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61章 泪为谁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1章 泪为谁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跟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伯年同志汇报沟通工作很不轻松,很费口舌,好累,工作终于汇报完了,王书记对我的批评教育也终于结束了,我像解放了似的,从王书记的办公室出来,一身轻松,大步流星地向市委书记翁敏杰同志的办公室走去。

    翁书记热情地接待了我,让人感到很亲切地说:“小刚,不要着急,坐下来,歇息一下,喝口茶,我们慢慢聊。”

    我坐在沙发上,心情很放松地说:“翁书记啊,跟王书记汇报工作好累啊。您能不能跟月光县换一个挂点领导啊?我在下面工作也很累,也要求安慰啊。”

    “那不行。”翁书记断然说。

    “为什么啊?”我问。

    “这是集体研究决定的,怎么能说换就换呢?再说了,我们的市委领导们都是挂点一个县、一家企业、一家贫困户、一个上访户、一个困难党员,就是常说的‘五挂点’啊。”翁书记说。

    “挂点领导有很多工作要做,不可能对每一个地方,尤其是挂点县面面俱到,管得那么宽、那么细啊。你应该有腾挪的空间,不应该有什么拘束啊。”翁书记说。

    “可王书记就是把月光县管得面面俱到,事无巨细都要管,都要通过他,都要跟他提前汇报,让人开展工作有些束手束脚,挽不起袖子,甩不开膀子啊。”我说。

    “小刚啊,你年轻气盛,我担心你意气用事,把事情搞糟。有一把‘利剑高悬’好啊,能时刻提醒你,时刻警醒你,考虑问题更细致,更周到,更长远,更能接受得起考验,经受得起检查。所以,你接受这个现实,不要回避和逃避这个现实,好好用心工作吧。”翁书记说。

    “我只是在您面前,我也只能在您面前,发一点小牢骚,只是说说而已。说心里话,我也觉得有一把‘利剑高悬’好。您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尽量让您为我们月光县少操心。”我说。

    “有这种认识就好。”

    “翁书记,我们月光县一些正直的干部,尤其是我,很感谢您啊。”

    “感谢我什么?我没做什么啊。”

    “您以‘生死时速’,让我们县审计局局长走到县委组织部部长的岗位上去,极大的支持了我们县的工作啊。”我说。

    “你说说,怎么叫‘极大的支持’?”翁书记问。

    “我们县审计局局长边西林同志接到县委组织部部长的任命后,我们立即开了县委常委会,由边西林同志代表组织部提出了撤销红庙乡原来的党委书记汤吉祥和乡长居如意的职务。”我说。

    “同时,我们换上了新的同志,县党史办主任穆千秋去红庙乡担任党委书记兼乡长,开始对红庙乡进行综合系统治理。此举深受红庙乡村民们的欢迎,村民们自发地敲锣打鼓,鸣放鞭炮,庆祝红庙乡新生呢。”我说。

    “红庙乡是你们县环境污染最严重的乡啊,也是村民们生活过的最苦的一个乡,县里一直没治理好,我也一直为此事头疼呢。”翁书记说。

    “中央提出,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决胜期,特别是要坚决打好精准扶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就红庙乡来说,你觉得,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吗?”翁书记问。

    “能。”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真的能吗?”

    “翁书记,是真的能。您想想看,我能在您面前防空炮,说假话吗?”

    “那你说说,怎么个能法?”

    “我说的可能有点长,可能会耽误您一点时间,您有这么多时间,听我唠叨吗?”

    “有啊,小刚,你放心,我很有兴趣听,很有耐心听。”翁书记说。

    我说:“我到红庙乡去了一趟,在红庙乡最大的一号矿场去看了一下。一号矿场机器轰鸣,灰尘满天,让人睁不开眼睛。我看见好端端的青山,不规则地被炸成了三块,青山露出了惨白的、痛苦的面容,仿佛向我无言和悲愤地控诉着什么。”

    我说:“我看见矿工们没有任何防护,全身蓬头垢面,连眼睛上都是灰尘。矿工们木然地、无精打采地望着我们,眼睛里没有一点明亮鲜活的色彩。应该是生龙活虎的矿工们,让人看起来,像一个个木偶。”

    我说:“我沿着东一堆西一堆的矿石走了一圈,来到一条溪流旁,溪流全是污水。一号矿场未采取任何措施,直接将污水排入了溪流。”

    我说:“溪流下游的村民说不定是以此溪水作为生活用水、灌溉用水的,如果真是这样,这不是让他们深受其害吗?这溪流最终会流入大河,这不是使大河两岸的民众深受其害吗?还有溪流的生物、溪流流经河流的生物、大河的生物不都跟着受害吗?”

