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四百四十一章:自己选一个死的方式(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一章:自己选一个死的方式(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杀!”

    幽月暴吼一声,再也不做迟延,身子仿佛化身一头愤怒的幽凰,向着洛九天疾飞而来。

    “消消气!”

    霎时间,一阵清越的笛音自醉仙笛中飘扬而出。幽月就感觉有一股无比绵柔的力量,仿佛松软却又急旋的流沙,正在缓缓将自己的力量彻底吞噬。而在自己那燃烧的烈焰,也如同失去了火源一般,开始渐渐熄灭。

    “不好!”

    幽月的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情。虽然他对于洛九天擅长灵魂力攻击有所耳闻,可出于对自己血脉之力的自信,他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可此刻他才明白,自己和洛九天之间的差距,恐怕永远也无法缩小了!

    洛九天冷冷一笑,眼看笛声已经完全击溃了幽月的气势,就看他化笛为剑,顿时一股无比凌厉的雷芒,向着幽月猛劈而去。

    实际上,洛九天并不是最喜欢用灵魂力攻击,毕竟他并非是一个纯粹的灵魂力修士。灵魂力攻击最多只是被他当成一张底牌来用。

    此番,他之所以一上来就用醉仙曲对付幽月,实在也是出于谨慎的考量。毕竟他不清楚幽月的血脉之力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而经过刚才的一番观察,他已然心中有数,魔难境第五重巅峰基本就是他的极限了。

    虽说这个境界要比洛九天眼下的境界要高,可洛九天深知,点燃血脉之力作战并不能持久。加上自己的天赋远胜幽月,这一点小差距在别人那里或许是天壤之别,在自己这里还真是不叫事。

    尤其是此刻面对这狼心狗肺的幽月,洛九天更是希望自己能够亲“手”送他归西。

    笛声消逝,幽月的神智顿时清醒了不少,他体内的血脉之力则又一次燃烧了起来,很快便真的达到了魔难境第五重的巅峰。而幽月的自信心也瞬间达到了顶峰。

    “哼!洛九天,你这是自废武功么!”幽月冷笑道。

    “是不是自废武功,试过便知道!”洛九天反唇相讥。

    “是么?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幽氏一脉的剑法!”

    就看幽月一抖手,手中也多了一柄幽凰翎。它和幽璇那把一样,皆是四阶战兵,其上有八十道四阶兵纹。

    眼看醉仙笛攻到了近前,幽月立刻将血脉之力注入战兵之中。霎时间,八十道四阶兵纹尽数点亮。幽凰翎之上,放射出了耀眼的火光。

    “洛九天,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幽氏的绝学!接招,幽凰喋血!”

    幽月怒啸一声,长剑向着醉仙笛猛劈过去。

    这“幽凰喋血”乃是《幽凰七杀》的起手式。而这《幽凰七杀》据传便是幽氏一脉中,那位早夭的奇才所创立的绝学。当然,正是因为他的早夭,使得这一套武技并不完善。

    后来,倒是幽月结合自己在武神殿的所学,将其中的一部分缺漏给完善。当然,由于幽月的天赋和那位奇才相比,相差得太远。故而任凭他绞尽脑汁、殚精竭力,进展依然十分缓慢。

    时至今日,也只有这起手式“幽凰喋血”相对而言最为完善。而后面的六式则依旧有许多不完美之处。

    不过即便如此,这部并不完美的《幽凰七杀》的威力,已经达到了地级上品的级别,堪与幽氏一脉历代相传的《翔天掌》相提并论。这也足见那位早夭奇才的恐怖天赋。

    此刻,就看幽月全身闪烁着炽烈的火光,他的身躯仿佛在一瞬间化作了一只燃烧的幽凰。而他手中的幽凰翎,则化作了这只幽凰的利喙,要将眼前的猎物,撕成碎片!

    “呼呼呼——嗤!”

