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九章 不要开门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章 不要开门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怎么了?”洛伊可也慌张了起来。电话那头,吕清焦急不已:“我好像听到你那边传来开门声了,快点阻止袁野,赶紧关门!”

    洛伊可从他的口吻里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将手机握在手里,快速走到门边:“野哥,你快回来……咦?人呢?”门上还挂着那只金闪闪的手表,而袁野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瞬间慌乱了起来:“喂……队长,袁野他,他不见了!刚刚我明明看到他还在门边,怎么一眨眼……”

    吕清知道,袁野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他急忙对着电话说道:“你赶紧把门关上,回到屋里,不管外面有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回应,明白吗?快!”

    “好,好……”洛伊可急急忙忙将铁门拉上,随后反锁了大门。“砰砰砰”这时,门外却再一次传来敲门声。洛伊可凑到猫眼上,小心翼翼往外看去。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外面楼道里站着的人,正是根叔。

    之前也是他在外面呼喊二人,称捡到了一只手表。此时他似乎感应到了洛伊可正在窥视自己,猛地整个人贴在猫眼上,布满血丝的眼睛恶毒的望着他,瞳孔中似乎藏着一条毒蛇,缩瘪干裂的嘴角笑起来苍白诡异。洛伊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慌乱的捡起手机:“喂,队长,救我,他看到我了……我,我不想死啊!”

    “你别急,听我的,”吕清在电话这头安慰道:“你现在赶快回屋,将门反锁,然后回到被窝里,不要说话,也别发出任何声音。”

    “好……”洛伊可飞快地将灯关上,躲回了床上。“队长,我好害怕,求你了,别挂电话……”他带着哭腔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嗯,没事,你别怕。厉鬼刚刚已经杀了一个人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你动手的。我得打电话问问文乔她们,如果你这边还有情况,再打给我。”吕清叹了口气,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是9月15日凌晨12:05,也就是说,任务正式开始了。他没想到,厉鬼竟然会这么快动手。就在几分钟前,刚睡着的吕清忽然感受到了手机震动。因为任务的原因,他睡得并不死,一下就惊醒了。看到洛伊可的短信后,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短信上说,刚刚根叔在外面敲门,说他们掉了东西。因为脱离组织擅自行动的缘故,洛伊可和袁野二人并不知道,根叔是个不存在的人。而吕清在看完短信后,立刻确定了根叔确实是鬼魂这一信息,同时他想起神婆的警告,连忙拨通了洛伊可的电话。

    而钱洁李文乔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就在刚刚,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二人关了灯躲在屋内,完全不敢发出一点动静。敲门声持续了一阵子后,变成了指甲划在门板上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内,显得尤为刺耳恐怖。

    “嗡……”李文乔的手机响了,她一只手抱着钱洁,一只手接起了电话。“喂,是文乔吗?”电话那头响起了那熟悉温柔的声音,李文乔在听到吕清的声音后,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一些。

    “嗯,是我。刚刚我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李文乔将自己这边的遭遇描述给了吕清。

    “没事的,只要你们不去开门就行。这是第一晚,厉鬼应该不会进入我们屋内。”吕清说着,自己门外也想起了敲门声。“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现在又来骚扰我了。”

    他叹了口气,随后安慰李文乔:“你们就待在房间里,不要发出动静,等天亮以后我会下来找你的,到时候我们暗号联系。”

    “嗯好,队…清哥,”李文乔改了口。“嗯,怎么了?”吕清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急忙追问。

    “没事,那个,你也注意安全。”因为屋内一片漆黑,钱洁并没有看到李文乔脸上的红霞。

    “哦,好的。我这边没问题。你们也早点休息,养足精神。”吕清又安慰了几句,随后挂掉了电话。

    虽然知道厉鬼并不会进入屋内对自己做些什么,但此刻门外一直响起的敲门声,也让吕清心里有些发毛。陈硕走到他身边道:“要不你也回屋呆着吧,客厅好像不太安全。”

    “好,谢谢了!”吕清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毯子,回到了房间床上。二人各占一半位置,背对背侧躺着,谁都没有出声。此时吕清心想,如果阿凯在就好了,起码是个话唠,还能陪自己说上几句话。刚刚洛伊可这么一闹,此时自己已经睡意全无了,要不闭目养神吧……

    吕清刚合上眼,身后传来了陈硕的声音:“其实我很久都没好好睡过觉了。”

    “嗯?”吕清没有动,依旧保持着背对的姿势。

    “我和女友起了争执,误杀了她。从那以后,每晚我都被噩梦缠身,天天都在惊吓中醒来。我想,被空间选到这里,应该是我的报应吧。”陈硕的声音里夹杂着许多无奈。

    “父母因为我的事情,被所有人看不起。我现在被通缉,他们也一直被警方监控着,家里唯一的积蓄也被女友败光了,现在连寄点钱回去补偿他们都做不到。有时候我也在想,死在任务里也挺好,起码就这么彻底被抹去存在了,我的父母也会因此忘掉我这个不孝子,没有负担的活下去了吧。你就当我发发牢骚吧,毕竟没有人愿意听我说这些了。”

    身后的人并没有什么动静,良久,吕清终于开口:“拥有和舍弃对人来说都是痛苦的,反正都是痛苦,我宁愿选择守护它而痛苦。你口口声声说死了是为父母好,其实只是你自己想解脱罢了。当你无数个深夜因为噩梦惊醒的时候,可曾想过你的父母正因为思念你而伤心流泪呢?”

    “你追寻一死了之,可你的父母又做错了什么呢?他们含辛茹苦将你抚养长大,而你就这么任性的选择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可曾考虑过他们的感受?自始至终,你心里考虑的只有自己罢了。如果我是你,不管怎样,也会选择苟活于世,这辈子,你亏欠最多的不是别人,正是你的父母。”

    吕清的声音并不大,但陈硕听起来却觉得振聋发聩,醍醐灌顶。一想到父母苍老疲惫的脸,陈硕的双眼已经一片模糊。他说的对,自己确实亏欠了父母太多。没错,我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我一定要活着,亲自跪在父母面前,向他们说一声抱歉!

    陈硕从未像此刻这么清醒过,对于吕清的话,他非常感激。男人盖上了毯子,轻轻说了句:“谢谢。”吕清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门外的动静持续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消失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一夜,大家都提心吊胆,睡的并不踏实。

    阿凯,你清哥跟别人睡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