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三百三十七章:叶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七章:叶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清越的声音,宛若一击响亮的耳光,重重抽打在了季无尘的脸上,直恨得他咬牙切齿。可是,碍于身份与脸面,他却无法向任何人求助。否则,传扬出去岂不是更加被人笑话。

    虽说季无尘不像莫无痕那样,人见人恨。不过,曾经受到过他制裁之人,无不将他恨入骨髓。如今,眼见无尘公子当众出洋相,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主席台上,洛九天的神情已经变得无比严肃,毕竟龙昊天出事了。然而,此刻他不便将自己的情绪过多表露,于是便冲方展图道:“三师兄,就这样坐视你的弟子行凶逃跑而不加拦阻么?这样的话,恐怕连城阁主那边,不好交代!”

    方展图自然明白这里头的利害关系。实际上,他此刻也很是郁闷,怎么好端端的,自己的弟子竟然出手暗杀龙昊天?并且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这诡异身法?自己可没教给她啊!再有,龙昊天来紫云国不久,民间口碑极佳,自己的弟子又和他有哪门子深仇大恨?

    不过,尽管困惑,可事情还是要干。只见方展图折扇轻摇,霎时间,真元之力凝成了一张大网,照准那女刺客逃跑的方向笼罩而下。

    虽然依靠诡异的身法在季无尘面前占了便宜,可是这些伎俩要在方展图面前奏效,那就是扯淡。实力的悬殊决定了一切。

    就听“啊!”的一声尖叫,那姑娘瞬间便被真元之网按落在地,片刻之后便有一众宗门弟子围拢了上来,将她生擒活捉。

    眼见逃跑无望,这女刺客倒也变得无比坦然。此刻,在决战台的附近,兰心月正紧紧搂着龙昊天,同时不断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输入他体内,希望至少可以为龙昊天缓过这口气来。

    季无尘倾尽自己身上所有的伤药,同时站在他俩身旁,仿佛一个守卫。同时,他那鹰隼一般的目光,怒视着那女刺客,仿佛要将她的身躯给生生撕裂一般。

    “你不是叶蘅,你到底是谁!”方展图面沉似水,合拢了折扇,冷冷的问道。

    那些八卦群众这一刻,才算知道这姑娘的大名。不过,看方展图的意思,似乎眼前的这位叶蘅,并非是本人,或许是被人易容顶替。当然,也有人想到,会否又是千蛊堂的杰作,姑娘被种了傀儡蛊虫。

    “哈哈哈哈!”姑娘朗声一笑。方展图微微一皱眉,此刻有了定见,他再仔细辨认,才发现,尽管这姑娘的伪装本领极为超群,可是终究在一些细枝末节上,露出了破绽。可是,这种破绽若是不注意,根本不会发现。

    “都说方大人眼光犀利,心机深沉。今天一见,传言不实啊!你连你最为贴身的侍女都认不出来,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这姑娘刻意把“贴身”二字加了重音,同时露出意味深长的语调。顿时,便引发了十万观众无尽的联想。

    谁不知道方展图当年乃是何等的翩翩美少年,一席白袍一把折扇,不知令多少“无知”的少女为之着迷。当年,方展图的身边可是从来不缺红颜知己,仅仅是说得上名字的,就能凑满两只手。而他们的故事,也曾是坊间最为热传的话题。

    不过,当方展图成为亲传弟子之后,他的行为多少有些收敛。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红颜知己是少了,可女弟子女部属,却如雨后春笋一般。当然,平日里抛头露面的,大多都是男弟子,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做的。而方展图究竟有多少女弟子,一直都是一个迷。

    这名叫叶蘅的女子,连续主持了两轮大决战,人们可以从一万的地方找出方展图对她青眼有加的证据,奈何不敢明说。如今,这姑娘竟然自己开了口,还把“贴身”二字说得如此意味深长,如何能不令方展图尴尬。

    于是,很是罕见的,人们竟然看到方展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愧的神情。不过在师兄弟的环视之下,这羞愧很快就成了恼怒。就看他怒斥一声道:“大胆,你休要胡言乱语!我可没你这个贴身侍女!”

    “哟!原来不是啊!”这假叶蘅嘲讽地笑了笑,“那不知,方大人的贴身侍女,都有谁呢?”

    “够了!”方展图满脸通红,嘴角不住地抽搐着,八字胡也在毫无规律的颤抖着,“你若是再胡言乱语,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你到底是谁!”

    “哈哈!”叶蘅冷冷一笑,“方展图,我劝你还是不要问了,因为你拿我没辙。而且,我也奉劝你一句,立刻放我走,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嘶!――”

    人们倒吸一口冷气。这姑娘说话也太狂了吧!在凌云城,谁敢这样和方展图说话?同时,人们对她的身份甚至是后台,都有些捉摸不透了。

    起先,人们都以为,此女或许是其他某个亲传弟子的手下,毕竟她刺杀了龙昊天。可是,即便是解戎渊、雷震岳,也不太会这样狂妄地和方展图说话,更何况是他们的手下?

    这假叶蘅的这番话给人的感觉就是,她的后台,绝对凌驾于方展图等一众亲传弟子之上。可是,在凌云城,乃至在紫云国,真有这样的存在么?

    可无论她是故弄玄虚还是确有其实,这番羞辱方展图如何能忍?就看他喝令道:“好!你既然不愿说,那就别怪我以大欺小,欺凌你一个弱女子。来人,给我把她的伪装卸下!”

    “得令!”

    一旁,走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弟子,三十来岁的年纪,修为达到焰天境第一重。只见他来到假叶蘅面前,看着她那高冷而又清丽的面容,露出了一丝淫邪的笑容。

    “小妞儿!我劝你不要和大爷作对,我是真不舍得你这细皮嫩肉的,受半点伤害!”这弟子一边说,一边用他那只粗糙的右手,向着姑娘的脸颊而去。

    “我劝你别碰我。”叶蘅语气平静,可眼中却闪过一丝冷芒。

    “呵!吓我?大爷我可不是吓大的!”那弟子并不听劝,而他也突然改变了要揭下姑娘伪装的主意。

    他的大手堪堪挨近姑娘,突然便改换用手指的背部向着姑娘的脸颊蹭去,一副挑逗少女的的姿态。

    “是你自己作死,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姑娘冷哼了一声,突然一张嘴,顿时一枚毒针,向着那大汉的眼珠而去。这一下来的太过迅速,以至于这汉子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听一声凄厉的哀鸣响彻决战场,众人定睛一看不由心下骇绝,只见那壮汉的整个脑袋,已然烂成了一滩脓血,刺鼻的气息混合着一丝馨香,在空气中慢慢飘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