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夜半鬼入梦 > 第九章 夜幕降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章 夜幕降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饭后,李素收拾好碗筷,便不再打扰众人。回到屋内,大家又开始了讨论。范桓:“这一天下来我们已经把村子看的差不多了。我认为尸体很可能还在竹林。”“我有一个想法。”唐诗雨突然开口了。“哦?说来听听。”吕清朝她露出了鼓励的眼神。

    “你们说尸体会不会在小清河里?我今天在船上看了一下,河中央的水真的很深,水质也算不上太好。如果他们把尸体用石头绑住抛入河里呢?我听村里人说了,这河里以前淹死过不少人,所以大家现在都不轻易下河。如果杀人后担心尸体被发现,那么肯定会选择把尸体藏在远离开发的地方。政府项目是修路扶贫,那么村子里、家里应该不会藏尸了。”

    听完唐诗雨的话,众人脸色有些难看。毕竟村子里的水都来自那条河,那到现在吃喝所用的水,都是泡着尸体的……唐诗雨看到大家的反应,有些慌张的说:“大家不要太在意,我,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杭光听完她的话,摇头说:“不一定,你的分析也有道理!”李文乔赞同道:“是的,我们只考虑到竹林,却忘了河里也有很大的可能藏尸。你不错啊,观察的很仔细嘛!”得到了其他人的肯定,唐诗雨脸有些微红。

    吕清不太赞同道:“现在竹林才是我们重点搜查的地方。小清河范围实在太大了,虽然诗雨的想法不错,但我觉得河里藏尸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时间有限,小清河的范围太广。要在五天内找到尸体是绝对不可能的。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我们还有三天时间。虽然不想这么说,但眼下我们只能在晚上搜查了!如果白天再次进入竹林,实在是引人注目,一定会被其他人怀疑的。”其他队员脸色惨白,大家都明白夜晚意味着什么,但为了能活着离开,不得不强打起精神。

    晚上九点多,钱卫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里,他向众人打了个招呼后,匆匆回到了屋内。一个多小时后,二人屋内的灯也熄灭了。

    听到屋内传来钱卫国的鼾声后,吕清招手示意众人可以开始行动了。

    其他村民已经早早歇下了,整个村庄此时在暗夜的笼罩下多了一份静谧的诡异。河边几只小船静静地停靠在岸边,黑夜里的小清河也仿佛睡着了一般平静,皎洁的月光倒映在水面上,倒也增添了一份唯美的气息。

    但是吕清等人无心欣赏眼前的景色,按照分组,他们上了船,开始往对岸划去。船靠在岸边后,众人掏出手电,照向了前方漆黑的竹林。

    白天时候的竹林看起来已经很阴森了,在夜晚就更别提了。唐诗雨和魏冕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不禁有些手脚发软。魏冕抱了抱妻子,安慰她:“没事的,放心!我就在你身边。”虽然自己也很害怕,但在妻子面前,他努力表现出镇定自若的模样。

    按照白天的队形,众人向竹林深处前进。吕清因为吸取了第一次任务的教训,让大家互相拉着手前进,这样可以确保身边的人不被替换。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为了生命安全着想,范桓和杭光还是互相牵起了对方。一路上众人不断用手电四处观察,希望能够找到些线索。

    画面转到刘四家中。白天目睹了王铁柱恐怖的死状,刘四心里始终有些不舒服。其实他没有告诉村长,不止王铁柱知道苗玉雪已经死了,他也知道。

    昨天晚上王铁柱突然说要请自己喝酒,酒后喝大了的王铁柱把村长家新娘子自杀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得意的扬言要以此为把柄要挟村长一辈子。本来刘四也想参一脚,但他胆子小,怕被村长报复,毕竟自家老爹也是村干部,还收了村长不少好处。

    难道王铁柱是被村长灭口了?但刘四转念一想,应该不可能。

    村长上了年纪,王铁柱虽说游手好闲,却正值壮年,两人对起来,村长肯定三两下就被制服了。是什么人杀了王铁柱?又有多少深仇大恨要把他的尸体弄成那样?难道是那个死去的新娘子回来复仇了?

    想到这里,刘四不由得打了个激灵。黑漆漆的屋子此时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窗外的几声蝉鸣。刘四有些害怕的缩进了被窝里,自我催眠,希望能赶快入睡。

    人有的时候越想睡,就越睡不着。现在的刘四就是这个情况,不仅如此,他感觉自己还有一股尿意,越来越强烈了……

    他跑到了屋外厕所,自家的茅厕是在屋子后面单独搭建的草屋,四周通风比较简陋。在解决完生理需求后,一阵阴风吹的他直起鸡皮疙瘩。离开茅房,走十来步就是后门,他打开门,猛地看见在漆黑的客厅内,隐约有个人坐在椅子上。

    “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刘四吓了一跳,对着人影高喊起来。但是椅子上的那人却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他说话。刘四鼓起勇气,从裤兜里摸出打火机。借着微弱的火光,他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正是自己的老爹刘大力。老爹正平静的看着自己,也不开口。

    “爹,你大晚上不睡觉跑这坐着,吓唬谁呢?”刘四看到自己父亲后,不禁松了一口气。他走上前去拍了拍父亲肩膀:“您早点回去……”话还没说完,刘大力就重重的倒了下去。“爹?你咋了!”刘四慌乱的去扶他,却感觉手上摸到了一摊绵软的物体。他颤抖的用打火机照亮一看,吓得几乎昏厥过去。

    原来刘大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从正面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是背后却有一道狰狞的口子,从后脑勺一直到尾椎。里面的血肉脂肪内脏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一根脊椎支撑着他的躯壳。

    “杀人啦!”刘四连滚带爬从地上起来,鬼叫着跑出了家门。他推开门,却看见自己的老娘正被一根肠子吊在门口的大树上,已经死去多时。那肠子,应该就是刘大力身上的。不止如此,她的眼睛鼻子已经被剜去,鲜血顺着她的脸流了一地。

    刘四再也禁不止眼前这恐怖的一幕,吓得跌坐在地上。而早已死去的女尸,忽然动了起来,她抓着勒住自己脖子的肠子,双腿拼命乱踢,就好像一个垂死挣扎的人。

    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女尸的脸慢慢发生了变化,看起来有些眼熟……苗玉雪!这不是村长家死去的媳妇吗?“鬼啊!”刘四眼泪鼻涕混在一起,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你已经杀了我爹娘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条狗命吧!”他着了魔一样拼命磕头,头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但是他仿佛察觉不到疼痛,还在继续重复着一个动作。

    “咚、咚、咚、咚”刘四的每一下都重重磕在地上,而他的头颅也随着撞击流了满地的血。如果仔细听,就会听到细微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咚,他的头已经陷进去一半了,坚硬的头骨竟然被他自己活生生磕碎了。鲜血、脑浆淌了一地。刘四也终于没了气息,倒在了血泊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