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二十一章 肖像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一章 肖像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吕清听到尖叫声赶来另一侧的大厅之时,看到的是满手鲜血的丹尼尔,以及倒在血泊中的碧翠丝夫人。“啊!你为什么这么傻?”安娜塔失去了以往的冷静,美丽的脸上满是泪水。“不要哭,我是心甘情愿的。”碧翠丝的胸口遭到了重创,就快要不久于人世了。

    她咳出了一团血沫,安娜塔慌乱的想要替她将嘴角的血迹擦拭干净,可无论她如何努力,碧翠丝嘴角的血越流越多。“别费劲了,安娜塔。好好活下去,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碧翠丝用尽最后的力气,在说完这句话后,苍白的唇角勾出一抹轻柔的笑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只有那只滴着血的手,固执地,紧紧地抓着安娜塔的袖口,仿佛抓紧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你为什么要杀安娜塔夫人?”查尔斯朝着丹尼尔咆哮道:“你疯了吗?”

    “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丹尼尔无视了身后的查尔斯,转过身微笑着对吕清说道。“首先,我得感谢你手下留情,饶我一命。”吕清苦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坏人,否则你早就对欧文和贝琪下手了。其实安娜塔夫人也是无辜的,她对过去那些事情一无所知,你为什么不肯放过她呢?”

    “她吗?本来我是打算饶她一命的,但这个女人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诋毁我姐姐黛芙妮!她明明被生父囚禁、折磨,受尽他人凌辱,最后痛苦的死去,而这个女人,竟然还说她是"dang fu"、贱种!”丹尼尔一向平静的面孔由于激动,变得有些狰狞扭曲。

    “你们在说什么?”查尔斯和艾琳娜一头雾水,至于安娜塔,则一直沉浸在失去碧翠丝的悲伤之中,其他人的话她都充耳不闻。“查尔斯,快带着她们往外面跑,一定要去有光的地方!欧文和贝琪他们就在树林附近!”

    “知道了,清,接着!”查尔斯将他的摄像机丢了过去,随后带着母女二人迅速离开了这里。吕清接过相机后,便冲了上去,与丹尼尔扭打在了一起。

    在来的路上,吕清终于想通了这次任务中的生路,那就是光。黛芙妮只会在黑暗中展开杀戮,所有死者的死亡时间虽然没有规律,但他们都是死在没有光线的黑暗之中。第一天夜晚之所以没事,是因为所有人出于害怕,都是开着灯睡了一晚。

    只有他和丹尼尔,将房间的灯和窗帘尽数拉上,明明触发了死路,为何他们一晚上都安然无恙?现在一切都不言而喻了,因为丹尼尔是黛芙妮的亲弟弟,有他在身边,自然是安全的。

    他之前也注意到,黛芙妮第一次出现在客厅时,客厅的灯是被人关上的。而当时所有人,只有丹尼尔带了手机,似乎他早就预料到后面的情况一样。而昨晚的杀戮,罪魁祸首也是丹尼尔。他悄悄潜伏到庄园内后,便破坏了电闸,直接断了这里的电。他本想让黛芙妮将安娜塔夫人杀死,但是万万没想到,安娜塔在查尔斯的保护下逃过了一劫。

    直到早上,他才找到了其他几人,本想亲自动手,却因为吕清及时赶到,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没想到你拳脚功夫这么好。”丹尼尔仰躺在地面上,无力的拨弄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咳咳,你也不差。”吕清的身上有好几处都挂了彩,再加上脑后的伤势,他现在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

    “对了,黛芙妮的那个肖像画现在在哪?”吕清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接下来,他只要找到那件藏品,任务就算彻底完成了。“你说那幅画?”丹尼尔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吕清浑身冰凉:“早在那天晚上,我就把它烧了。”

    “什么?”吕清震惊了,如果对方说的没错,那自己岂不是无法完成任务了?“其实,母亲把我送走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充满怨恨的。”另一边,丹尼尔已经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但我恨的不是她,而是那个男人。不,他所做的一切不能称之为人,而应该是禽兽!就因为我的长相不够俊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给我一次好脸。”

    丹尼尔被母亲送给了另一处的远房亲戚抚养,母亲每个月都会托自己的亲信给他送去玩具、零食以及大笔财产,希望借此让儿子过得舒坦一些。日子就这么持续了两年,在丹尼尔九岁的时候,他收到了母亲的一封信。在信中,母亲委婉地表示,自己以后再也无法和他有书信往来了。

    丹尼尔起初有些担心,以为母亲遭到了父亲的监视,私下暂时先中断联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收不到母亲来信的他,在三番四次的纠缠之下,终于从养父养母那里得知了母亲早已去世的消息。

    “后来我才从那些仆人口中打听到,原来那个禽兽囚禁了姐姐,并且将她折磨到自尽。而母亲,也在姐姐去世后不久郁郁而终了。”丹尼尔的眼中充满了怒火:“成年后,我和养父母断绝了关系,并且改名换姓,利用母亲留给我的巨款,全部拿去整容和保养。我花了五年,才整成了如今的模样。”他的一番话让吕清唏嘘不已。

    “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勾搭上了凯瑟琳,又通过她的关系,认识了詹姆斯,慢慢混进了娱乐圈。我知道,这个禽兽对美有着病态的追求,不仅对庄园内美貌的女仆佣人下手,连娱乐圈内的明星也不放过。果然,在我成名没多久,他就注意到了我。”

    丹尼尔就这样,一步步踏上了自己的复仇之路。他原以为一切都如同自己的计划那样发展,但是,在宴会前一天的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我在梦里见到了姐姐,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姐姐告诉我,她在死后灵魂一直饱受折磨。她哭着请求我,帮她解脱。”

    “所以那幅画?”吕清似乎有些明白了。

    “不错,她告诉我,一定要将那幅肖像烧毁。所以我在杀了那个男人后,按照她的意思偷走了那幅画,并且将它毁掉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