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十四章 赵芳死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四章 赵芳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哭够了吗?”吕清烦躁的盘着腿,看着站在自己床边抽抽搭搭的戴时凯,不耐烦的说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好吗?你看看我现在这副模样,可比你惨多了。”

    “那你还是个男的啊!老子堂堂男子汉,现在倒好,连个几……连个把儿都没了!”戴时凯也意识到有的词从孩子的口中说出来不太合适,便立刻改了口。

    “你看看你,无病无灾,身体健康,光这一点就完爆了多少人了?别吃馒头还嫌面黑了行不?”吕清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后者瘪了瘪嘴,一脸不开心的模样,活生生就是个孩子。

    “好了,说正事。”吕清往床内挪了挪,示意戴时凯坐在自己身边。戴时凯抹了抹眼泪,瘪着嘴说道:“徐真哥和范桓、雨轩他们三个人都已经汇合过了。现在咱们俩住在四楼,徐真哥和雨轩同在三楼,但不住在同一个房间内,范桓则一个人住在二楼。”

    “原来如此。你们让人发现身份了吗?”

    “暂时还没有。我们几个人交接的很警惕,几乎没有任何接触。”

    戴时凯的话让吕清松了一口气:“很好,接下来,我就把我的计划给你说一下,首先是今天上午……”他大概花了二十多分钟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随后又小声交代了下一步的计划。

    “厉害了我的哥!”戴时凯朝他比了个大拇指。吕清看着她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阿凯。你这个身体的主人,在这福利院里遭受了不少迫害,这几天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怕他们再对你下手。”

    听到这里,戴时凯的脸色也阴沉了不少:“没事清哥,他们应该动不了我。”

    “还是小心为妙。”吕清拍了拍她的肩膀,见时间还早,便提议:“要不先休息一会儿吧,这孩子终究是孩子,操劳了一上午,我也困得不行了。”

    “好。”戴时凯安静的爬上床,她{毕竟人家现在是女孩}出神的看着蜷缩成一团熟睡的吕清,皱了皱眉头,随后也合上了眼。

    赵芳和孙慧欣灰溜溜的从王院长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二人自然少不了一顿痛批。“芳姐,别这么愁眉苦脸了,不就扣点工资吗?来,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菜都该凉了。”

    二人已经错过了午饭的时间,好在后厨还剩了不少饭菜。孙慧欣打了两份菜后,便坐在了赵芳的对面。见对方愁眉不展,她这才好心开口安慰。

    “哟,三千块钱对你来说就是一点儿工资呀?看来平时院里的油水你没少吃啊。”赵芳这个人一向视钱如命,听到孙慧欣的话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阴阳怪气的呛了她几句,顺便发泄内心的不满。

    “您说的都是哪儿的话,我这不是安慰您呢吗?呵呵,您先吃,我再去打一份饭来。”孙慧欣强忍着怒火,陪着笑脸离开了饭堂。“死贱人,这张猪嘴真是跟吃了屎一样臭。”转过身后,孙慧欣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眼神中透露着阴毒。她悄声碎碎念着,离开了饭堂。

    赵芳气归气,但饿了一上午,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大排,刚准备送入口中时,忽然间,自己的裤腿被人拽了几下。

    “咦?”她放下筷子,弯下腰看了看桌子下方。可是桌子下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可能是错觉。”她自我安慰着,快速将大排塞进口中,想赶紧吃完离开饭堂。

    “呸,这是什么猪食啊!”面前那块香气四溢的红烧猪排不知为何,吃到嘴里后却是一股酸臭**的味道。赵芳一口气将它吐了出来,随后发现餐盘里的其他几个菜也散发着阵阵恶臭,似乎早就变质了。

    “食堂是不是把菜搞错了?怎么把这种猪食端给我了?对了,一定是孙慧欣,这个贱人,故意整我!”赵芳一想到这里,更加愤怒了。她站起身,打算去找孙慧欣理论。而就在此时,她又感觉到脚边传来了奇怪的动静。同时,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支配权。

