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五百五十七章:千蛊化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十七章:千蛊化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管好你自己吧!”——“噗!”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喊声传来,吴泰文抬头一看,只见钦子柒的左肩之上,已然多了一柄短剑。若非自己的师弟身法了得,仅此一剑便已经穿心而过。

    “师弟!”吴泰文大惊失色。

    而这时,一股子怪异的气味从天而降。吴泰文定睛一看,那竟然是钦子柒伤口所滴下的鲜血。可如同连城璧一般,那利剑之上也同样被淬了剧毒,故而滴落的鲜血之上,带着一丝刺鼻的怪味。

    “唔……”

    钦子柒此刻觉得天旋地转,同时也不得不相信连城璧的话。

    其实,早在一开始云层之中传来“喀喇喀喇”声响之时,他就有所感觉。只是那个时候,修为下降的速度并不那么明显,同时又有程玄那阴恻恻的声音与攻势的干扰,完全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而此刻,钦子柒就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境界开始如同断崖式地下降起来。

    “这千蛊化魂的滋味,如何?”云层背后,又一次传来了程玄的声音。

    “千蛊化魂!”钦子柒激灵一下,内心深处也涌起阵阵恐惧来。

    千蛊堂之所以得名,据传便是因为它那镇堂奇毒“千蛊化魂”。

    据传一旦身中此毒,肉身就仿佛被另一个恶魂侵入,除去肉身所承受的蚀骨之痛外,中毒者的耳边每过一个时辰,便会听见凄厉的惨叫声,与不绝于耳的哀嚎声。可谓灵魂与肉身的双重折磨。

    并且,这恐怖的折磨将一直持续七天七夜。即便你的肉身再如何强横,能够勉强不死,可七天以后,你的意志力也会几近崩溃。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力,都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端的恐怖绝伦。

    在昔年紫云宗与千蛊堂的战斗中,身中此毒最终不堪折磨而选择自尽的紫云宗强者并不在少数。钦子柒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却曾听师尊描述过那惨绝人寰的画面,仿佛亲历一般。

    所以此刻,当“千蛊化魂”这四个字出现在耳边,非但是钦子柒,乃至是下方的吴泰文,都吓得脸色煞白。同时,他把目光投向了连城璧,只见自己的师弟这一刻已然被发作的剧毒折磨得全身抽搐,而他身旁的弟子,则个个吓得面无人色。

    “吴泰文,你现在该明白我刚才所说的话了吧?”方展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冽的笑意,这使得素来霸道绝伦的吴泰文第一次心生惊惧来。

    “砰!”——“嗖!”——“啪!”

    虚空中,传来了一声闷响。片刻之后,就看钦子柒的身躯自空中坠落,重重摔在了距离连城璧不远的地方。他身上的衣袍已然被利剑割的破败不堪,那张清瘦的脸颊此刻也早已没了人色,双目紧闭,鲜血自嘴角汩汩而出。

    “师弟!”

    吴泰文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在楚孤云面前拍胸脯保证之事,如今竟然变成了这种局面。并且,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弄清云层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那里有强者的存在,自己的七师弟就这样中了剧毒命在旦夕。

    “吴泰文,下面就是你了!”

    方展图说罢,身子猛地向空中一跃。吴泰文此刻的注意力完全都在两位师弟上,于是瞬间便被方展图给走脱。而当他回过神来时则发现,方展图的身子正向着那浓云之处而去。

    “混蛋!——”

    尽管对浓云背后的人无比忌惮,可要吴泰文临阵退缩却是打死也做不到的。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位师弟,把心一横,抡起霸绝向着云层直追而去。

    “给我下来!”

    吴泰文将手中的铁棒猛地一擎,一股子雄浑的真元之力瞬间从棒头射出。远远看去,就如同这铁棒暴涨了百倍一般,如同一条暴起的巨蟒,向着逃遁的方展图直击而去。

    虽然方展图此番逃遁明摆着就是诱敌,然而他也万万没想到吴泰文的霸绝竟有如此可怕。当他感觉到背后一股子恐怖之力向他袭来,再要躲闪已然迟了。

    就看他怒喝一声,身子挣扎着向旁边一闪。那暴涨的铁棒终究还是打偏了些许,重重落在了他的右侧腰背之间。

    “噗!——”

    方展图依然感觉到自己的脊柱被生生砸断一般。五脏六腑翻江搅海,眼前金星乱冒,一口鲜血从口中直喷而出,险些从虚空中倒栽下去。

    “哼!自作孽,不可活!”

    云层背后传来了一声冷冷地嘲讽声。方展图知道是幽月,内心更是震怒非常。可是背后强敌紧追不舍,他也根本无暇与之较劲。于是只能强压着怒火,传音道:“给我办正事!”

    “哼!就凭你也敢命令我?”

    幽月并没有用传音之术,而是直接开口说话,故而这两句话也被吴泰文给听见。

    “谁!”吴泰文怒喝一声,“躲在云层里鬼鬼祟祟,还不给我滚出来受死!”

    方展图不再与幽月争辩,眼见吴泰文的注意力被其分散,紧咬牙关纵身一跃,顿时没入了浓云之中。

    “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吴泰文怒极,就看他举起霸绝,向着浓云深处猛地一杵,继而双臂紧握棒身,竟开始猛烈搅动起这漫天的浓云来。

    “这个疯子!”

    方展图此刻也伤得很重,躲入云层也只是准备伺机而动,只要吴泰文胆敢踏入半步,他便会趁机予以偷袭。可他万万没想到,吴泰文充分吸取了钦子柒的教训,没有闯进来而是直接准备将云层给拨开。

    伴随着霸绝剧烈的舞动,霎时间在半悬空,便形成了一道羊角抟风。疾风之下,任凭浓云再如何厚重,也终究只有被吹散的结局。

    “给我滚出来!——”

    吴泰文一边猛烈搅动着风云,一边嘴里怒吼不息。下方的人们看不清他的模样,就看见一股子抟风在那里疯狂荡涤着漫天浓云;同时,不断有仿佛炸雷一般的巨响传来,震得人耳膜发胀。

    狂暴的威势持续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工夫,浓云终于被吹散。期间,方展图曾躲避不及,又被铁棒捎带了两下,砸断了三根肋骨,伤势变得更加沉重。至于幽月和程玄,则完全是一派旁观者的姿态,躲在远处静观着这场紫云宗内斗的好戏。

    “叛逆,狗贼!”吴泰文戟指口中带血的方展图怒喝道,“我看你现在还能躲到哪里去!”

    “该死的幽月!”方展图此刻直把幽月恨得咬牙切齿。

    其实在刚才,若是幽月要帮助自己完全可以做到。虽说吴泰文铁棒舞动的速度极快,可与程玄的快剑比起来依旧有一定的差距。无论是压制修为的毒雾,还是千蛊化魂之毒,只要使出一个,即便不能要了吴泰文的性命,也可以对他起到牵制的作用。

    可最终,幽月完全作壁上观,根本没让程玄出手,任由自己被吴泰文的铁棒几乎给扫死。

    眼看得不到驰援,方展图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他的眼光在那一百零一个弟子中扫过,顿时有两道人影从中走出,很快便分别来到了连城璧与钦子柒的身边。

    周围的弟子起先以为两人是要去救助两位阁主,故而并没有在意。可瞬息之后,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露出了惊骇之色。就看他二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柄长剑,剑尖所指正是连城璧与钦子柒的咽喉位置。

    方展图的脸上又露出了冷酷之色,他指着下方淡漠地说道:“吴泰文,你最好看清楚,如果今天我死了,你的两个师弟也绝无活命的可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