    一声撕裂之音在虚空中响起,洛九天低头一看,只见自己左臂的袍袖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裂口之处散发着阵阵焦味,不过所幸自己的皮肤并没有受到伤害。

    “哼!”幽月冷笑一声,“下一次,可不仅仅只是割破衣服这么简单了!”

    “是么?”洛九天索性把袖子卷了起来,露出两条白皙而又健硕的臂膀,“来!下一次冲着这里来!”

    万幸这一刻周围没有少女围观,否则恐怕早就会因为洛九天的这一举动而鼻血喷涌了。

    幽月直恨得咬牙切齿。这简直就是对自己赤.裸.裸的挑衅!可是,他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

    毕竟刚才那一击,他自己可是倾尽了全力。他甚至感觉,假如当时是程玄和自己对敌,自己都有把握至少将他击伤。可在洛九天面前,却仅仅只是割破衣袍。并且洛九天更是卷起衣袖,这表示在他看来,割破衣袍完全是因为他有些大意,若是认真对战,自己的剑甚至都无法碰到他的身子!

    “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幽月恨恨道。

    “是么?”洛九天笑了笑,“来吧!让我看看你所谓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如你所愿!接招,幽凰喋血!”幽月怒啸一声,长剑再一次爆发出恐怖绝伦的杀意。

    “呵!还是同一招么?真没创意!”洛九天故意眯起有些惺忪的睡眼,讥讽道。

    “哼!想要激怒我来找寻破绽么?痴心妄想!”幽月怒吼道。

    “我为什么要靠激怒你来找破绽?”洛九天笑道,“难道你没发现,你的这一招里的破绽,就如同那漫天的繁星么!”

    “住口!”幽月终于有些忍耐不住。毕竟别的不敢说,这“幽凰喋血”可是倾注了他无数的心血!

    “呵呵,多说无益,看我来破你!——”

    最后一个“你”字刚一出口,就看洛九天身子猛地一纵,迎着幽月那犀利的剑锋而去。堪堪挨近,就看他玉笛别回腰间,转而将那酒壶给拿了出来。继而拔开瓶塞,将壶口向着那长剑猛地套去。

    幽月傻眼了,还有这种打法?而他也在这一瞬间明白,自己的战斗天赋和洛九天有着何等可怕的差距。

    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幽月的长剑不偏不倚地刺入了那酒壶之中。顿时,这只唳天的幽凰,就仿佛被人在长喙之上,生生加了一个套子一般。

    这世间的猛兽猛禽,咬合力皆是最为强力的杀招之一。然而,即便咬合力再恐怖,张开力也难以企及其万一。而“幽凰喋血”的精髓,又完全在于这根“利喙”,如今被洛九天制住,幽月顿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轰咔!”

    震天动地的轰鸣响彻云霄,伴随着一股子骇人的冲击波,向着四野爆射而去。三人合抱的巨木,在这一刻脆若枯枝,气浪过处,万木折尽。方圆三百丈内,草木皆伏,地面之上,则出现了一个直径百丈,深约三丈的巨大凹坑。幽月的身躯,此刻正绵软无力地仰卧在巨坑的中心。

    仅仅是一瞬间,战局便发生了巨大的逆转。洛九天将长剑扔在一边,脸上露出了一丝嫌恶的表情,似乎是为壶口被长剑上的血污沾染了而感到恶心。不过最终,他还是难忍酒瘾,用衣袖擦了擦壶口,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喝罢,他来到了幽月面前,冷冷道:“念在你我昔日尚有一面之缘,今天,我就让你自己选一个死的方式!”

    “哈哈哈哈!”幽月凝视着洛九天那凌厉的目光,不惧反笑,“洛九天啊洛九天,看来你空有一身绝世的武道天赋。可是你的头脑实在太过简单。你以为,你真的杀得了我么?你以为,有的人,会让你就这样杀了我么!”

    求订阅,求支持!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