    她的双腿就像生了根似得牢牢扎在了地上,任凭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动弹半分。“救……”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连呼喊都做不到了。赵芳的全身就像被灌了水泥一样,四肢僵硬无法动弹,唯一能转动的,只有她的眼球。

    她始终能感觉到自己腿边传来的动静,于是赵芳吃力的将视线朝下方看去,试图看清自己脚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浑身脏兮兮,穿着海魂衫的孩子,正趴在地上,而他那双毫无血色的小手正扒在自己的腿边。在看到这一幕后,赵芳油腻的额头上瞬间惊出了不少冷汗。她认得这双手,孩子的左手有一根小拇指软绵绵的垂搭着,似乎被什么人用力给掰断了。

    赵芳清晰的记得,十年前的那个晚上,在后山的那片树林里,发生了什么。“啊……啊……啊”她努力地张着嘴,费劲的想要辩解些什么。这时,那个孩子慢慢抬起了头。在对上孩子那双空洞的眼眶后,赵芳整个人的表情忽然呆滞了起来。

    随后,她的身体又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赵芳机械性的坐在了位置上,将之前馊臭的饭菜继续往嘴里塞。她吃的很快,都不用吞咽,很快便将面前的菜吃得干干净净。

    而她似乎还没有吃饱,望着面前空空的餐具,赵芳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她将手里的筷子举起,朝着自己的喉咙猛的塞了下去。筷子扎进她的嗓子眼里,很快便将她戳的满嘴是血。

    “真好吃。”赵芳根本察觉不到疼痛,将两双筷子塞入口中后,用力咬断后,她已经满嘴是血,呼吸困难。然而,她依旧固执的将手伸向了面前的瓷碗,“砰”的将它摔碎后,赵芳嘿嘿一笑,弯下腰捡起那些碎渣,放入口中津津有味的咀嚼了起来。

    “芳姐,我回来了。”当孙慧欣端着两碗米饭回到食堂后,便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赵芳。她瞪着一双眼睛,嘴里满是鲜血。舌头也被自己咀嚼的破破烂烂,而地上也满是鲜血,她伤痕累累的手上还握着几片碎瓷片。

    “啊!!!死人了!”孙慧欣一屁股跌坐在低,声嘶力竭的尖叫道。

    赵芳,竟然活生生的吃掉了三个瓷碗,一双木筷,最后将自己的舌头咬断,导致被鲜血噎住了,最后痛苦的呛死在了食堂里。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直到临死前最后一刻,赵芳依旧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院长,这,这怎么办啊?”孙慧欣看着已经被白布盖上的尸体,心虚的问着身边的王健仁。

    “怎么倒霉的事情都赶在今天了。”王健仁皱着眉头,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惋惜与同情。

    “那,我们报警吗?”孙慧欣一时没了主意,她话刚说完,便狠狠挨了王健仁一记耳光:“疯了吗?”

    “先把尸体处理一下。赵芳这个女人跟丈夫离异,家里也没什么亲人,失联几天应该不会引起什么注意。等过了风口浪尖,就对外宣称她失足坠楼,到时候再给她家赔点钱就行了。”王健仁推了推眼镜,眼中闪过了一丝决绝的光:“这几天还有交易要处理,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岔子。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敢走漏半点风声,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明白了,院长……”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吱声。

    “看来这家福利院果然隐藏了不少秘密。”人群之中,一个男人皱了皱眉头,随即不动声色的跟着他人一起附和了起来。

    “好了,先来两个人把这里处理一下,一会儿孩子们醒了以后,该干嘛干嘛。我还有事,先走了。”王健仁布置完任务后,匆忙离开了这里。看样子,他手上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难怪任务会给我安排这么一个角色,呵,这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那个男人微微一笑,跟着人群一起离开了现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