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三百章:洗劫者再次出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章:洗劫者再次出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砰!”

    一声闷响回荡在虚空之中。人们就看到龙昊天的身躯直直向后倒飞了出去,“轰”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决战台另一侧的边缘。****以上已然露在了外头,只消再往后几分,他的身躯就要彻底坠落决战台。

    “噢!――”

    人们发出一声惊呼。这一刻,所有观众的心都异乎寻常的复杂。

    按理说,他们压上了全部的赌注,完全应当希望龙昊天落败而冷山获胜。可是,当他们看到冷山没有了憨厚朴实,却多了可怕的杀气;当他们看到这对令人称羡的好兄弟,这一刻竟然兵刃相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心中丝毫没有喜悦。

    相反,很多人已经从中发现了一丝阴谋的成分,而龙昊天和冷山,只不过是一场阴谋的棋子、牺牲品。看客们的内心,竟生生纠结了起来。

    “这到底叫什么事!”

    人们心中暗骂,同时一双双目光无不投向了主席台下方的观众席。他们都很清楚,龙昊天落败最大的获益者是谁。只是,这几个主后台太硬,他们这些普通人又能多说什么?

    “可惜啊!”

    主席台的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平民的眼光。在他们眼里,这些人永远都是最为卑微的存在。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

    解氏兄弟、仇天一、莫无痕,乃至是寒锋,这一刻都感到无比的惋惜。就差一点点,龙昊天便彻底没有了希望!

    当然,此时此刻看着龙昊天那极度惨白的面色,与嘴角止不住的鲜血,他们的心情还是无比愉悦的。

    “杀!”

    一个声音在冷山的耳边回响,仿佛下了一道命令。这个朴实憨厚的大汉,再一次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凝视着二百米外依旧倒卧不起的龙昊天。

    季无尘的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举着那壶紫幽玄雷酒竟无法下咽。此刻,决战尚未结束,无论是谁都无权将其终止,即便是连城璧亲至也不可能。

    解戎渊冷冷地扫了季无尘一眼,继而抬起头,看向虚空中的某一个方位,仿佛在那虚无缥缈的地方,有人在注视着这里的一切一般。他没有说话,只是片刻之后,嘴角露出一丝傲然的笑容。

    决战台之上,冷山一步步走向依然倒卧在地的龙昊天。那一击倾尽了他的全力,打了龙昊天一个猝不及防。即便他的肉身再强横,这一下也被震断了心脏外侧的肋骨,心脉受到了极重的创伤。虽然龙昊天的恢复之力远胜常人,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复原,却也是不可能的。

    “兄弟,醒醒!”

    龙昊天强忍着剧痛,支撑起了身躯。可一用力,口中便涌出几口鲜血来。这鲜血似乎让冷山有所触动,只不过那怜悯的光芒在眼眸中一闪而逝,瞬间又变得杀气腾腾。

    全场的气氛一时间彻底凝固,冷山紧了紧拳套,将拳头高高举起,只消一拳,他就能将龙昊天的脑袋彻底粉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就听得主席台的上方传来“嗖”的一声。起先,人们由于注意力高度集中,并没有觉察到。

    可片刻之后,一股子浓郁的酒香从半空中飘散开来。人们才刚刚有所察觉,就听半悬空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继而似乎有一个东西向着主席台的方向急坠而下。

    “砰――喀嚓!”

    主席台之上,位于雷震岳与江承舟中间,那个始终空置的座位被砸得粉碎。霎时间,凝固的气氛被粉碎,人们的目光不禁向着主席台的方向看去。除了龙昊天之外,谁都没有注意在这一刻,冷山似乎变回了常态。

    “咦?那是什么?似乎是个人!不过怎么他的衣着那么怪?”

    “这人的衣着奇怪倒也罢了,关键是……那个位置,难道不应该是留给洛大人么!”

    “洛大人?你们说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那位酒仙,洛九天洛大人?”

    “除了他还会有谁!饮罢千江吞日月,疑是酒仙落凡尘!”

    “洛九天?”龙昊天微微一皱眉,“那位堪称比锤霸还要神秘的凌云长老五弟子么?不知道他是何等人物?”

    正想着,就听半空中传来一个略显慵懒,却又具有无比磁性的声音:“我说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还有两位师弟。我难得回来一次,你们就给我准备了一个如此不结实的座椅?若非我试探试探,恐怕刚才那一下就要摔个嘴啃泥了!该罚,该罚!一会儿,你们几个可都得自罚三杯呢!”

    听到这个声音,龙昊天险些被气得吐血:“竟然是他!这人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酒仙洛九天?完全就是一个‘无赖劫匪’啊!”

    原来,这正是之前在半路上,用极为“文雅”的方式,洗劫了龙昊天身上所有紫幽玄雷酒的那位俊朗无比男子。

    龙昊天虽然看不见,但是他可以感觉到,这洛九天正以真元之力御空侧卧,一手支着脑袋,仿佛将白云当成了软塌。而他的另一只手中,则把着那个似乎永远也灌不满的酒壶,正将那从龙昊天处“洗劫”来的美酒缓缓送入口中。

    所有人都被洛九天这潇洒不羁的造型给震住了。有人钦慕,有人惊叹,当然也有人不屑,以至于此刻,他们都忽略了另外一个人,那个将洛九天座椅摔个粉碎,这会儿都快要爬不起来的人。

    终于还是江承舟发现了他,于是便指了指那人冲洛九天道:“五师兄,你这可是有些为难师弟我了。我们的椅子可是以上等铁梨木所做,一般的力量可是砸不坏的!但不知你和此人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要用那么大的气力,把他给扔下来?”

    “嘿嘿!这个人么,可是有点来头!”

    说话间,就看一道紫金的光芒闪过,洛九天已然出现在了主席台之上。虽说洛酒仙素来潇洒不羁,平日里更是连象征身份的紫金袍都懒得穿,不过今天这场合非同一般,又有自己的四位师兄在场,他到底还要尊一尊礼数。

    就看洛九天来到座椅的废墟跟前,冲那人露出一个略显慵懒的微笑,说道:“你是准备自己说,还是要我来说?”

    虽然这话的语调很是平和,可是那人的身子却禁不住狠狠颤抖了一下,同时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了观众席的某处。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而又微妙,人们可以感觉到几个人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