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二十五章 虐杀人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五章 虐杀人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蒋小飞,今天不用上课了,有人要领养你。现在我带你去院长室。”门被人粗暴的打开,两个男护工在说完这些后,便将一个男孩带离了房间。

    “好。”男孩并没有慌乱,他脸色镇定的对着身边的女孩点了点头,顺从的从床边摸索到了门口,随后便将手乖乖交给了那两个护工。蒋小飞,正是清水这具身体的主人。

    王珉玲握紧了拳头,她知道清水的离开意味着什么:他已经被选中了。早上,从吕清等人口中知道福利院背后这一肮脏的真相后,众人便已经做好了抵抗的准备。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次被选中的,居然是所有人里处于最劣势的清水。

    “不行,我得去找正文……”反应过来后,她立刻打开了房间的锁,趁着午休期间溜了出去。不幸的是,张正文的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在找不到对方的情况下,王珉玲不得不去求助吕清他们。

    而吕清这边,也遇到了麻烦。就在不久前,徐真和另外一个男孩也被几个护工以领养为借口给带走了,操场上自由活动之时,吕清和戴时凯正在角落里商量对策,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

    二人转过身,发现背后站着的,正是早上给他们开门的那个黄牙男护工。“你,过来!”黄牙男不由分说,便朝戴时凯伸出了手,准备将他抱起来。

    看着对方脸上猥琐的表情,吕清立刻意识到他要对戴时凯做些什么了。他急忙冲上前,奈何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面前的这一壮汉呢?黄牙男有些诧异,他想不通,怎么这个傻子会突然发疯一样冲上来咬自己。

    他抬起脚,狠狠地将吕清踹飞到了角落:“滚,你个傻x,再过来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他的这一暴行并非没有人看见,其他几个护工和幼教此刻就如同聋哑人一样,对这边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

    这个黄牙男是王健仁的远房亲戚,仗着这一背景,便经常在福利院胡作非为,谁也不敢多说什么。最主要的是,他的这些行为都是得到王健仁的默许的,因此,大家更不会管这些了。

    “清哥!”戴时凯飞扑到了他的身边,将吕清扶了起来。“你不用管我,按照计划去找范桓跟雨轩他们,先救徐真哥。”戴时凯小声说道。

    “可是……”吕清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刚刚黄牙男的那一脚,真的不是盖的。

    “我没事,虽然说可能对不起这个身体的主人吧,大不了就牺牲一下呗……反正死不了就行。”戴时凯的表情很平静,似乎只是在说什么家常便饭的事情。

    “你……”吕清紧紧抓着他的手,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清哥,听我一句。先去救徐真他们!”戴时凯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你斗不过他的,别浪费体力了。”说完,他便放开了吕清的手。

    “嘿嘿,走,叔叔带你去检查身体。”黄牙男急切的搓了搓手,将戴时凯一把抱起,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操场。

    “畜生!”吕清攥紧了拳头,看着其他工作人的脸,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着。那些人有的是看热闹的幸灾乐祸,有的是一脸**向往之色,也有麻木冷漠的……

    同情、怜悯、不忍,在这些人脸上,这些情绪他一点都没有看到。“呵呵,原来他们都是一路人。”他低下头喃喃自语,脑中不禁浮现出夜晚见到的场景以及那些尸体和怪物。

    如果说之前在看到这些时,吕清心中对他们还抱着一些同情,那么现在这些想法已经不复存在了。

    面前再次出现了一片黑影,吕清麻木的抬起头,对上的是王珉玲焦虑的脸:“清水也被他们带走了,我找不到正文,只能来寻求你的帮助了。”

    “我的同伴也是。他们现在应该都被带到了那个综合楼里,我们要想办法混进去。”吕清从地上站了起来,对她说道:“我们走,现在得抓紧了。”

    王珉玲看得出来,他的脚步踉跄,神色紧张,似乎在担心什么。

    戴时凯被黄牙男急切的抱到了员工宿舍内,一进门,他便猴急的将戴时凯扔到了床上。“嘿嘿,哥你回来了啊,我都等的急死了。”矮个男人**着上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我洗个澡,你先玩。”

    “嘿嘿,好嘞。”黄牙男将窗帘拉上后,矮个男人又回到了卫生间内。看着乖巧的坐在床边的戴时凯,黄牙男心思一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颗药丸,他倒了一杯水,递到了戴时凯面前:“喝了。”

    这个小妞一向胆小听话,可谁知这次,对方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自己递上去的药。黄牙男有些意外,随后便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怎么着,这次想清醒着试试?”

