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三百零五章:互相怀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五章:互相怀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方展图看了三人一眼,脸上的神情波澜不惊,甚至选择无视了解戎渊和仇胜英。

    片刻后,他又转向了龙昊天,说道:“龙昊天,因为冷山的缘故,你提出要推迟沐浴,这一点可以由着你来。可是,第二轮决战的时间,你却不能随意更改。”

    “等我替兄弟解完毒再回来,不可以么?”龙昊天慨然问道。

    方展图摸了摸八字胡,微笑道:“其实从我这边来说,你的要求完全可以理解。可是,恐怕东来阁那边,不会由得你如此任性。说句不中听的,你只身前往千蛊堂,生死难料。你觉得东来阁,会让你不先完成这第二轮决战,就前去么?”

    “唉!――”

    此言一出观众席中顿时传出阵阵叹息声。

    他们中已经有许多人,喜欢上了这个有傲骨、有担当、有样貌、有实力的少年。东来阁也同样喜欢。可是,这份喜欢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赤.裸.裸的残酷。在东来阁眼中,龙昊天就是一棵摇钱树,绝不能让他做出有损利益之事。

    人们的目光纷纷投向了季无尘,带着几分怨毒,也带着几分不满。

    季无尘如何不懂这些?实际上他此刻和众人的心情是一样的。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龙昊天那豪气相赠的一壶酒,就让季无尘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这好感无关利益。之后又见识了龙昊天的人品,实力,这让季无尘对他更加欣赏。

    惺惺相惜莫过于此。

    于是,此刻就听季无尘用带着一点恳求的语气说道:“龙师弟,可否等到第二轮决战结束,再去千蛊堂?”

    “季师兄,如果是你的至交好友身中剧毒,命在须臾。你会如何选择?”龙昊天当众反问道。

    “这……”季无尘被问得略显尴尬。毕竟此时此刻,连城璧不出面,那他代表的就是东来阁。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好好斟酌一番。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回答。当然,只是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回答,而是传音道:“龙兄弟,如果信得过在下,你先参加第二轮角逐。之后千蛊堂之事,兄弟我一定会鼎力相助!”

    “鼎力相助!”听得这四个字,龙昊天的心莫名一暖。虽然他也知道季无尘此刻的处境,让他不得不这么说。可有时候,感动并不需要太多理由。

    的确,虽然龙昊天知道冷山的毒刻不容缓,可是自己眼下势单力孤,如果贸然行动,只会为自己带来无尽危险。

    而倘若能通过第二轮,成为亲传弟子,那他在宗门里的地位将会有质的飞跃。届时,可供他调用的力量也将强大许多,这可比他孤军奋战要强得多。即便到时候季无尘不愿相助,应当也能找到一两个帮手。

    至于眼下,冷山可以权且让棉花糖和兰心月照顾。以他俩的能力,短时间内冷山或许没有性命之忧!

    想罢,他点了点头道:“方大人,我明白了。我会如期参加第二轮角逐。但不知,计划在何时?”

    方展图看着季无尘那宛若鹰隼般的双眼,淡淡地说道:“无尘公子,这时间要不就由你们来说吧!省得我说早了,你说我不给你们东来阁计算赔率。”

    季无尘冷哼了一声,也不和方展图多说,直接冲龙昊天道:“按照以往的惯例,获封门徒前三后三日内,将赴雷云池受赏。而考虑到雷云池对肉身的淬炼,我们会准你再调理恢复几日。所以,原计划这第二轮角逐,乃是在十五天之后。”

    龙昊天微微沉吟了一会儿,随即点了点头道:“可以,那就十五天之后!”

    说罢,龙昊天背起冷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决战场。季无尘很快便跟了上去,而有了他的护送,那些想要对龙昊天动歪脑筋之人,也不敢造次了。

    直到两人走远,观众也渐渐散去,主席台之上的气氛依旧显得有些凝重与沉闷。

    …………

    ………………

    “到底是怎么回事!”解府密室之中,解戎渊厉声冲解氏兄弟道,“你们俩今天必须给我把话说清楚!否则,恐怕为父都保全不了你们!”

    “父亲!”解氏兄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这对天之骄子平日里的傲气此刻荡然无存,就如同两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全身颤抖如同筛糠一般。

    “无咎,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如何与千蛊堂挂上的关系?”

    “父亲,这件事我们兄弟俩可以对天发誓,我们真的不知道!”解无咎“咚咚”磕头,额头都磕出了鲜血。

    就听他继续道:“父亲,胁迫冷山对付龙昊天我们承认。当然,我们也给了他一些修炼资源。毕竟龙昊天重情重义,没准这可以成为一个奇招!可是,要说我们勾结千蛊堂,这个罪名我们兄弟俩真的担待不起啊!”

    解戎渊到底是经历过风浪之人,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他背着手在密室里踱了几步,继而问道:“那么这些天,冷山每时每刻,都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么?”

    “这倒不全是,”解无咎道,“毕竟这件事,我们是和天一一起商量的。而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兄弟俩,调教冷山六天,天一调教四天。毕竟他是当时的第一门徒,我们就说,你好歹得多出点力,而天一也同意了。”

    “也就是说,有四天时间,冷山是在仇天一那里么?”解戎渊沉声问道。

    “是!”解无咎道。

    “父……父亲……天一应该不会那么做吧!”解无誉怯生生地道,“你不是常说,这小子天赋可以,可是却没多少心机……”

    “我……”

    解戎渊原本正在思索,却被解无誉这话险些气得吐血。

    实际上其他人不知道,解氏父子如何会不知道仇天一的天赋?从小两人就明白,仇天一的天赋在自己之上。可兄弟俩心高气傲,为了安抚他俩,解戎渊才会说仇天一天赋高,没心机这样的话。结果倒好,如今被解无誉拿来说事。

    就看解戎渊狠狠瞪了解无誉一眼,道:“我看没心机的是你!无誉啊无誉,你知道四天时间,能发生多少事情么!”

    解无誉吓得一哆嗦,不敢再说。解戎渊无奈地叹了口气,暗道:“难道这真的是老二做的么?平日里看他永远一副闷声不响的样子,可不料心机却是如此深沉!”

    只不过,解戎渊所不知道是,此时此刻在仇府,同样的质询也在进行着。而仇氏父子则是把怀疑的矛头指向了解氏父子。

    当然,无论是解戎渊还是仇胜英,都不是傻子。短暂的互相怀疑之后,他们又几乎同时把目光投向了雷震岳。因为三位公子后来仔细回忆,都感觉到自己在密谋之时,似乎有人在附近偷听。之后他们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六眉公子莫无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