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78章 梦想反反复复(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8章 梦想反反复复(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说:“我一直认为,**为什么能赢得天下?能执政到现在?是因为**为穷人撑腰,为老百姓说话,为老百姓谋福利,为老百姓谋幸福,让老百姓真心实意跟着**走。”

    “说的好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的根本宗旨啊。”市委副书记、市长卢向阳说。

    我说:“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一点,我们就失去了工作的意义。我立足现实,脚踏实地,认真干我的事,别人想什么议论,就让他们去议论吧。反正我就认准一条,谁跟老百姓过不去,我就跟谁过不去。”

    “说的好,我作为市长,你作为县委书记,无论干什么事,都会有人说,有人议论。都会毁誉参半,褒贬不一。我们走好我们自己的路,让人家去说吧。”卢市长说。

    “市长说的是啊。”

    “关于你说的第三个梦想,我感觉你还没有说完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卢市长问。

    我说:“我很喜欢听孙楠演唱的《净土》,尤其是‘一个梦反反复复,只想让你默默领悟’的歌词,我的第三个梦想,也是反反复复。”

    “梦想反反复复,此话怎么讲?”

    “我说的反反复复,不是什么大的问题,而是诸如程序、什么时间举办、领导人到底来不来,这些小问题。有些婆婆妈妈,上不了台面。详细说下去,会耽误您很多时间啊。”

    “没事,你慢慢说,就当是我们聊天吧。”卢市长说。

    我说:“我们县一中有个英语教师,叫应姗红,是新凌河大桥的形象代言人。她跟我们县农民文化艺术团的肖芳团长一样,都是名人。肖团长是文化名人,应老师是网络名人。”

    我说:“可能您想不到,矿业公司的员工们,把应老师当成名人、明星、偶像了,员工们欢迎她的情况,不亚于追星。应老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在矿场即兴唱了歌。矿场成了一场小型的音乐会,一片欢乐的海洋。员工们掌声不断,欢呼声不断啊。”

    “这么有名的人物,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卢市长说。

    我说:“我有一次到矿业公司去,商量恢复生产仪式的事。就说,既然应老师这么受欢迎,在举办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的时候,能不能安排一点小插曲,请应老师唱个歌呢?”

    “这很有新意,别出心裁啊,矿业公司那边同意吗?”卢市长问。

    我说:“矿业公司工作组组长、纵捭集团党委委员、党委办公室主任沈宁西和工作组副组长、纵捭集团生产经营部部长洪旺盛非常赞成,认为可以极大地活跃恢复生产仪式的气氛。”

    我说:“如果应老师能真的唱歌,您就知道,她唱的歌有多好听了。”

    “那我真要好好听她唱一曲了。”卢市长说。

    我说:“我在跟工作组商量时说,我们要先确定一下唱歌的原则。首先请工作组跟总部沟通一下,看需不需要这项议程?如果不需要,就算了。如果需要,就请应老师唱。”

    我说:“工作组同意我的想法,先跟总部沟通一下。不过,工作组估计,通过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

    我说:“经过商量,我们这边主要是负责四件事,省委书记讲话、省委办公厅主持仪式、武警部队军乐队、应老师唱歌。学校来鼓号队作为预备队,武警部队军乐队来不了时,由学校鼓号队代替。”

    我说:“纵捭集团那边,主要负责集团公司老总讲话、矿工代表讲话、矿业公司恢复生产情况介绍。”

    我说:“我们在商量仪式时,邀请了建新凌河大桥的天行健公司的董事长梁刚,建海水花园公寓的海水集团的董事长陈凉。”

    我说:“陈总说,我们每次活动都要邀请企业代表参加,他们作为全国有影响力的集团公司,是不是邀请他们公司一下?是不是邀请他代表企业致贺词?”

    “你们邀请了企业吗?”卢市长问。

    “当然会邀请,我们和工作组都打算分别邀请一些企业参加。”我说。

    “那确定请企业代表讲话吗?”卢市长问。

    “确定啊。”

    “那是不是陈总代表企业致贺词呢?”卢市长问。

    我说:“您听我慢慢说,天行健公司的梁总说,他们正在做月光县的标志性建筑——新凌河大桥,是不是邀请他们公司一下?是不是邀请他代表企业致贺词?”

    “两家企业都要讲话,你们怎么处理呢?”卢市长问。

    我说:“这毕竟是矿业公司的恢复生产仪式,我们主要的任务是协助。至于请谁代表企业讲话,请工作组定吧。”

    “你把球踢到工作组了?”卢市长问。

    “是。”

    “那工作组怎么答复呢?”