    出乎意料的,坐在床上的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近乎谄媚的笑。黄牙男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我没看错吧,你这个小表子,小小年纪就知道讨好人了?长大还得了。”

    “不过,我还就喜欢你这样听话的。只要你乖乖配合我,让我玩的开心,我还是能保住你的,不然,你就会跟其他那些倒霉孩子一样,迟早被王院长选中……”黄牙男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便及时刹住了车。

    他一边解开皮带,一边淫笑着走向了床边的戴时凯……

    “嗯……嗯……”矮个男还在浴室里,听着外面黄牙男的"shen yin",他不由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一想到郑馨然今天那副可爱乖巧的模样,矮个男只觉得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好不容易洗完,他立刻推开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此刻屋内的灯已经被关上,窗帘也被黄牙男给拉了起来,他隐约看到床上蠕动的人影,以及对方口中发出的声音,便开口说道:“哥,你这玩的也太嗨了吧,怎么着也该轮到兄弟了吧。嘿嘿……”他讪笑着来到床边,猥琐的伸出手,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他摸到了一片粘稠潮湿的床单。“怎么回……”矮个男话还没说完,便觉得后脚跟传来了钻心的疼痛,似乎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划断了自己的脚筋。他吃痛的摔在了地上,随后双手和腹部均遭到了利器袭击,丧失了行动能力的他刚想开口大叫,便发现有什么冰冷梆硬的东西伸进了自己口中,随着那东西的转动,他瞪大双眼,身体也剧烈抽搐了起来。

    “噗”矮个男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在地上,还有一块暗红色的软肉。那是,那是他的舌头。“呜呜呜呜……”他吓的鼻涕眼泪直流,整个人呜咽着抬起头。这时,屋内的灯被打开了。

    而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满身是血,一脸冷漠的郑馨然。

    他抬起头,发现倒在床上的黄牙男也和自己一样,被对方废去了手脚,连舌头也被拔掉了。此刻黄牙男被五花大绑捆在了床上,见到同伴后,他奋力的呜咽着,口齿不清,似乎想说些什么。

    “老实点。”戴时凯又从靴子里抽出了一把手术刀,这都是他从昨晚的综合楼里带出来的武器。“噗呲”手术刀捅进了黄牙男的大腿上,对方疼得满头大汗,张着血盆大口呜呜了半天,看起来非常痛苦。

    熟练地用绳子将矮个男捆了起来,戴时凯再次开口:“捆绑play好玩吗?你们当初用这个对付那些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也很享受她们惊慌失措的反应呢?”

    “以……搞给细……谁……”黄牙男费劲的开口说道。

    “哦,是问我吗?”戴时凯一脸天真的指着自己,两个男人见状,连忙点头。

    “我是来杀你们的。”戴时凯的声音听起来清脆稚嫩,却让人不寒而栗:“不过,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舒服的死去咯。”面前的女孩不紧不慢的擦干脸上的鲜血,漫不经心道:“都怪你们,把人家的小裙子给弄脏了。”

    “怎么办呢。”说着这话,戴时凯手上熟练地褪去了矮个男的衣服。闪着银光的手术刀在他的胸膛上慢慢划过,很快,他的肌肤便被道口划开,血珠也渗了出来。

    在划到他的肚子的时候,戴时凯手上的力道忽然加重了不少,“呜呜呜!”伴随着对方的惨叫,黄牙男已经被吓到失禁了。看着他裤裆下流出的骚臭的金黄色液体,戴时凯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还没轮到你呢,这么快就尿了?”

    这也怪不得黄牙男,任谁看到这幅景象,都会被吓个半死。因为,戴时凯将矮个男的肚子给生生剖开了!矮个男疼得半死,却又没有死去。他本来已经被吓昏,又挨了戴时凯几刀,再次被生生痛醒。

    “先别急着晕啊,咱还有个地方没动呢,不是吗?”戴时凯说着,手上的力道再度加重,将对方下体的某个器官生生切了下来。亲眼看着自己被阉割,再加上内脏暴露在外,矮个男终于承受不住,浑身抽搐,两眼一翻,再也没有了呼吸。

    “这么快就挂了么,没意思。”戴时凯擦了擦刀身,随后转过脑袋,看向黄牙男。

    在黄牙男眼中,女孩那张天真无邪的脸上再次绽放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可他知道,这笑容背后并不是什么天使,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戴时凯歪了歪脑袋:“大叔,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到最后吗。”

    “唔只……道……”黄牙男不敢忤逆对方的意思,他只求自己能少受一点折磨。然而事与愿违,戴时凯走到他的面前,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因为你该死,你虐待、凌辱这些孩子。最重要的是……你不应该踢我哥!”话音刚落,那把手术刀便削掉了他的一根脚趾。

    “啊!!!!”十指连心,这钻心之痛不禁让黄牙男冷汗直流。他还没来得及哀嚎,下一秒,戴时凯又接连着斩断了他其他几根脚趾:“你放心,我会让你好好享受的。”

    职员宿舍空无一人,黄牙男为了享受,特意将其他人给支开了,谁知这一举动,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惨叫声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当声音戛然而止后,没多久,一个小小的身影推开了门,快速离开了这里。

    戴时凯:谁敢动我哥,我就弄死谁。啊,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友{ai}情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