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58章 《无间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8章 《无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是说,投案自首只是矿老板的选项,如果他们有自由独立的选择权,我希望他们能回来投案自首。我就担心,我就担心,他们没有自由独立的选择权啊。”我说。

    “什么意思啊?”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伯年问。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胡乱地猜测。算了,我何必替矿老板担忧呢?即便出了什么事,也是他们自找的。”我说。

    “你话里有话啊。”王书记说。

    “本来嘛,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啊。”我说。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王书记问。

    “您把我问住了,我还真不知道。您能不能告诉我,这句话出自哪?”我说。

    “大概出自一部香港的系列电影,片名叫《无间道》。”王书记说。

    “《无间道》?”

    “对,《无间道》。《无间道》是由刘伟强导演的系列电影,是香港电影的经典代表。该片由刘德华、梁朝伟等主演,讲述了两个身份都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人,在矛盾中,在挣扎中,在痛苦中,寻求生命的轮回。”

    “是不是一部香港警匪片啊?”我问。

    “既是又不是。”

    “请王书记指点一下,什么是既是又不是呢?”我说。

    “说是,是因为这是一部实打实的警匪片。警匪双方发现各自的内部都有‘内鬼’,一场激烈的角斗由此展开。影片紧凑刺激的剧情描述,干净利落的叙事风格,加上演员的精彩表演,受到了观众的普遍好评,可以说是好评如潮啊。”

    “不是又体现在哪呢?”我问。

    “两个身份都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人,做梦都怕别人拆穿自己的身份。在角色的茫然中,编导带着观众深入探讨和思考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当今的这个世界里,到底什么才是生活的道理?什么才是做人的道理?应该怎么生活?怎么做人?”王书记说。

    “我有时看电影,看完就完了。该干嘛就干嘛,没想那么多。看来,我要向王书记学习,多看,多思考啊。”我说。

    “我给你放国语版的《无间道》的主题曲吧。主题曲由伍乐城作曲,林夕作词,梁朝伟和刘德华合唱。歌曲充分表达出男人对情义的挣扎,很有意思。我很喜欢听这首歌曲,你也听听吧。”王书记说。

    “好啊,我愿意洗耳恭听。”我说。

    王书记点出了《无间道》的主题曲,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无间道》主题曲从手机里面,慢慢流淌了出来。

    (伟)不我不愿意结束

    我还没有结束

    无止境的旅途

    (华)看着我没停下的脚步

    已经忘了身在何处

    (伟)谁能改变人生的长度

    谁知道永恒有多么恐怖

    (华)谁了解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

    无间道

    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

    (伟)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

    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

    (华)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阑珊处

    (合)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

    享受那走不完的路

    (华)谁能改变人生的长度

    谁知道永恒有多么恐怖

    (伟)谁了解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

    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

    (华)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

    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

    (伟)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阑珊处

    (合)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

    享受那走不完的路

    (华)一路上演出难得糊涂

    (伟)一路上回顾难得麻木

    在这条亲密无间的路

    (伟)让我像你

    (华)你像我

    (合)怎么会孤独

    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

    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

    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阑珊处

    既然没终点回到原点

    我想我们都不不在乎

    我眯着眼睛,和王书记一起听完了《无间道》的主题曲。“感觉怎么样?”王书记问我。

    我不知道王书记给我放《无间道》的主题曲,是随意为之,还是有意为之?我也不知道王书记是什么用意?为什么要跟我放这首《无间道》主题曲?我更不知道王书记究竟想说什么?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这么多不明白缠绕着我,我不能贸然回答。

    但王书记问了,我又不能不回答。

    “歌词写得好,作曲好,尤其梁朝伟和刘德华唱得好,不愧为影帝啊,都让我陶醉了。”我说。

    “‘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流浪在灯火阑珊处。’这歌词写得多好啊。”王书记说。

    “是,的确写得好。”我附和着说。

    “‘一路上演出难得糊涂,一路上回顾难得麻木。’这歌词写绝了。”王书记说。

    “是啊,是啊。”我说。

    “‘谁能改变人生的长度?谁知道永恒有多么恐怖?谁了解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那个林夕怎么这么有本事?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词来?”王书记说。

    听到王书记说“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我吃了一惊。

    “大概人家是专门吃这碗饭的吧,如果您吃这碗饭,说不定比林夕写得还好呢。”我说。

    “即便我吃这碗饭,也只能是混饭吃,我写不了这么好的词啊。这世界上,才子多啊。”王书记说。

    “不见得吧。譬如,您吃当领导这碗饭,就吃得蛮好啊。领导有方,不轻易动怒,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尤其尊重、理解我们基层来的同志。您说的话谁敢不听?全市上上下下谁不尊敬您啊?”我说。