    我说:“我来到矿场旁边的一个村庄,我问村民,用什么水烧火做饭?村民指着溪流说,就用这里的水啊。我问村民,这水这么脏,能用吗?”

    我说:“村民对我说,我们村都饮用这里的水,不用怎么办?还不是没有办法吗?记得以前的水很清很干净。唉,现在的水变成了这个样子,也没有人管。我们老百姓,活得不容易啊!”

    我说:“好多村民围过来,七嘴八舌说起了矿场的粉尘污染、噪音污染、水污染、溪流污染等种种污染。我环顾了一下村庄,发现全部笼罩在矿尘中,微风吹过,粉尘四处飘飞。”

    我说:“村民小组组长告诉我,以前我们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新鲜,溪水清澈。但自从开办矿场后,我们这里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说:“后来村主任也来了,我问怎么没人管?村主任说,村里管了,矿场不听。村民跟矿场发生过多次冲突,矿场还把村里的人打了。村里告到乡里,矿场后台很硬,连乡里都管不了他们。后来,村民们要集体到县里上访。”

    我说:“村民们听说省里派来了一个新书记,就想到新书记刚来,还有好多大事要办,不能去打扰新书记。说新书记一定会想着村民,一定会主动来看望村民的。”

    我说:“后来,村民们听说我是新来的书记,自发涌过来,用淳朴热烈的掌声欢迎着我,期待着我给他们讲话。”

    我说:“我站在一个高坡上,对着一双双期盼的眼神说,‘父老乡亲们,我是月光县县委书记常小刚,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来晚了,来晚了……。’”

    我说:“我说不下去,声音哽咽,泪水不停地流。也许是受到了我的感染,现场传来了哭声,随后哭声一片。哭声一片啊,翁书记……。”

    我说不下去了,在翁书记面前,我像一个小孩一样,忍不住哭了起来。

    “翁书记啊,村民苦啊……。”我抽泣着,边哭边说。

    翁书记给我递来了纸巾,小声说:“别激动,我听着呢,慢慢说。”

    泪眼中,我看见翁书记也擦起了眼泪。

    我擦干眼泪对村民说:“父老乡亲们,请您们像我一样擦干眼泪,坚强地抬起头来吧。我先向您们说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们马上让矿场停工。第二件事,就是马上派出医生,对你们每一个人免费进行身体检查,有病治病,没病防病。”

    我说:“金山银山,不如秀水青山。请你们监督我们,支持我们,我们一定把秀水青山重新还给你们……。”

    我继续说:“以后,您们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我,来找**的县委书记。不用担心什么,不用害怕什么。因为你们是我们的主人,我们只是为你们服务的服务员。今天,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以后我还会来的。谢谢您们!谢谢您们对我的信任!”

    我说:“我原来在省城工作,很羡慕山里的人。虽然山里穷一点,苦一点。但至少山里空气新鲜,自然风光优美,能常常看到蓝天白云。能喝到纯天然的、干净卫生、含有多种矿物质的泉水。能吃到原生态的、新鲜的蔬菜瓜果。”

    我说:“可百闻不如一见啊,到实地一查看,远远不是那么回事。山里人竟然生活在这么一种状态下,喝这么脏、这么有害的水。呼吸这么浑浊、这么有异味的空气。”

    我说:“我难过啊,我惭愧啊,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到红庙乡去啊,翁书记!”

    “村民们生活环境这么恶劣,日子过得这么苦。你,我,我们都应该惭愧,都应该承担责任,都应该对村民们说声对不起啊。”翁书记说。

    “是啊,我们的确对不起村民,尤其是我。”我说。

    “你说你能打赢打好精准扶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这让我很欣慰。面对红庙乡这么恶劣的环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能打赢打好精准扶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吗?你能让村民们昂首阔步脱贫致富奔小康吗?”翁书记问。

    “能。”我响亮地回答。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么复杂艰难的任务,完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连我都信不足,你说说看,你有什么神本事?”翁书记说。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