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十一章 死里逃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一章 死里逃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当吕清流着冷汗睁开眼时,女鬼已经消失了。

    她竟然没有杀我!死里逃生的他心里一阵狂喜,随后便被疑惑所替代。来到出云村已经第三天了,竟然还没有一个破梦者死亡。刚刚厉鬼已经出现,却没有动手杀死自己,难道又是一次警告?

    此时院子里传来的响声引起了屋内其他人的关注,钱卫国和李素夫妻俩也走出了屋子。李素刚出门,就看到隔壁儿子的门已经被打开,从房间到井边有一条长长的血迹拖痕。她一下子清醒了,冲到钱一伟房间,只看到满床的血迹。“啊!一伟,以为你在哪?”她有些慌乱地四处大喊。

    范桓顺着血迹的尽头,走到了井边,他探头望向井中,吓的倒退了几步。其他人见状,有些好奇的看向了眼井底。“这是……呕……”唐诗雨第一次看到如此恶心的场景,冲到一边干呕起来。其他几人看似镇定,但双腿仍然有些微颤。李素见状,冲了过来。

    “一伟啊!”她一声哀嚎,竟是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钱卫国家的这口井早已枯竭,此时钱一伟的尸体正在井底。井底满是浓重的腥臭味,他的脖子上被缠着几卷肠子,内脏流了一地。张大的嘴巴里溢出了不少鲜血,一只眼球垂在眼眶边,尸体无力的仰着脖子,半靠在井边,狰狞的脸和探头下来的人正好来了个面对面。

    钱卫国瘫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是她,一定是她回来报复了……”众人还没回过神,一个村民慌慌张张跑进了村长家大喊:“不好啦!又死人了……刘四一家,全死光了!”此时钱卫国正沉浸在丧子之痛,对外界的反应不闻不问。吕清对那村民说道:“村长的儿子刚刚遭遇不测,他现在没时间处理村上的事情。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去看一下吗?”

    之前村长特意嘱咐过大家,对待上面来的人要言听计从。于是他对吕清说:“那就辛苦同志了。但是我先说一句,刘四一家死的可惨了,你们得做好心理准备。”“没问题。”吕清让李文乔和杭光留下来照顾村长和李素,自己则带着其余几人出门了。

    还没走到刘四家,大老远就看到村民们围在了他家门口。刘四老娘的尸体一直吊在树上,今早在被村民发现后,大家不忍心看她死了还受折磨,便找人把她的尸体放了下来,用一块白布盖住。唐诗雨和魏冕疏散了人群,众人推开门走进刘四家,入眼之处简直惨不忍睹。

    刘四的尸体还保持着死前的姿势,蜷缩着身体跪在地上,鲜血合着脑浆流了一地。刘四的老爹则死在了大堂,尸体已经被掏空,死状也异常惨烈。加上之前王铁柱的死,此时村里已经人心惶惶,没有村民愿意来给他们收尸,生怕沾上晦气。

    范桓对吕清说:“想必这刘四跟王铁柱也是一伙儿的,才会遭到厉鬼的报复。不过祸不及家人,他的父母死的有些冤了……”杨婷叹了口气:“难道厉鬼还会讲道理吗?任务里的厉鬼都以杀戮为本能,它们没有感情,也不会因为杀人而有快感,它们之所以会残杀破梦者,也许只是因为任务规定的。”

    任务规定吗……吕清在听完杨婷的话后,陷入了沉默。他不相信苗玉雪还留有人类的感情,因此放过了自己。既然如此,那么一定是因为自己发现了线索,所以苗玉雪才会现身。而她之所以没有动手,应该是任务的限制!啊,好像有些头绪了……吕清的大脑此刻就像高速运转的马达,飞速的分析着他刚刚经历的一切细节。

    “村民!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从他们嘴里套出关于苗玉雪的任何消息!”吕清转过身严肃的对其他几人说道:“现在这些人莫名其妙的死因已经引起了恐慌,想要打探消息应该没那么困难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我们要抓紧时间分开行动了。”

    “清哥,看你这样子,是发现什么线索了吗?”杨婷追问。吕清便将自己在厨房遭遇的惊魂一幕描述给了众人。“天啊,她居然没有对你下手!”唐诗雨惊呼。随即,她意识到这样的说法不太妥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奇怪。队长你没事那是最好不过的!”

    吕清没有太过计较,他说:“对于这次任务的限制,我隐约有了一些想法,但是需要去验证,接下来,我们应该……”交代完任务后,众人便分开行动了。

    赵山川正躺在床上做着美梦,忽然听到有人敲他家的门。“谁啊?大早上打扰别人睡觉,有病啊!”因为被吵醒的缘故,他心情有些烦躁。“赵山川在家吗?我们有事找他。”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忙喊道:“来了来了!您稍等一下!”能让他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的,只有范桓一行人了。

    他匆忙穿上衣裤给范桓和杨婷开门:“哎哟,什么风把您二位刮来了!还亲自上门找我。”“方便进去说话吗?”范桓礼貌地冲他笑了笑。“当然了,来来,您二位里面请。”赵山川殷勤的将二人迎进了屋,顺便给他们倒了水。赵山川是个光棍,家里条件并不好,听村里人说他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好吃懒做,不怎么讨人喜欢。

    而吕清则让范桓和杨婷直接去找赵山川打听消息。根据他的观察,赵山川此人有些小聪明,爱拍马屁,跟村长家倒是有些来往。他一定也知道些什么重要线索。

    范桓握着杯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赵山川说:“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刘思一家被人灭门了。”“什么?”赵山川有些震惊,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杨婷补充道:“村长的儿子钱一伟今早也被杀害了。加上他,村子里这两天已经死了五个人了。”

    范桓继续说:“光这样就算了,这五个人的死状还极其恐怖血腥,现在村子里私下都在传,说这不是人干的。”赵山川流着冷汗问:“那您的意思是……村里有有野兽?”“错了,那尸体绝对不是野兽撕咬的痕迹。村子里都说,闹鬼了。”范桓话音刚落,窗外正好吹来一阵冷风,把赵山川吓得一哆嗦。

    “您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赵山川不愧是老油条,他知道范桓不会无缘无故上门跟自己说这些,肯定有什么目的。“既然你是聪明人,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我们听到村民私底下说,这事情跟村长家的儿媳妇有关。可是我们在村长家住了几天,并没有看到他所谓的儿媳妇。其实经常有这种新闻:城市里的女性被拐卖到农村。村长的儿子,应该没人愿意嫁吧?我们接到有关群众举报,村长涉嫌拐卖妇女。”范桓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