    “连我这个贫困地区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市长那里都没有去,就直接到您这里来赔不是,作检讨来了。”我说。

    王书记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难得一见的笑容。

    笑过之后,王书记说:“常书记啊,我对你有点想法啊。”

    “有什么想法,请您直接说出来。我能解释的,尽量解释。能改正的,一定改正。”我说。

    “你在调整干部时,怎么不提前跟我沟通一下啊?”王书记问。

    “我没调整什么干部啊,除了明显犯事的干部外,就任命了红庙乡的负责人啊。”我说。

    “就是把县党史办的主任穆千秋同志调任红庙乡党委书记兼乡长。穆千秋在干党史办主任时,是县教育局的党委书记。我们觉得,他能够胜任红庙乡的工作啊。”我说。

    “再就是免去了红庙乡原来的党委书记汤吉祥、乡长居如意的职务。之所以免汤吉祥、居如意的职务,是因为这两人为官不为,对红庙乡的环境污染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啊。”我说。

    “除此之外,我们没有调整什么干部啊?”我说。

    “本来我没想说汤吉祥、居如意,也没想问汤吉祥、居如意的事。但既然你说到这里,那我就先说说汤吉祥、居如意的事吧。”王书记说。

    “请王书记指示。”我说。

    “可能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譬如说汤吉祥、居如意,无论好歹,他们在红庙乡那么恶劣的条件下,不向组织提要求,在那里默默无闻干了那么多年,应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干嘛对他们处罚那么重啊?”王书记说。

    看来,王书记对我们红庙乡的情况非常熟悉啊。对汤吉祥、居如意也很了解啊。可能,平时汤吉祥、居如意跟王书记走动得多吧。所以,王书记对汤吉祥、居如意很有同情心,很有好感。

    我说:“感谢王书记对我们基层干部的关心,我不知道您去没去过红庙乡?红庙乡由好端端的青山秀水之地,变成了环境污染之乡。我去看了一下,给我的感觉是,山河破碎,满目疮痍。”

    我说:“村民生活也很艰难,我刚才也跟您汇报了。看了红庙乡的情况后,我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我说:“而这一切,汤吉祥、居如意作为红庙乡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必须承担责任。原来,依我的脾气,是要撤销他们的职务,以渎职罪把汤吉祥、居如意弄进去的。”

    我说:“我也不瞒您,因为马县长、赵书记有不同的意见,开常委会时,我们把撤职改为免职了,也没有以渎职罪把汤吉祥、居如意弄进去。”

    “我知道,我觉得马县长、赵书记他们说的有道理啊。”王书记说。

    看来,王书记对我们县的情况,是一清二楚啊。我估计,我们县委常委会一结束,有人就把常委会的情况跟王书记汇报了。

    我顺水推舟说:“所以啊,我们就决定免职了。”

    “免职就算了,干嘛还要办他们的学习班啊?”王书记问。

    “我哪想这样啊,还不是大家有看法,我不得不左右逢源,尽量一碗水端平啊。”我说。

    “您可以问一下汤吉祥、居如意,学习班松松垮垮,他们可以打电话,可以请假,有事也可以外出。比上班还轻松,他们哪有一点压力啊?”我说。

    “但办学习班总是一个事啊。”王书记说。

    “王书记有什么指示,不妨明说。我还是那些话,我能解释的,尽量解释。能改正的,一定改正。”我说。

    “能不能让汤吉祥、居如意早日结束学习班的学习,让他们重获自由啊?”王书记说。

    “可能有人跟您汇报的不全面,我觉得汤吉祥、居如意虽然是上学习班学习,但比上班还轻松,纪委也管得松,自由度大得很,怎么会没有自由呢?”我说。

    “王书记说的让汤吉祥、居如意早日结束学习班的学习,我一定考虑。我们只是要求一点,汤吉祥、居如意要对在红庙乡工作的情况进行总结,自我反思一下。这也是我们县委常委会定的,王书记啊,我好歹是一名县委书记,常委会也是我主持的,我总得有个凳子坐啊。”我说。

    “你说的话,我明白了。”王书记说。

    “谢谢王书记理解,谢谢王书记对我们基层干部的关心。”我说。

    “好吧,汤吉祥、居如意的事,就说到这里。你来了很好,我还有事跟你说一下。”王书记说。

    “您说吧,我听着呢。”我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