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66章 项目啊项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6章 项目啊项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继续汇报说:“在敲定红庙联合体项目的同时,我们还敲定了另外一个项目。”

    “又有收获啊,是什么项目啊?”市委书记翁敏杰问。

    我说:“就是道教六峰山项目。”

    “道教六峰山?你们县有道教吗?你说说具体的内容吧。”翁书记说。

    我说:“目前,我们县还没有道教的实体建筑,没有道教宫观。但在六峰山镇六峰山,有一处道教遗址,历史上有记载,叫净空观。我去遗址看过,还发现了一口古井。”

    我说:“道教六峰山包括净空观、道教学院、道教养生谷和道观联通道路四个项目,全部在我们县六峰山镇落户。事事如意,很吉利。”

    我说:“省道教协会非常感谢我们提供的良好的生态条件。他们一致认为,在六峰山镇恢复重建净空观很有必要。他们初步的意见是,在现有遗址的基础上,恢复并扩建净空观。”

    我说:“道教学院全名叫六峰山道教学院,以“尊道贵德,学修并进”为院训,以道教信仰、文化知识、法脉传承为主要教学内容,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道教法脉、研究历代道教为特色。”

    我说:“通俗地说,六峰山道教学院就是一所集教育、培训、研究、交流于一体的道教人才培养的基地。”

    我说:“本着发展道教武术及道教养生,为全民健身服务这一理念,为了满足现代人生活和精神需求,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省道协打算面向全省、全国和国际市场,开发建设一个具有国际水准的养生谷。”

    我说:“养生谷集国内国际武术、气功培训、交流,道教表演,道教养生、健身,养生酒酿造,保健食品开发生产,景观长廊、休闲娱乐,旅游接待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道教养生基地及影视拍摄基地。对外统称六峰山道教养生谷。”

    我说:“道观联通道路,就是从省道到净空观的那一段路。这是一条景观路,宽阔大气,花团锦簇,柳树成荫,直通净空观。”

    我说:“道法自然,道教讲究崇尚自然,天人合一。省道协说,保持优良的生态环境,是他们始终不变的宗旨。他们一定会确保不破坏这里的环境,他们的建筑会掩映在青山绿水中,成为六峰山镇继小桥流水人家、青湖后的又一颗明珠。”

    “好啊,太好了。这么大的项目,你是没钱做的,是不是又打了省民宗委、省道协的主意啊?”翁书记笑着问。

    我说:“不是我打他们的主意,是我们这里的历史文化、道观遗址和优质的生态环境吸引了他们,是双方的合作共赢。”

    “你说说,他们怎么投入吧。”翁书记说。

    我说:“净空观、道教学院、道教养生谷的建设资金由省道教协会负责。道观联通道路的建设资金,由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负责。”

    我说:“您以后到省里开会,或者碰到省民宗委的领导、省道协的陈会长,建议您好好把他们赞扬一下,感谢一下。”

    “这还要你说啊?”翁书记说。

    我说:“我哪敢说领导啊,我是说,连我们市委书记都夸奖了这个项目,说起来,我们脸上也很有光啊。”

    我说:“我很佩服省道教协会的胸怀,他们这是大手笔,可以说把道教的资源全部都往我们六峰山镇投啊。”

    我说:“省民宗委、省道协响应我们县委、县政府的要求,主动承诺在十八个月内,完成建设任务。时间从动工之日开始算起,绝不拖后一天。就是说,与红庙联合体同步完工。”

    我说:“省道协还特别强调说,他们虽然没有省佛协那么财大气粗,但他们有信心,有能力筹集到资金,在十八个月内圆满完成建设任务。”

    我说:“关于道教六峰山,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阵势,我原来的想法是,如果省里能投钱恢复重建净空观就不错了,并没有太大的奢望。”

    我说:“省里到六峰山镇的人,对六峰山镇清新的空气和优质的生态环境赞不绝口。尤其是省道教协会陈一斋会长,赞叹六峰山镇是洞天福地。陈会长说,他去过很多地方,很少看到这么好的地方。”

    我说:“受六峰山镇优质生态环境的感染,陈一斋会长当即决定在六峰山恢复并扩建净空观的基础上,兴建道教学院和道教养生谷。”

    我说:“我内心对六峰山镇党委书记谷春光同志、镇长邱玉香同志充满了感激、尊敬和敬佩,正是因为有这一批基层干部不畏权势、不被利诱、不屈淫威的坚守,坚决地守住了这片绿水青山,守住了我们月光县这最后一片净土,才换来了今天的可喜局面。否则,道教六峰山项目,我们想都不敢想。”

