良久青年人收回手道:“好资质。”

    青年人登时一笑,眼中那热情无形中便感染着叶天,心快速跳个不停问道:“你可愿入我儒门?”

    叶天毫不犹豫,立时回道:“愿意。”

    青年人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放荡不羁,充斥着火热,被这笑声沾染,众人只觉得自己气血快速运转起来。

    叶文与老者相互看了一眼,并不阻止叶天的选择,想必,他们认为儒门也能治好叶天的病吧!

    老者此时眼中却是一亮,回想起许久前自己不也是这般被师兄度化上山的么,当时已经三十几岁,只是初见师兄时仍旧止不住心中那激情,如今,还是如此。

    叶天一怔,嘴角有些发苦,又道:“不过,可能要等几年时间。”

    青年人闻言微微一愣,即使是在儒门,也没有几人敢拂了他的意。现在一介凡俗,竟然对他邀请拒绝。若非有镇长在一旁,青年人只怕已经转身离去。

    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转瞬又舒展开来,青年人语气饶有深意道:“五年后我在儒门等你。”随即拍了拍叶天的小脑袋。

    叶天抬头看着眼前风度翩翩年轻而英俊的青年男子,觉得对方身上有种让他十分亲切并且熟悉的气息,似乎彼此之间,注定会有这一场相遇。

    突然,叶天像是想到了什么,探寻的目光落到青年人身上,语气恳切道:“叶天有一事不明,恳请大哥哥教我。”

    青年男子眼睛微眯,冥冥中,他也感应到了某种气机,使得他无法因为眼前的叶天只是个孩子而生出丝毫的轻视。

    凝实着叶天昂起的脸庞,青年人肃声道:“小兄弟,请说。”

    叶天与青年人对视,下一刻,他口中响起还带着少年稚嫩的声音:“我想知道,修真炼道所为何?逆天是对是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