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煞神季无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九章:煞神季无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九天的夜晚,龙昊天和兰心月并肩坐在天月谷的池塘边。虽说这内世界中并无日月,不过由于拥有Y阳法则之力,所以仍旧有白天与黑夜之分。龙昊天搂着兰心月的肩膀,姑娘则温柔地依靠在龙昊天的身上。

    当然,为了避免棉花糖再次突然打扰,这一回龙昊天预先在周围设下了黑云屏障。可怜那家伙一开始并不知晓,加上狗粮也吃惯了,所以正想趴在山头继续偷窥。结果伴随着几声惨烈的轰鸣,他的身躯又一次与黑云融为一体。

    “心月,你的境界似乎也有所突破啊!”龙昊天感受着姑娘身上的气息,心里很是惊喜。

    “嗯!我修练起来可不像你似的,动不动惊天动地,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姑娘用玉指绕着一缕垂在胸前的青丝,柔声道。

    “呵,那是因为你生于万佛盛世之时,估计身体里拥有那个时候完整的大道法则,所以修练起来自然比我要容易啊!”龙昊天带着几分嫉妒和不服的口气。

    “哼!怎么?不服么?就是比你这个天才厉害,气死你!”

    “我可不会上你当!”龙昊天“气哼哼”地说道,“那说起来,你现在到底到了怎样一个境界?”

    “修为境界应当到了焰天境第四重初期吧,灵魂力依旧是五十阶,不过我感觉距离巅峰已经不远了。”

    “好恐怖!”龙昊天吐了吐舌头,这修炼速度,真是连自己都比不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兰心月比他还变态。

    当然,他也很是庆幸,终究和兰心月成了神仙眷侣。否则,她若是死心塌地跟着幽月和自己为敌,那恐怕自己再有天大的本事,都不可能是姑娘的对手。

    “好了心月,天一亮我就要去了,会不会想我?”

    “咦?你啥时候变得这样儿女情长了?”姑娘白了他一眼。

    “我变得儿女情长不都是拜你所赐么!”龙昊天戏谑道,姑娘这一次没有反驳,而是幸福地低下了头,手指缠绕青丝的速度也不禁变得快了起来。

    次日,龙昊天准时赴约,当然临走前,他自然没忘记棉花糖的叮嘱,在自己修炼的山谷辟出了一个池子,就等着连胜二十场之后,在雷云池里疯狂打劫一番。

    而当龙昊天刚踏出自己d府的大门,就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向自己看来。真不知道这群人在门口等候了多久。而看到龙昊天一出现,人群顿时热闹起来。

    这时,就看有一个容貌俊朗的青年,分开人群来到龙昊天的面前。

    此人身高一米九,身形颀长,身着深紫色长老门徒弟子袍。一头过肩的乌发,梳得一丝不乱,一对紫色如锋的剑眉,一双鹰隼般锐利的双眼,气质威武非凡。看年纪不过二十二三,修为境界却似乎有焰天境第三重后期甚至是巅峰。

    在他的左手拇指上,戴着一枚翡翠色的扳指,颇是惹眼,这恐怕已经成了他的象征。龙昊天看不见,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这扳指恐怕是一件空间宝物。如果真是这样,此人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就看此人来到龙昊天面前,很是客气地说道:“龙师弟,在下季无尘,有礼!”

    “嘶!――”

    听得“季无尘”这三个字,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同时他们的脑海中都不禁响起一句话来:“宁惹十小人,莫惹莫无痕;宁惹莫无痕,莫惹季无尘!”

    季无尘,无尘公子,拥有“五境天才”头衔的强大天才。他可是比六眉公子莫无痕还要令人生畏的存在,怎么龙昊天又惹到他了?人群议论纷纷。

    莫无痕的可怕,一方面是因为他那Y鸷狠辣的性格,以及一流的实力。当然,最为恐怖的,还得算是他的后台,那个连解戎渊都不放在眼里的锤霸雷震岳。在凌云城,莫无痕仿佛就是个瘟神,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不过季无尘则不同,他不是一个瘟神,因为你只要不惹到他,那他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俊美少年。若是相熟,你甚至可以请他喝茶聊天。可一旦你惹到了他,即便是熟人,他一样可以化身夺命的煞神。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他那特殊的身份――东来阁护阁人;以及,他乃是连城璧的得意门生。

    由于东来阁最大的买卖乃是赌博,正所谓久赌无胜家,所以发生各种赌资纠纷再为常见不过。而一般来说,只要在规定的期限内,连本带息给缴纳了,东来阁并不会为难你。甚至有些宗门弟子,一时捉襟见肘,误了个把月的时间,只要保证最终能还上,都可相安无事。

    但若是,你仗着后台硬,恶意拖欠;又或者你因为赌资巨大确定无力偿还,并打算逃之夭夭。这个时候,就会有护阁人出面,亲自来对付你。而一旦护阁人出动,你就不要心存任何侥幸,天涯海角都能将你找到。

    而护阁人所信奉的,只有八个字:有钱还钱,没钱纳命!

    季无尘虽说年轻,可在东来阁拟定的排行榜上,连续三年占据着前一百四十的排名。

    要知道,这张榜单所统计的,乃是整个紫云郡国所有弟子的实力,可不单单只有凌云城一家。榜单的前一百位,几乎都被各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所盘踞,并且这些亲传弟子的年纪,基本都在三十五岁甚至是四十岁以上。

    所以,能够以二十多岁的年纪,便连续三年跻身前一百四十名,已经足见季无尘实力的可怕。在凌云城的长老门徒一级中,实力至少排名前五。

    并且,季无尘的行事作风,与他此刻那看似俊朗非凡的气质截然不同。他完全以那八个字为行动准则,可谓狠辣至极。只要他出面,就没有追不回的赌债、没有摆不平的纷争。

    据说三年前,凌云城周边的一个颇具规模的家族。其大少爷在东来阁欠下巨额赌债拒不偿还。最终,季无尘独自上门追缴。

    没有人亲眼见证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但有很多人记得,第二天看到季无尘独自归来,手中拎着一个带血的人头,正是那位大少。而他自己的衣袍,则被鲜血染得发黑。至于那个家族,从此在世间除名。

    后来有消息传出,那些被杀的人中,不乏焰天境中阶的强者,可最终无一幸免。而那一年,季无尘不过焰天境第一重的修为而已。

    仅此一战,季无尘的大名响彻凌云城,甚至在郡国范围皆有耳闻。人们都戏称,他完全配得上“无尘”二字。因为在他眼中,仿佛人命皆如尘土,若当其路,自当扫除。正所谓“无尘过处,尘土皆无”!

    当然,季无尘平日里极少外出走动,故而认得他本人的人,少之又少。但当他自报家门后,人群都不禁向后退却了半步,深恐被这个可怕的煞神给盯上。

    不过,此刻的季无尘完全一副人畜无害俊朗少年的模样。令人实在难以将其与煞神的凶名,联系在一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