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噬天神王 > 第225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5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的确没看错。

    功法乃是武者修行的根基,其珍贵程度要远胜同级别的武技。而在千焰郡国中,地级中品的功法绝对是一件十分珍贵罕见之物。非是豪门世家的嫡子子弟不能修习。

    可在紫云郡国,一个入门弟子就可以修习天级下品武技,地级中品功法。并且龙昊天可以感觉到,凌风对于这套功法掌握得十分扎实,可见无论是他自己还是紫云宗的老师,对功法都看得很重。而这一点,又往往是豪门世家子弟所最容易忽略的。

    在龙昊天看来,这凌风的天赋和程云相差无多。虽说眼下,他的修为境界相较程云略低。不过,倘若真让这两人对决,程云未见得就能胜得了这凌风。

    此刻,凌风的斗气已然化作了急旋的气流。呼啸的劲风在大堂里纵横穿梭,恐怖的威压已然让那些以坚实的檀木所打造的桌椅,出现了细密的裂痕。

    “厉害啊!”那个书生模样的人躲在角落惊叹道,“这凌风对于风系功法和武技的掌握当真独到!我看一个月后他必定可以成为凌云长老的入室弟子!”

    “我感觉就算是门徒也不是不可能!紫云宗这几年的后辈英才真是层出不穷啊!”说话的是那八字胡,他那对滴流乱转的鼠眼中,此刻也已经满是惊叹之情。

    “不知道这红发小子能不能扛得住啊!”络腮胡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们这几人对于龙昊天还是有着不少好感。毕竟他折断佟氏兄弟的手腕,多少也算是为他们几个出了口恶气。

    可是,当众人把目光投向龙昊天时,他们的眼神都是一凝。

    就看龙昊天和兰心月的身边,仿佛笼罩了一层无形护体罡气,而在那罡气之中,两人面前的茶盏与茶壶竟完好无损,茶水也没有半点震荡的痕迹。

    “难道是那个姑娘?她隐藏了修为?”

    此刻,终于有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刚才,他们完全被兰心月的美貌所倾倒,所以并没有在意。可当他们联想起姑娘进门时和后面突然的变化,顿时便发觉了问题的所在。

    凌风也同样注意到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色,上上下下打量着兰心月。心中也生出了如同当时在山岭里,沈丹那样的心思。

    “哼!这女人有古怪!”凌风暗道。

    可凌风并没有发觉,当他把那不善的目光投向兰心月时,原本面色平静的龙昊天,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冷酷的杀意。

    “你还要蓄力多久?”龙昊天冷冷道,“如果可以了,就出手吧!”

    凌风冷哼了一声,龙昊天再一次戳中了他的痛处。即便有寒玉的激将,他对于龙昊天依旧有几分忌惮,尤其是自己引以为傲的拳速,竟然在他面前丝毫不占优势。所以此刻,他才想要以境界之力对龙昊天进行威压。

    原本龙昊天根本不会在意,抵御这股威压的也并非是兰心月。可既然你把杀意投向了她,那等待着你的将是我无尽的震怒!如今的兰心月,俨然就是龙昊天的逆鳞,任何人皆触碰不得!

    “杀!”

    凌风大喝一声,霎时间,炼星境第八重的境界加持于拳风,流星一般的快拳向着龙昊天暴捶而来。

    “轰!”

    拳风尚未击中龙昊天,他的身上顿时腾起了一股纯阳真气。这至阳至刚的力量,霎时间便让整个凌云阁大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扑面而来的热浪瞬间让凌风闭上了眼睛,皮肤仿佛被烈火灼烧一般剧痛难当。

    紫云郡国的功法乃是以雷系为根基,而烈焰原本便是金雷最大的克星。

    不过由于千焰郡国最为至阳至刚的武技乃是《炎雀十段杀》,而炎家这些年太过不景气,都没能参与两国武者的切磋交流,所以紫云郡国的年轻一辈对这套武技并不了解,最多也只是听说过这么个名字而已。

    而此刻,龙昊天突然将这套技法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顿时便让凌风的内心感觉到了一种无助与恐惧。

    可是,已经太迟了!

    “千瀑横绝!”

    龙昊天一掌拍出,雄浑的力量宛若海啸,瞬间便将凌风的身躯给吞没。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哀嚎,众人就看到他的身躯从大堂之中横向飞过,直接重重摔在了凌云阁的门口。

    “凌风!”

    寒玉惊呆了,急忙赶过去搀扶,可眼前的一幕令她骇然无比。

    只见凌风的身体仿佛从火炉中走出一般,衣衫褴褛,须发皆焦,原本还算白皙的皮肤上尽是灼烧的黑斑。

    不过龙昊天依旧手下留情,仅仅只是震断了凌风的一条左臂,而他的心脉并没有遭到太大的伤害。可龙昊天很清楚,即便没有杀他,可凌风的武者之路恐怕就此终结,除非他能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跨过这道坎儿,否则一切的努力都将是徒劳。

    但是龙昊天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原本就是你凌风要为那寒玉出头,而自己和兰心月压根就没去招惹寒玉,完全是她要来找茬。

    “你!”

    寒玉冷眼看着龙昊天,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她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之前所看不起的乡巴佬,竟然强横到这种地步。并且,在她看来,龙昊天越是仁慈,越是手下留情,打在她脸上的耳光就越是响亮。因为这无疑向路人昭示自己的卑鄙龌龊与龙昊天的高风亮节。

    此刻,就看龙昊天再一次坐回了位置上,举起茶壶准备为兰心月和自己倒茶。不过他发现,杯中的茶水已经被自己的纯阳真气给蒸干。

    “跑堂的,再来壶茶!”龙昊天举起空了的茶壶,示意道。

    可这会儿那跑堂的哪里敢过去?凌云阁说到底凌云大长老的产业,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被他雇来打理买卖的伙计。

    如今紫云宗的人在这里被外人羞辱,他们又如何敢去给那个人倒茶?真要是被怪罪下来,他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入门弟子虽然不会被太重视,可终究已经算是宗门的人,他们这群普通老百姓是无法与之比拟的。

    “要喝茶?可以,我给你!”

    这时,就听酒楼的大门口,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继而有五个人迈步走了进来。其中四个,正是成元他们,为首一人,身高两米许,剑眉三角眼,生得颇是威严。

    “哥哥!”寒玉原本背对大门,听到这个声音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就看她一下子蹦了起来,直接冲到了那人的身边。

    兰心月抬头看了看,传音龙昊天道:“刚才林子里的那四个,大楞也在。另外还有一个人。寒玉管他叫哥哥,看来此人就是寒锋了!”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