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战国赵为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这才第一天,寡人急啥?(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这才第一天,寡人急啥?(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范睢话音刚落的瞬间,赵国的大臣们之中就立刻有人开始站出来反驳范睢的话,而秦国的大臣那边也同样是不甘示弱,双方你来我往,各呈口舌之利,一时间大厅之中好不热闹。

    端坐在东边主位之上的赵丹,看着范睢投来的热切目光,微笑不语,心中却在暗自思量。

    众所周知,纵横家或者说外交家们所最喜欢运用的一种语言修辞手法就是——夸张。

    这个夸张可以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说夸大君王们国家所面临的危机,让君王们束手束脚,不敢轻易采取对抗;又比如说夸大君王们国家的实力,让君王们从原本的犹豫不定变成果断出击。

    很显然,方才虞信和范睢所采用的都是第一种修辞手法,也就是通过夸张自己国家的实力来恫吓对方,意图以此来让对方退让。

    在赵丹看来,这显然是一件非常难以做到的事情。

    后世有一句名言是这么说的:“谈判桌上的东西,永远都不是靠嘴皮子得到的,而是靠坦克和大炮打出来的。”

    这句话其实是颇为中肯的。

    就以眼下的情况来说吧,如果说赵国能够把刚刚虞信在话中所说的那些地方全部打下来的话,那么秦国的意愿如何其实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地我都拿了,你难道还能让我吐出去不成?

    但眼下赵国只不过是在长平战场之中取得了一定的优势,而且这优势还未必能够就能够转化为胜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秦国人很显然是不会轻易退让的。

    对于这一点,赵丹其实早就有了清楚的认识。

    事实上在赵丹想来,秦国人眼下所能够答应的条件,估计就是范睢刚刚提出来的那个秦赵平分上党了。

    如果以双方目前的实际控制区域来看的话,两国还真就是各自占领了一半的上党郡。

    所以范睢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希望秦赵两国能够以眼下的实际控制线作为停战线,无条件的结束这次长平大战。

    除此之外,赵国任何一个超出范睢话语之中的条件,都不可能够得到秦国的允许。

    对于这一点,赵国显然是不可能接受的。

    如果真的要以实际控制线来作为停战线的话,那么长平关和长子县就要通通归入秦国的手里。

    长平关是北上党盆地的入口之一,而长子县则是北上党盆地的一部分,秦国一旦得到了这两个地方,就能够得到一条随时随地自由对北上党乃至整个赵国发动进攻的捷径。

    赵丹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

    所以说双方的条件一开始就是谈不拢的。

    既然谈不拢,那为什么还要谈呢?

    在赵丹看来,这个时候和秦国举行会谈,其实对赵国是有两方面的好处。

    首先赵国答应和谈,就等于是告诉秦国,我并不想和你来一次你死我活的大战。

    否则的话,一旦秦王稷也发了疯像赵丹一样全国老少齐上阵,那么就算是这一场大战赵国能够获得最终胜利,也只不过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其次,赵国答应和谈,对于正在北边疯狂背刺赵国的燕国,多少也是一种威慑和警告。

    只要等到赵国和谈完毕之后,那么从长平地区抽出手来的赵军就可以北上去应付燕国军队了。

    所以当燕国君臣在听到赵国和秦国会谈的时候,心中多多少少都会感受到一些压力,在接下来展开的进攻行动中,可能就会变得犹豫不决,束手束脚。

    当然了,和谈这个选项也并不都是全然有利的,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赵国的盟友们的作战意志。

    因此赵丹才会让虞信在提出的一堆条件中包含了秦国割让土地给魏韩两国的要求,这就是要告诉韩王然和魏无忌,赵国并没有忘记盟友们的利益,由此来继续将韩魏两国绑在赵国的战车上。

    至于楚国嘛,虽然楚国的确也是在对秦作战,但是楚国并没有北上支援赵国,所以赵丹也不会去管楚国的利益,反正楚国人想要东南两郡,那就让他们自己去打就是了。

    赵丹在今天出发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今天应该是谈不出什么结果来的。

    甚至也不只是今天,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这个谈判都谈不出结果,就算谈个三五个月都不是没有可能。

    赵丹现在就是在等。

    等什么?

    等到秦国撑不住的那一天到来。

    反正现在长平战场上赵军是占优的,如果你秦国不愿意让步,那就打呗。

    一步步打,往死里打。

    就不信打不服你!

    所以赵丹非常淡定的坐在那里,也不去理会范睢的小眼神,更没有任何开口说话的意图,完美化身为一尊雕像木偶。

    这才第一天,寡人急啥?

    看着赵丹的表现,秦王稷和范睢对视一眼,心中都不觉有些意外。

    虽然之前秦王稷和范睢因为长平战局不利而有了一些嫌隙,但是秦王稷对于范睢的信任仍然是其他人所难以比拟的。

    作为主动求和的一方,秦国当然是希望尽早结束会谈的。

    现在结束战争还能够保住半个长平和东南两郡,如果再晚点的话,长平这边输赢难说,赢了怕也打不垮赵国,但东南两郡却是要重归楚国了。

    因此一开始秦王稷和范睢君臣就制定了策略,希望利用范睢的口才将赵丹这条据说很沉不住气的大鱼钓起来,然后通过搞定赵丹来快速搞定和谈。

    所以范睢才会在刚才抛出来这么一个“一统天下论”作为诱饵,为的就是要震到赵丹,让赵丹忍不住开口反驳或者呵斥。

    要是秦国一统天下的话,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赵丹这样的他国国君,所以范睢觉得赵丹是不会对此无动于衷的。

    只要赵丹一开口,范睢就有信心凭借着自己的口才,一步步的把赵丹给绕进去。

    然而赵丹并没有中计,赵丹甚至根本就没有开口。

    这就很尴尬了。

    秦王稷向着范睢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意思很明显:“现在怎么搞?”

    范睢微微摇了摇头,很显然看上去也没有太好的主意。

    ……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大厅之中基本上就是在秦赵两方大臣的一片争执和相互抨击的声音之中度过。

    冬天的夜晚总是很快来临,几个时辰之后,大厅之中也开始点起了灯火。

    是时候该用晚餐了。

    赵丹站了起来,揉了揉因为跪坐一天而有些发麻的腿,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当年渑池之会的晚宴上,秦王稷对赵丹老爹赵惠文王百般刁难,才有了蔺相如出面护主的故事。

    那么在这一次清河之会的晚宴上,又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呢?

    不知为何,赵丹突然有点期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