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59章 调整干部不通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9章 调整干部不通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汤吉祥、居如意是额外的话题。我想问你的是,调整市管干部的情况。”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伯年说。

    “市管干部不是您管理的吗?我哪有那个权力啊?”我说。

    “是的,市管干部是市委管理。可我就有点纳闷,为什么你要挪开你们月光县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诸葛瑾同志呢?他不是在月光县干得好好的吗?”王书记问。

    “还有,你为什么要提拔任用你们县审计局局长边西林同志啊?要提拔也不应该是边西林同志啊,你们县比边西林同志优秀的干部有很多啊。”王书记说。

    我说:“王书记啊,您说到很严肃、很敏感的干部问题。我首先要跟您汇报一点,我作为月光县县委书记,是没有权利调整市管干部的,有权利的是您们。您说我挪开诸葛瑾同志,我实在不敢当啊。”

    我说:“调整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岗位,是您们市委定的,也是市委组织部下去宣布的。提拔任用我们县审计局局长边西林同志,也是市委组织部派人下去考核的,您们研究决定的。您可以批评我,您怎么说我,我都听着,我都能接受,但决定权在您们手上啊。”

    “我们不说这些场面上的话,你说说,诸葛瑾同志究竟有哪一点不好?”王书记问。

    “我没说诸葛瑾同志不好啊?既然您说到诸葛瑾同志,那我就跟您详细汇报一下,诸葛瑾同志临走时,给我提的两条建议吧。”我说。

    事实上,诸葛瑾同志给我提了三条建议,有一条建议我没有说。我担心说了,让王书记不开心,并且记恨在心。诸葛瑾同志虽然调的单位是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他毕竟调到市里来了,我不能影响他的前途。

    “他还会提建议啊?他提的是什么建议?说来听听。”王书记说。

    “第一条建议,就是县委书记不能变动太频繁,这是基层提的最多的一条建议,我们在县委民主生活会上,还讨论过这个建议。”

    “他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建议啊?”

    我说:“诸葛瑾同志说,别小看这一条建议,最害人坏事的就是这一条,这一条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引起了极大的混乱,这一条让我们的干部们不知道何处何从,被迫选边站队。”

    我说:“诸葛瑾同志还说,站在县委书记这边的,害怕县委书记随时走了,让他们承压。站在另一边的,担心县委书记长时间不走,让他们承压。做我们月光县的干部,难啊。”

    “这是第一条建议,第二条建议呢?”王书记问。

    第二条建议?我犹豫了。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诸葛瑾同志给我提的第二条建议,就是尽快撤换红庙乡党委书记汤吉祥、乡长居如意。说汤吉祥、居如意明显的为官不为,失去民心。而种种迹象表明,汤吉祥、居如意跟王书记走动得很频繁,联系也很紧密。

    我当时问过诸葛瑾同志,为什么在组织部部长任上的时候不提,偏偏刚卸任就提出这个问题?

    诸葛瑾同志告诉我,以前的县委书记在的时候,时机不成熟,他不好提。等省里来的第四任县委书记调走,县长马志代理县委书记的时候。他想这下马县长应该可以转正了,既然可以转正了,就要对月光县负责。他就找准时机,趁着马县长高兴的时候,跟马县长说了。

    诸葛瑾同志告诉我,他看到马县长脸色马上变得阴沉起来,一言不发,明显的不高兴。就没有继续提,后来,也就一直没提。

    可这些话,我不敢跟王书记说。诸葛瑾同志毕竟是从月光县出去的,从本质上来说,人不坏。我希望他好,我不能因为说出这个建议,影响他的政治前途。

    当然,诸葛瑾同志的第二条建议,在征得诸葛瑾同志同意后,我跟县里的班子成员说过。县里的班子中的成员,有可能跟王书记汇报过。他们怎么汇报是他们的事,但我不能说。

    我说:“第二条建议,就是请我善待我们的干部们,不要因为选边站队,让干部们背思想包袱,承担有形无形的压力。”

    “可能诸葛瑾因为工作岗位突然变动,去的地方是不打眼,很弱势,不会引起关注,被人瞧不起的部门。从县委组织部部长到市地方志办公室担任副主任,可能会有些情绪,可能会想不通。”王书记说。

    “什么这边那边,选边站队啊?都是党的干部,都应该举贤荐能,知人善用啊。”王书记说。

    “对,王书记说得好,都应该举贤荐能,知人善用。我一定按王书记的指示精神办,只要为人公道正派,有工作能力,愿意干事的人,我一定会考虑任用。”我说。

    “说了这半天,还是回到主题上来吧。你说说,诸葛瑾究竟有哪一点不好?”王书记问。

    “王书记啊,我刚开始就跟您汇报了,我没说诸葛瑾同志不好啊?”

