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袁术天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庐江定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三章 庐江定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个女人与一位大将,孰轻孰重,袁术自忖没有糊涂,就应该能够分辨的清楚。

    假如这小女孩心怀怨恨,将俞渉当做是仇人,那么说不得自己会在此事上给旁人一个交代。

    袁术眼中没有杀意,一片平静,好似那不起波澜的古井,乔小妹低下了头,没有追问下去。

    她不知道假如自己不放弃,追根究底的追问下去,会不会惹得这一位大人兴起,然后令人将自己拖下去杖毙?

    人生没有重来的可能,死了就死了,就彷如离世的亲人,死的无声无息,冤枉之极,就只因为冲撞到他们这样的贵人,便被挥剑砍杀。

    今后再也不能这样,任凭别人轻易决定自己的生死。

    自己的性命必须牢牢的把握在自己手中,心底下起了这般心思,乔小妹缓缓垂头,然后福身离开。

    粮草辎重装上了车,然后被拖着向前进。

    整齐的队列,早就等候在帐外,旗帜鲜明,盔甲瑰丽,当袁术从帐内出来的时候,俞渉上前参见,礼毕,约束军列,袁术翻身上马,缓缓引军往外去。

    躲在角落中的少女看着这一切,她的双眼陡然发亮起来,似是在憧憬,又好像有些畏惧,暗中呢喃自语道:“将来等我长大了,想要找个依靠…,嫁…就嫁给这样的人。”

    坐在高头大马上的袁术眼光掠过少女,微微点头间,策马驰出了营寨。

    俞渉、公孙越两人随辔左右,见此袁术问道:“俞渉,你怎么没回寿春?”

    俞渉抱拳禀告道:“我已让族中兄弟护送乔儿去寿春。”

    袁术道了声哦,原来如此之类的话语后便不以此为念,将心思放在了即将来临的战事上。

    实际上在前几日,孙策的军势与刘晔已经战过一回。

    这一次战斗发生在庐江附近,很难说到底谁胜了谁输了。

    相拒的战争,最消磨人心,也最消耗物资,假如是小国的话,根本就打不起这样的仗来,只有体量差不多的两诸侯,才能维持住大型战斗。

    好像是在等待袁术的出现,在袁术进入庐江城内之后不久,孙坚也出现在攻城部队的军营中。

    闻报之后,袁术只是冷笑一声,没有与陈宫、刘晔等人商议,便早早的歇下了。

    前几日,主公得一场大病,底下人或许不知道,陈宫、刘晔等重臣可是全知晓,据此他们也没有来打搅袁术,各自小心翼翼提防着城外孙坚兵势的同时,开始着手准备破敌之策。

    在袁术还未过来之前,是战是和抑或是退都有可能,但等主公驾到,那么毫无疑问的,主公决心已经下,不会就此退兵,也不会就此罢休,肯定要与孙坚战上一场,然后观时局而动,决定该如何对待孙坚。

    天明起早,身体还有些酸痛,少了乔小妹的服侍,袁术甚感不便。

    就在府内后院走了走,趁着别人还没有起床,袁术活动了筋骨。

    等到有下人过来禀报言道:“诸位大人请主公议事”之时,袁术点点头,随即回了屋中,端起一碗米粥喝了起来。

    门口站着的俞渉忽传报道:“军祭酒进见。”

    不管不顾,袁术依然如旧,埋头喝粥。

    不一会等到俞渉再传报道:“都督刘晔求见”之时,袁术放下了手中筷碗,施施然站立起来往着议事殿走去。

    若说打仗依靠华雄、张辽等大将,决议战机则依仗陈宫等有数几人,其他人在袁术眼中就是摆设,难得会有良策妙计献上,这样的人自己帐下是否多了些?

    进得大殿,往上首行间,袁术作揖礼道:“公台,子扬…”

    陈宫、刘晔等人齐身而立,还礼道:“臣等见过主公。”

    双手拢袖坐下,左右一顾视,袁术颔首间说道:“此次所议之事,想必大家都已知晓。”

    陈宫上前一步,开口言道:“孙坚数次冒犯主公,主公屡屡放过未施重惩,这才招来了孙坚孙文台穷兵黩武的军事扩张。”

    “臣以为,此次庐江一役,必须要打消其敢举兵再向扬州的念头。”

    刘晔赞同道:“臣附议。”

    乜了他一眼,袁术暗哼一声,心说轻率与孙坚开战一事我还没有找你问清楚,你就又附议了?

    孙坚不能不打,刘晔的决策可以说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他出兵之时才发文,像是通知一样的告诉了自己此一事。

    这明明就是先斩后奏。

    这样的先例不能开,不然将来有自己受的。

    暗暗告诫着自己,袁术望向下面的诸多大将,像华雄、周泰之类的大将都纷纷点头,算是也附议了。

    你们附议来附议去的,好像真像那么一回事。

    袁术咳了一声问道:“可有破敌妙计?”

    孙坚帐下有军师周瑜,糊弄人的计谋…,袁术以为自己还是藏拙为妙,省得出来献丑,让人听了贻笑大方。

    陈宫站立起来想要献策,不过在他之前刘晔就已经站了起来。

    对着上首主公深深一揖,刘晔道:“欲破孙坚,宜用火攻。”

    听着刘晔这话,袁术心头咯噔了一下,坐起来狐疑着盯着他。

    “主公请听我细细道来…”

    早在居巢筑坞之时,有铁索锁船之谋操练水师,等待到了现在…

    “在这江淮地带,六、七月刮的是那东南风,而现在,主公,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了啊,再等等就是冬天了,到了那时便会转向刮东北风…”

    袁术露出欣慰喜悦之情,坦然坐下,笑顾左右道:“子扬好计谋啊。”

    是不是好计,要等到杀败了孙坚才知晓,现在么…

    陈宫意有踌躇,不过在见到袁术这般笑脸之后,觉得再说上那么一、二句,主公也不会见责,便道:“都督此计虽妙,但需观候天时,失了主动。”

    “臣下以为,自孙坚出兵以来,他数路兵马分头并进,看势浩大,实则分军必力弱,若是能够抓住时机,引诱其一军走入我等布下的埋伏之处…”

    陈宫是有智略的人,他所说的计谋也不差,袁术觉得不妨双管齐下,在采用刘晔计策的时候,在东北风还没有刮起来之前,可以尝试依照陈宫的计谋行事,遂认可点点头,捋须道:“公台所思,与吾暗合。”

    “来日就依照军师所言行事,诸位将军可尊其号令。”

    随着袁术定计下来,在场所有将校谋士纷纷站起来应声称诺,于后各自散去准备相关事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