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三百七十七章:两具碎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七章:两具碎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死寂,此刻的门徒弟子区域,简直死寂到了极致。

    堪称凌云城几十年来最为顶尖的天才,就这样陨落了么?至于雷震岳,未免也太过狂放,这可是公然藐视孤云大长老,挑战他的威严啊!

    当然,人们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就是雷震岳,这才是雷震岳:不计后果,我行我素;霸道无双,唯我独尊。

    解府、仇府、方府、江府之中,此刻都隐隐传来了阵阵灵力的波动。

    “结束了么?”解戎渊喃喃道,他的身上,依旧带着伤,不过和眼下需要下人搀扶才能走动的解无咎相比,他的伤实在太过轻微。

    “父亲!”解无咎力争让自己在父亲面前显得坚强一些,他挣脱了下人的双手,挺直了身板道,“龙昊天,死了么?”

    “雷震岳锤子的威力,你难道忘了么?”解戎渊淡淡地说道。

    “如此,甚好!”解无咎的脸微微有些抽搐。

    其实直到现在,他依旧视龙昊天为此生最大的对手之一。而平心而论,他更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将龙昊天击败、击杀,而绝非假手他人。

    可是,他也明白,自己的天赋和实力,与龙昊天相差太多。龙昊天又是天生异相之人,这差距在今后只会越来越大,自己要想超越,近乎侈谈。所以这一刻,他竟又有些庆幸,却又隐隐为自己而感到悲哀。

    同样矛盾的情绪,还出现在仇府之中。看着伤势更重的仇天一,仇胜英把雷震岳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当他想到,仇天一的伤势虽重,却并没有伤及要害,不会影响日后的修行,而龙昊天这最大的障碍却已陨落,内心不禁又有些庆幸。

    “哥哥,你怎么看?”江府之中,兄弟俩依旧各自沏上一壶茶,对面而坐,神情显得无比轻松惬意。

    “驱虎吞狼,很有趣!”江承舟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不过心里,与烈镇天直面的那一晚的场景,却如同一团阴影,始终挥之不去。

    方府之中,方展图折扇轻摇,可面色却有几分阴沉。这时,一个无比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主人,那龙昊天已经死了,你为何愁眉不展?”

    说话的正是叶蘅,她着一件紫色的入室弟子袍,清丽的容貌中略含几分憔悴。可见那一次被芸儿给挟持,对于她的身心都造成了一定的创伤。所以这段时间,她便在方府之中伺候方展图的日常。

    “死了么……”方展图微微一皱眉。

    “难道没有么?我可不信那龙昊天可以挡住雷大人一锤。再说了,你看那废墟之中血肉模糊,也没人从那里跑出来。难道龙昊天还有活命的可能么?”

    方展图点了点头,可是他的目光,却看向了洛府的方向,而洛府之中,此刻竟没有丝毫动静。

    “知道你洛大人去了哪里么?”方展图问道。

    “洛大人?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阿蘅不知道呢。”叶蘅冰雪聪明,很快便从方展图的话语中意识到了些什么,“啊!难道主人的意思是……”

    “嗯!”方展图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姑娘的确善解人意,一点就通。

    “以洛大人和龙昊天的关系,这种时候他没理由不出现。可如今,他竟然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异样么?当然,还有那连城璧,也丝毫不见动静,真是令人在意呢!”

    就在这时,废墟旁的人群渐渐骚动起来。

    “公子,找到了!”废墟之上,传来了几个弟子的声音。他们皆是莫无痕的跟班,此刻正在六眉公子的指挥下,在废墟之中找寻龙昊天的尸骨。

    “找到了!”人们的心狠狠一颤,眼中都露出了不忍的神情,不过好奇心的趋势之下,他们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废墟。

    就看那几个弟子废了好大的劲,才从废墟之中拉出两具血肉模糊的碎尸。其中一个,身着深紫色的门徒弟子袍,而另一个,则身着紫金色的亲传弟子袍。不用猜,一个应当是冷山,另一个一定是龙昊天。

    至于为何没有兰心月的下落,人们倒也没有太过在意。甚至绝大多数人都在心中默默祈祷,没有姑娘的下落最好,千万不要看到她香消玉殒那惨烈的一幕。

    “莫大人,你看这个!”一个弟子从那紫金色的衣袍里,取出一副已然被砸的扭曲变形的拳套,而在那拳套上,则赫然有着“澹台丰印”这四个字,虽说相较之前和莫无痕决战之时已经磨损了许多,可是字迹依旧清晰可辨。

    “呵!哈哈哈哈!”莫无痕高擎拳套,狂笑起来,“龙昊天,你也有今天!”

    “无痕,确认无疑么?”一旁,雷震岳开口问道。

    “主人,这拳套你应该还有印象吧!那天是龙昊天从澹台身上给缴获的。”莫无痕将拳套递给了雷震岳。

    雷震岳接过拳套端详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道:“嗯!的确是澹台的那一副。”

    忽然,雷震岳似乎想到了什么,继而向左右看了看,道:“无痕,澹台呢?那小子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

    “呃……”莫无痕左右看了看,还真是没见到澹台丰。

    由于刚才雷震岳怒吼连连,人们都纷纷躲了起来,故而莫无痕也没有太过在意澹台丰的下落。可如今他再仔细一找,竟发现连自己弟弟莫无伤也踪迹不见。

    莫无痕这两天一直跟随在雷震岳左右,即便是他与几位师兄弟恶战,六眉公子也始终在附近为主人掠阵。而澹台丰则负责照顾他依旧无法行走的弟弟莫无伤。

    而当真相被澄清,雷震岳盛怒之下准备要去拿龙昊天开刀之时,莫无痕曾打出一道传讯秘符给澹台丰。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恨龙昊天入骨,故而要澹台届时带弟弟一起前来。至于他自己,则始终陪伴在锤霸左右。

    如今,龙昊天已死,按理说澹台丰应该带着莫无伤一同出现。可为何至今不见人影呢?

    “怪事!”莫无痕眼神一寒,冲不远处的两个弟子道,“王威,李松!你们两个,没看到澹台么?”

    这王威和李松乃是当时和澹台丰一同参加考核的弟子。莫无痕知道,他俩和澹台丰关系最好。

    “回禀公子,”王威战战兢兢地答道,“丰哥这段时间,不都是在公子府上伺候么?我们兄弟也好多天没见到他了!”

    “什么!”莫无痕闻言,眼神变得越发阴鸷,他似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无痕,到底怎么了?”雷震岳问道。

    “主人,且稍待!”莫无痕说罢,急忙探手入怀。只见他取出一枚传讯秘符,急速输入讯息后,那秘符瞬间便化作一道流星直奔东来阁。

    仅仅是片刻的光景,一道秘符自东来阁而来。莫无痕展开秘符扫了一眼上头的文字,不由得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