    “你既然觉得诸葛瑾没什么不好,那你为什么要调整诸葛瑾的工作岗位呢?”王书记问。

    “王书记啊,我记得跟您汇报过了。我只是基层的一名县委书记,诸葛瑾同志属于市管干部,调整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岗位,决定权在市委,在您这里啊。我们县委只是执行部门,无权调整啊。”我说。

    “那你说说,调整诸葛瑾的工作岗位,与你有没有关系?”王书记问。

    看来,王书记对调整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岗位耿耿于怀啊。对我,也很有看法啊。

    王书记对调整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岗位,为什么耿耿于怀呢?可能的原因是,诸葛瑾同志心里有想法,说出来怕某些人不高兴,不敢说出来。

    但从表面上看,诸葛瑾同志没有什么主见,很听话,很听招呼,很能听取某些人的意见。就是说,能按某些人的想法办事,不碍事,不惹事,不坏事,让某些人觉得放心、安心。

    如今,被我“横插一杠”,把边西林,一个让某些人觉得不放心,“不听使唤”,“不好对付”的人放在月光县委组织部部长的岗位上,肯定会让某些人不舒服了。

    我说:“王书记问得好,如果说与我没有一点关系,那肯定是蒙蔽领导。如果说与我有很大的关系,那也是不符合事实。”

    “我知道你能言善辩,绕来绕去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不过,我提醒你,我头脑清醒得很。我建议你,还是实话实说为好。”王书记说。

    “我当然会实话实说了,在领导面前,我哪敢隐瞒啊。”

    “那你说啊。”

    “先说与我有一点关系的事,我向您郑重汇报。是我向市委建议调整一下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岗位的。我觉得作为月光县县委书记,我有责任有义务向上级党委提出建议。”

    “你说的上级党委是市委书记翁敏杰同志吗?”王书记问。

    “是的。我只是提出一点建议,我在翁书记面前,没有说一点对诸葛瑾同志不利的话。您有时间不妨问一下翁书记,看我说了不实的话没有。”我说。

    “我只是建议调整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岗位,但我没想到诸葛瑾同志会调整到市地方志办公室。为此,我还专门找过市委组织部。”我说。

    “市委组织部说,因为市地方志办公室的副主任,就是原来在我们月光县担任宣传部部长的史部长病逝,刚好空缺了一个位子,就让诸葛瑾同志去了。”我说。

    “市委组织部说,诸葛瑾同志到市地方志办公室是临时的,暂时过度一下,他们以后还会调整。我也把市委组织部的意见,跟诸葛瑾同志说过了。”我说。

    “我再跟您多汇报一下,我听我们月光县的同志说,史部长在我们月光县工作时,是想方设法,一个劲活动,想调到市里来。我估计,史部长有可能还找过您。”我说。

    “用诸葛瑾同志自己的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嘛。人不能总是呆在一个位置上啊,树挪死,人挪活嘛。何况还是进了城呢,要知道,我们这样的干部,我们这样一个穷县,进城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啊。”我说。

    “诸葛瑾同志还说,史部长那么有能耐,会钻营,拼命想进城,还只是到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我没什么操心,就不知不觉到了这个位置,有什么话可说的呢?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我说。

    “关于诸葛瑾同志的工作安排,您不说,我还要找您汇报呢。既然市委组织部说是暂时过度,您能不能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在适当的时候提一提啊?”我说。

    “诸葛瑾的工作安排上的事,我自然会考虑。我问你的是,即便是你说的,建议调整诸葛瑾工作岗位的事,你事前为什么不跟我通个气呢?再说了,我也是市委安排,是你们月光县的挂点领导,市委还并且专门发了文件啊。”王书记说。

    “我接受您的批评,请您听我汇报完,行吗?”我说。

    “好,那你接着说吧。”王书记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