    我说:“照我的理解,六峰山镇稳步走在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路上,道教六峰山项目,完全是锦上添花啊。十八个月后,道教六峰山肯定会和红庙联合体一样,成为我们县的又一张名片。”

    “不仅仅是你们月光县的一张名片啊,也是我们市的一张名片。”翁书记说。

    我说:“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还要落实到行动上啊。翁书记啊,我们六峰山镇的谷春光同志、邱玉香同志是两个非常好的同志啊。”

    “怎么个好法呢?”翁书记问。

    我说:“他们守护绿水青山很不容易,上面的人压他们,开山炸石的队伍已经开到了山脚下,正要炸山时,是他们和村民们一起,阻拦了开山炸石的队伍。”

    我说:“县里有些恼怒,在代理县委书记、县长马志同志主持的常委会上,已经确定要撤他们两人的职。”

    “他们还在岗位上,说明职务没撤,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的职务没撤成呢?”翁书记问。

    我说:“从古到今,人们一直说,苍天有眼。他们的职务没撤成,也可以说是苍天有眼啊。”

    “怎么个苍天有眼呢?”翁书记问。

    我说:“开县委常委会的当天,就是我从省里到月光县的第一天。如果我没出事,我坐的长途客车按部就班地到达月光县,恐怕他们两人的职务就已经撤了。”

    我说:“刚好那天我在车上碰到劫财的歹徒,乘客没保护好,还被歹徒刺伤。在要被歹徒刺死的瞬间,我跳窗逃了出来,虽然我血流不止,疼痛难忍。但还是大难不死,被村民送到了六峰山镇派出所。”

    我说:“是我在六峰山镇派出所给县里打电话,要求他们马上组织力量抓捕歹徒,营救受伤群众。当时,我‘搅黄了’任免干部的紧急常委会,他们两个人的职务,在无意间,才得以保留了下来。”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你说的一点没错啊。”翁书记说。

    我说:“翁书记啊,以后我们县的干部有空缺,建议您不要跟我们派干部了,让我们提拔重用像谷春光、邱玉香这样的干部吧。”

    “你的建议,我记下了。”翁书记说。

    我说:“翁书记啊,建议您抽时间去一下我们六峰山镇,看看小桥流水人家,那里还有明代的石拱桥,那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啊。我第一次去,就被惊呆了。”

    我说:“如果不是谷春光、邱玉香等人拼命保护,这么好的景致,说不定就在炸山采矿中,消失殆尽了。”

    “好吧,有空我一定去看看。对了,你不是说要请省领导来吗?如果省领导能来,我就陪着他们去看看吧。月光县不能总是成为贫穷落后的代名词,也要有一些看点、亮点啊。”翁书记说。

    “是啊,如果我们的红庙联合体搞成功,那就是最大的亮点。翁书记啊,您听说过柳树乡吗?”我问。

    “当然听说过,你也跟我详细汇报过。度假村不度假,那里的农民不是过去经常上访吗?是从上到下,都感到头疼的地方啊。”翁书记说。

    “幸亏你去了,‘双开’了三名村支部书记,把三名村支书移送司法机关。“双规”了柳顺平,初步解决了农民群体上访的问题。我还听说,农民自发燃放鞭炮,庆祝柳顺平的倒台呢。”翁书记说。

    “你提到柳树乡,你想说什么?”翁书记问。

    我说:“昇龙公司董事长古汉科失踪后,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我们想收拾这个烂摊子,最终、彻底解决度假村不度假的问题。”

    “你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啊?”翁书记问。

    我说:“我以前跟您汇报过,这么一大块山清水秀的地方,搁荒在那里,很可惜。那里的农民还很穷,我的思路是,重建、盘活度假村,惠及那里的农民。”

    “是,你以前跟我汇报过,那么到现在,有什么最新的进展呢?”翁书记问。

    我说:“有啊。”

    “你说说看。”

    我说:“收拾这个烂摊子的思路,还是建设以柳树湖为中心的度假村。就是以贴近自然、保护自然、享受自然为主题,集生态休闲、运动健身、温泉疗养为一体的大型绿色环保的、具有国际水准的度假村。”

    “思路不错,你们有眉目吗?”翁书记问。

    我说:“您让我慢慢跟您汇报,为了扩大柳树湖的知名度、美誉度,争取引进有经济实力、有公司信誉、有企业文化、有干事创业热情的公司来盘活度假村。”

    我说:“围绕柳树湖度假村,我们主要干了两件事。一是炒作度假村,二是精准发力。”

    “你先说第一件事,怎么炒作啊?”翁书记问。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