    我说:“工作组的沈主任说,我们不能推卸责任,他们毕竟是我们的属地企业。整个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都在我们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之下进行。县委说请谁讲话,他们就请谁讲话。”

    “又把球踢到你这边来了啊。”卢市长笑了起来。

    我说:“陈总说,恢复生产仪式具有全国性的影响力,如果能上去致贺词,可以显著地提高企业的形象,他和梁总都愿意致贺词,这是企业的本性使然。请我们早点定下来,他们也好早作准备。梁总也希望我们早做决定吧。”

    “你们是怎么决定的呢?”卢市长问。

    我说:“工作组建议两家公司PK?PK肯定是个好办法,而且还比较客观公正。公开辩论,现场直播,也很有新闻价值。不过,这里面涉及到两个具体的问题。”

    “哪两个问题啊?”卢市长问。

    我说:“第一个问题是,PK的标准是什么?由谁来制定?第二个问题是,谁来评判?综合考虑后,大家认为,PK办法好。但操作起来难度极大,耗时费力不讨好,建议采取其它的办法。”

    “其它的办法?什么其它的办法啊?”卢市长问。

    我说:“我有些无奈地说,首先我们县委、县政府要感谢海水集团,感谢天行健公司。我相信,工作组也会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热情参与矿业公司的恢复生产仪式。但你们要求的致贺词,我们只能确定一家公司。”

    我说:“实事求是地说,你们两家公司,都很优秀,我们还一时无法取舍。但时间不等人,我们不能久拖不决。我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案,供在座的各位讨论一下吧。争取在讨论后,能确定下来。”

    “折中的方案?什么折中的方案啊?”卢市长问。

    我说:“我的想法是,鉴于已经原则上确定由应老师唱歌,沈主任也说了,唱歌通过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而应老师同时也是新凌河大桥的形象代言人,我建议仍由新凌河大桥的建设方,天行健公司代表企业致贺词,这样一致起来好一点。”

    “那你怎么安抚陈总呢?气可鼓不可泄啊。”卢市长说。

    我说:“不是有折中的方案吗?我当时对陈总说,你先别生气,等我说完了,你再生气。海水集团干什么呢?我建议海水集团全包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的宣传氛围。”

    “宣传氛围?”

    “对,宣传氛围。具体什么意思呢?就是悬挂海水集团热烈祝贺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之类的标语、横幅、气球、宣传牌,独家宣传,不让其它公司插手。我觉得,这样的宣传效果,比致贺词的效果还要好一点。说不定,这么一宣传,陈总的房子又要涨价了。”

    “真亏你想啊,这样皆大欢喜、互不伤和气、互不得罪、互不亏欠的办法,也只有你能想出来。”卢市长说。

    我说:“我目前只想到了这个办法,大家都说说想法吧。陈总,你也可以生我的气了。”

    “我估计,陈总不会生你的气,他应该高兴才对啊。”卢市长说。

    我说:“是啊,陈总说,他没意见,他不生气,他很高兴。他谢谢我替他们考虑,考虑得很周到。我的这个建议非常好,他衷心拥护。”

    我说:“梁总也说,他没意见,他谢谢我给他们一个上台致贺词的机会,他非常开心。”

    我说:“沈主任说,我的建议兼顾了各方,的确非常好。可是,还是有一个问题。”

    “这么好的建议,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啊?”卢市长说。

    我说:“沈主任说,天行健公司致贺词当然没问题,问题是海水集团的独家宣传。如果其它的公司要来宣传,打隐性广告,怎么办?是让他们宣传还是不让他们宣传呢?”

    “这还真的是个问题啊,你们是怎么处理的呢?”卢市长问。

    我说:“我请钱县长拿个意见。钱县长说,既然我们在这里决定,让海水集团独家宣传,独家宣传就是独家宣传,其它的公司肯定不能来宣传,不能来打隐性广告。”

    我说:“沈主任问,那他们坚决要来怎么办?钱县长说,这样的事,不用沈主任操心。他跟城管局说一下,让城管局负责就行了。”

    “你们钱县长办事很果断啊。”卢市长说。

    我说:“是很果断,钱县长办事很得力。”

    我说:“矿业公司,海水集团,天行健公司,都是我们县的骨干企业,重点企业。对重点企业,骨干企业,给予适当关照,是我们的责任。这两家公司的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我说:“沈主任还建议我们,协助拟定一下他们老总的日程安排表。”

    “这是好事啊,你们打算怎么拟定呢?”卢市长问。

    我说:“我建议给他们老总安排半天时间,考察柳树湖,在柳树湖吃中饭,吃农家菜,喝柳树茅台。我估计,我们省委书记也要参加。顺便,他们跟他们的老总说一下,我们跟我们的省委书记说一下,看能不能把柳树湖度假村的事确定下来。”

    “柳树湖度假村的事,既然已经定下来了,是不是可以不安排这个日程了?”卢市长说。

    我说:“不谈度假村的事,游览一下柳树湖,增加领导们的感性认识还是有必要的。”

    我说:“我还提了一个建议,就是请纵捭集团老总和工作组全体成员吃个饭。工作组答应先这么安排,最后由他们老总来拍板。”

    我说:“工作组也想安排他们老总,陪我们县里的同志吃个饭,地点就在他们矿业公司食堂。”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双方都很有人情味啊。”卢市长说。

    我说:“我们也主动给我们的省委书记安排了一个两天的日程,供领导们参考。”

    “你们是怎么安排的呢?”卢市长问。

    我说:“第一天上午,参加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下午,陪纵捭集团老总考察柳树湖。第二天上午,参观六峰山镇的小桥流水人家,下午,视察新凌河大桥建设工地,市民休闲广场,海水花园公寓。”

    “安排得不错,怎么不安排看看红庙联合体呢?在我看来,红庙联合体项目,是目前为止你们县最好的项目。”卢市长说。

    “那是当时定的,现在要调整一下,红庙联合体应该是必看的项目。”我说。

    “这就对了。”卢市长说。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