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十九章 可怕的真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九章 可怕的真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客厅内,查尔斯焦虑的踱步,怒斥身边的几人道:“贝琪她们已经离开这么久了,要是她出点什么事情,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几名佣人低下了脑袋,任凭她如何训斥,都默不作声。

    “不行,欧文和贝琪可能会遇到危险,我必须去找他们。”安娜塔担心儿女的安慰,脸色苍白的站起身,准备去开门。“外面很危险,你要去,我陪你!”碧翠丝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她,只能跟了上去。

    “母亲!我也……我也去!”艾琳娜犹豫了一小会儿,最后对家人的关心还是战胜了恐惧。查尔斯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他拦住了几个女人,说道:“再等半小时,要是他们还没回来,我就带你们去。”

    “那行,等到六点,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去!”安娜塔看了看时间,坚定的说道。天色已经越来越暗,很快,太阳已经完全下山,外面也漆黑一片。众人看着窗外那漆黑的森林,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大。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们还是没回来。”安娜塔夫人站起身,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别忘了你说的。”“嗯,我们这就出发。”查尔斯点了点头。此时,室内的灯忽然又全部熄灭了。

    “怎么回事?”众人不禁回忆起昨晚遇到的事情,更加恐慌了起来。“电源总闸似乎被什么东西破坏了!”塞巴斯检查回来后,流着汗说道:“现在庄园内的电源都被切断了,恐怕只能用电筒和蜡烛照明了。”

    查尔斯将摄像机改为夜拍模式,对着周围四处拍摄。在划过某个场景的瞬间,他看到了一双赤着的脚。再往回看时,那双脚已经不见了。“跑!”查尔斯立刻咆哮起来,同时拉着身边的艾琳娜,发疯般的朝着门外狂奔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黑暗中,女孩悲怆的哭声中充满了凄凉:“我要报复,我要诅咒你们,所有人,都将葬身于此!”邪恶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黑暗,直击吕清的心脏。

    “嘶……疼。”吕清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阁楼的房间内。他摸了摸脑袋,只觉得手上黏糊糊的,而头发后面也有些潮湿,估计是见血了。“我已经昏迷这么久了?”当他看到铁窗外那皎洁的月光时,才猛地坐了起来。此时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而身后铁门不知为何,已经被牢牢上锁。

    吕清摸了摸怀中,还好邪刃并未丢失。他掏出刀,轻松的将门锁砍断,从屋内逃了出去。在路过一楼的卧室时,他听到了门后传来的呜咽。

    吕清将门打开,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欧文。替他解开绳子,将口中的布拿出来后,欧文急忙对他说道:“是丹尼尔,他趁我不注意偷袭了我!”

    “嗯,我知道。先离开这里在说。”吕清有些恍惚,由于失血的原因,让他的脑袋胀痛的厉害。“你受伤了!”欧文看到他额间流下了鲜血,不禁有些慌乱:“你的伤口需要包扎。”

    “没事,伤口不太深。”吕清强撑着说道:“我们必须赶紧回庄园。丹尼尔他回去,应该是要帮助黛芙妮完成她的杀戮。”

    “什么?那照你的意思,我父亲……”

    “嗯,卡罗尔伯克先生,就是被丹尼尔杀死的。”欧文扶着吕清,二人从屋内走了出来。“可是她为什么要杀死父亲?难道就为了那幅画?”欧文非常费解。

    “不仅是这个原因。”吕清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欧文。照片上有一个端庄优雅的女人,在她的身边站着的,正是年轻的卡罗尔伯克,另一侧还有个天使般美丽的小女孩,欧文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就是自己的姐姐黛芙妮。

    但真正值得注意的,是黛芙妮身边,还有一个矮她一大截,看起来大概只有五六岁的男孩子。不过和照片上的其他三人比起来,这个男孩的长相看起来平平无奇,并不引人注意。尤其是站在惊为天人的黛芙妮身边,显得他更像一只丑小鸭。

    “这是?”欧文先是一愣,随后有些不可思议的反问道:“这个孩子,不会是丹尼尔吧!”

    “就是他。丹尼尔真正的身份,是黛芙妮的弟弟,你的哥哥。”吕清的话让欧文的大脑一片空白。“丹尼尔整过容,他虽然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但根据推算,他实际的年龄应该是三十岁出头。”

    “你怎么确定这个孩子是丹尼尔的?”

    “你看他左侧的脖子,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吕清记得,丹尼尔脖子的对应位置上,有一个十字架纹身。现在想来,应该是他用来遮盖胎记,才刻意弄上去的。随后,吕清在赶路的过程中,跟欧文说出了他们家一个隐藏已久的惊天秘密。

    在三十多年前,卡罗尔伯克和第一任妻子伊丽莎白结婚了。婚后不久,伊丽莎白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得如同天使般干净、美丽,更加惊为天人的是,在她三个月后,一双深灰色的眼睛慢慢变成了紫色。这让夫妻二人惊喜不已,认为她简直是上天赐予的礼物。

    卡罗尔伯克这个人,一生对于美有着让人难以理解的执着与追求,不管对什么,他都要求必须完美。就连自家佣人,也只选长相好看的人。自女儿出生后,他便对黛芙妮呵护有加,将她视为自己最珍贵的宝藏。伊丽莎白一开始非常欣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丈夫对女儿的爱变得有些奇怪。

    黛芙妮已经八岁了,卡罗尔伯克都不怎么让她接触外界,就连仆人和她多说几句话,也会让卡罗尔伯克大发雷霆。很快,伊丽莎白再次怀孕了。这一消息让伯克激动不已,他期待着,希望妻子能再为自己生下一个美丽耀眼的孩子。

    然而,像黛芙妮这样的基因变异人种在世界上非常罕见,同样的事情自然不会出现两次。这次,伊丽莎白生下了一个男孩。让伯克失望的是,这个孩子的长相并不像自己期待中的那么完美,脖子上还有一块丑陋的胎记,眼睛也是深灰色,并没有发生变异。

    这个男孩自出生以后,伯克就没有太多的关注过他。然而母亲和姐姐却为这个新生命的到来感到喜悦。伯克不在家的时候,三人也能享受片刻的温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卡罗尔伯克对儿子越来越不满意了。

    特别是见到黛芙妮和丹尼尔在一起玩耍时,看到儿子那张平庸至极的脸,伯克忽然萌生了一个怪异的想法:他认为丑陋这种东西就像病毒一样,会传染给别人。如果美丽的黛芙妮和他在一起呆久了,会不会被他感染,变得不再完美呢?

    这个想法在他心中与日俱增,对丹尼尔的厌恶也越来越深。伊丽莎白发现,丈夫整日打骂儿子,甚至不许儿子和女儿玩耍,也不许他在外界露面。伯克说,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如此平庸的儿子。

    两夫妻经常因为儿子的事情争吵,最后伊丽莎白选择了妥协,她将儿子交托给了他人抚养,并且每个月定期支付一大笔钱,希望弥补自己的内疚。她本以为这样就能让丈夫恢复正常,然而,卡罗尔伯克却变的越来越疯狂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