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三十章 重逢队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章 重逢队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徐真原以为吕清和范桓第二天早上就会回来,可实际上,自从他们离开后,一晃眼已经过去两天了。在这期间,众人遭遇过几次怪物的袭击,在躲避过程中,张正文和曲卓然等人纷纷受伤。随着任务接近尾声,空间对怪物的限制也越来越少,就连白天也能看到它们的身影。

    “食物和药品都不够了。”王珉玲检查了一下所有人的背包,无奈的说道:“我们需要消炎药和干粮,否则以他们几个的状况,恐怕难以支撑到明天早上。”恶劣的环境加上食不果腹,使得几个破梦者的伤口极速恶化。其中以张正文的伤势最为严重,身为成年人的他本身对食物的需求就比其他几个孩子要大不少,再加上为了保护清水,他硬生生挨了怪物袭击。如今,张正文的一条胳膊已经被咬断,身上和腿上也是伤痕累累。

    “我们去找这些东西吧。现在仓库那边应该已经没有怪物了。”徐真和谢雨轩的情况还算不错,虽然身上也挂了彩,但不算太严重。

    “我也去。”千束站起身说道。

    “还有我。”王珉玲也加入了搜集物资的队伍。

    握着高烧中的张正文的手,清水终于低下了头,恳求徐真道:“你也看到了,我的同伴现在伤得很重,而我这个状态,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想拜托你,一定要照顾好珉玲,真的拜托了……”他将姿态放得很低,在这次任务中,清水的内心一直饱受煎熬,不仅是因为看不见,拖累同伴的缘故,现在队友又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这些压力终于让他崩溃了。

    “你放心。”徐真还记得,之前的区域任务若不是因为清水,他和大哥杨婷三人也早就命丧黄泉了。“我欠你一个人情,自然会还的。你们几个伤员就在此休息,我们去去就回。”

    唐妤姝看着几人,内心挣扎摇摆不定。最后,她还是选择了留下。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唐妤姝脸色苍白。自从前任队长沙正辉死去后,她便非常抵触空间发布的任务。并且诅咒道具中的厉鬼会复苏这件事也严重刺激到了她,加深了她内心的恐惧。

    逃避,这是唐妤姝唯一的想法。

    然而这几天和其他人相处之后,在见识到了吕清等人之间牢固的羁绊,以及张正文舍己救人的表现后,唐妤姝的想法再次动摇了。

    也许团结起来,真的可以度过这次的任务。她抱着膝坐在角落,心中坚定了这个信念。

    这是任务的第六天,由于在第三天发生了异变,此时的福利院各处已经是一片狼藉。碎肉、散落的脏器、死尸、随处可见。

    几个人的运气还算不错,一路上躲躲藏藏摸索到了医务室,没有遇到厉鬼或者怪物的袭击。“安全了。”徐真松了一口气,随后立刻将门关上。

    “也不知道吕大哥他们怎么样了。”谢雨轩一边将药品塞入包里,一边说道:“这两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在来的路上也没有发现任何他们留下的标记。”

    “可能他们真的遇到大麻烦了。”王珉玲找到了干净的纱布和消炎药,同时还在抽屉里发现了一把崭新的手电筒,将这些东西收好后,她才转身对几人说道:“现在也没时间担心其他人了,我们还需要找些食物和水。”

    “嗯。”徐真虽然也很担心同伴的安危,但当务之急还是要搜集物资,于是众人将药品放好后,推开了医务室的门,在确定门外安全后,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这里。

    千束走在队伍的最后方,她的眼神始终紧盯着谢雨轩,脸上欲言又止,似乎想和对方说些什么。她一直是个敏锐警觉的少女,在任务中,总是能注意到非常容易被人忽视的细节,也总能第一个察觉到危险,但在遇到谢雨轩后,千束明显有些不在状态了。这也就导致她并未发现,自己身后那堵斑驳的墙壁边上,有一双猩红狰狞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众人。

    头疼欲裂,脑子里一片昏沉……当吕清艰难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败不堪的小屋内。而身边躺着的,还有满头鲜血的范桓。

    他猛地坐起身,在探到对方微弱的鼻息后,才放下心来。只不过范桓的伤势比较严重,腿部失血过多,此刻还一直在昏迷状态。更加倒霉的是,二人身上的背包也不翼而飞,也就是说再不赶紧离开这里,进行及时救治的话,范桓便会有生命危险。

    他环顾四周,发现二人被关在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小黑屋内。屋子里阴暗潮湿,角落里还堆着一些积满灰尘的垃圾,看起来已经荒废多时。吕清摸着黑走到门边,他用力推了推门,却发现门已经被人给牢牢上锁了。

    “该死,一定是他们干的!”吕清愤怒的锤在了门上,脑海中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两天前的晚上,他和范桓好不容易避开了追击,刚逃到废弃的教学楼后没多久,便在三楼的楼梯口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好像是阿凯!”趴在地上的女孩身形和戴时凯非常相似,激动之下,吕清立刻冲了上去。然而事与愿违,将对方翻过身后,吕清才发现倒在地上的并不是戴时凯,而是一区的池颖慧。

    “你上当了!”池颖慧的嘴角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吕清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后脑传来剧痛,随后便失去了意识。现在想来,应该是他们二人被埋伏在楼内的池颖慧和赵科暗算了,在重伤他们后,池颖慧二人将他们锁在了小黑屋内,应该是想让他们活活被困致死。

    “嘶……头疼……”另一边,范桓"shen yin"着恢复了意识。当他看清四周的场景后,立刻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不好,一定是第一区那两个人干的好事。我们被困在这里多久了?”

    “应该不止一天了吧。”吕清苦笑着倚在门边,此刻自己浑身无力,肚子更是饿的咕咕直叫:“门被他们锁上了,如果没人的话,我们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太卑鄙了!”范桓身上尽是暗黑色的血迹,他摸了摸后脑勺,伤口已经结痂,看来确实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些日子了。“就凭我们两个现在这副模样,想要离开简直是天方夜谭。除非……有办法恢复原本的身体。”吕清盘腿坐在了地上。

    范桓不死心的搜查了一番,在发现无内确实没有什么可以用来逃生的道具后,这才认命的坐了下来:“那只能等其他人来救我们了,要么就是祈祷,祈祷我们能摆脱限制恢复真身。”

    “不好意思,连累你了。”吕清的脸上充满歉意。

    “没事,是我执意要跟来的。不过第一区那两个家伙也真够阴的,我现在就担心他们会对徐真哥一行人不利。”范桓担心地说道。

    “是啊……都过去好几天了,不知道徐真哥他们怎样了。”吕清喃喃自语。

    “砰”二人说话之际,大门忽然被什么人从外面打开了。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吕清和范桓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阿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