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36章 再说矿老板(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6章 再说矿老板(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干什么啊,那焦作斌是什么反应呢?”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问我。

    我说:“焦作斌的反应很有意思,他说,谁敢跟**作对啊,蒋介石800万军队都打不赢**。联合国那么多军队都败在**手下,何况他只是一个小老板。”

    “怎么了?焦作斌认怂了?”

    “差不多吧。焦作斌说,实话实说,**就是最大的老大,老大中的老大。”

    “他的认识还很高啊。”赵书记说。

    我说:“我问焦作斌,**为什么能成为执政党?”

    “焦作斌怎么回答啊?”

    “他说,靠枪杆子啊,**也说了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那你是怎么跟焦作斌说的呢?你是怎么理解焦作斌说的这番话呢?”赵书记问。

    “我对焦作斌说,你还没说到点子上,照我看来,是靠替穷人说话,替穷人撑腰,替老百姓打天下,替老百姓守天下。”

    “焦作斌听不惯、不想听这些大道理吧?”

    “是听不惯、不想听。焦作斌很坦率地说,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大道理,我也不想听你说的那些大道理。我只是想问你,我矿场停工怎么办?”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呢?”赵书记问。

    “我对焦作斌说,不是说了吗?谁让你停工就找谁啊。”

    “说来说去,焦作斌停工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啊。”赵书记说。

    “是啊,焦作斌终于失去了耐心。他对我说,我们不兜圈子了,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来直去吧。我的矿场就是你下令停工的,明说吧,你要什么?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你要东西,我可以买来送给你。”

    “你要了他的钱,要了他的东西吗?不好意思,我问的比较唐突和敏感,你也可以不说。”赵书记说。

    我说:“我没必要跟你遮遮掩掩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没要钱,我找焦作斌要了东西。”

    赵书记有些振作和兴奋,连忙问:“你要了什么东西啊?”

    我说:“焦作斌见我要东西,马上表扬了我。说这就对了嘛,常书记是个爽快人,有话好好说,以后见面我们还是朋友嘛。你说,你要什么?”

    “你要的是什么?”赵书记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我说:“我要的东西恐怕你焦作斌买不起。”

    “你要的是什么东西啊,焦作斌有的是钱,应该买得起啊。”赵书记说。

    我说:“焦作斌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说,除了**城楼外,其它的东西,别小瞧他,他还是买得起的。”

    “你究竟想要什么啊?焦作斌应该买得起啊。”赵书记说。

    像过去对焦作斌说话一样,我平静地对赵书记说:“我要红庙乡的青山秀水,你焦作斌买来,送给我吧,我一定收下,绝不跟你焦作斌讲半点客气。”

    就像当初的焦作斌一样,赵书记有些惊愣,有些错愕地望着我。

    “那焦作斌是什么反应呢?”赵书记回过神来后,问我。

    我说:“焦作斌当时十分生气地对我说,常书记,你这是逗我玩啊?”

    “你是怎么说的呢?”

    “我当时十分严肃地对焦作斌说,你狠啊,焦老板,你很有能力啊,你逼得一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在老百姓面前泪流满面,我佩服你啊。”

    “焦作斌怎么反应啊?”赵书记问。

    “焦作斌说,你说的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我毫不客气地对焦作斌说:“你知不知道,在红庙乡一号矿场,就是在你的矿场旁边,村民们生活在一种什么状态下?”

    我接着对焦作斌说:“你知不知道,月光县县委书记,就是本人,面对着受到矿尘污染、噪音污染、生活用水污染、溪流污染等各种污染的村民们无地自容,泪流满面?”

    “焦作斌怎么说?”赵书记问。

    “焦作斌狡辩说,上面不是说了吗?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啊。”

    “你是不是趁机跟焦作斌上了一堂政治课啊?”赵书记问。

    “是啊,我说,先富,先赚再多的钱,我也没意见。可是,赚钱也要遵纪守法,也要凭着道德,凭着良心去赚啊。总不能昧着良心,去坑蒙、去伤害老百姓啊!”

    我说:“你可别小看了焦作斌,他还是很有政治头脑的。他说,这是免不了的啊,改革嘛,发展地方经济嘛,总要有些成本,总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啊。”

    “你是怎么回击焦作斌的呢?”

    我说:“你说牺牲我不反对,但也不能像这样牺牲啊。你知不知道,曾经好端端的青山秀水之乡,在你和其他一些人的操弄之下,变成了环境污染之地?”

    “焦作斌怎么说?”

    “焦作斌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国家需要矿石,我们采矿满足国家建设的需要,是为国家做贡献啊。”

    “焦作斌说的有些道理啊,那你是怎么说的呢?”赵书记问。

    “我说,我们不要带血的贡献,国家也不需要带血的贡献,我们不能靠牺牲环境来发展经济。”

    我说:“赵书记啊,我们真的不能靠牺牲环境来发展经济啊,金山银山,真的不如绿水青山啊。”

    “这个大道理我听过n多次了,焦作斌怎么说?”

    “焦作斌拉下脸说,这么说,书记,常书记是铁了心与我们过不去了?”

    “焦作斌还敢跟你拉下脸啊?”赵书记问。

    “你说,还有什么他不敢的。他认识交往的大干部,大人物多得很,他怎么可能在乎我这个小人物呢?我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卒子罢了。”

    “常书记也过于小看自己了,焦作斌已经拉下了脸,那你是怎么跟他说的呢?”赵书记问。

    “我对焦作斌说,不是我跟你们过不去,而是你们跟老百姓过不去。你刚才说的好,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跟你直来直去吧,我可以明确无误地告诉你,我一定要把老百姓曾经有过的青山秀水还给老百姓,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为非作歹,无法无天。”

    “我还对焦作斌说,只要我在这里一天,我就这么干一天。谁让老百姓不舒服,我就让谁不舒服。我无怨无悔,至死方休。”

    “焦作斌怎么反应?”赵书记问。

    “焦作斌说,那我就要问常书记了?我说,你随便问吧。”

    “焦作斌问了什么?”

    “焦作斌有些赌狠似地说,你知不知道,你的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前前前前任是怎么离开月光县的?”

    “焦作斌问的好直接,好尖锐啊。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说:“你别说的那么拗口好不好,前四任县委书记被你们撵走了,我是即将被你们撵走的第五任县委书记,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你也说的很直接啊,那焦作斌怎么说?”

    “焦作斌毫不遮掩地说,就是这个意思。”

    “焦作斌这样露骨地警告你,你有什么反应呢?”赵书记问。

    “我也毫不遮掩地对焦作斌说,如果你,如果你们能撵走我,那我就要跟你,跟你们烧高香了。孤儿寡母还天天等着我回去呢,拜托你,拜托你们,麻烦你,麻烦你们,赶快把我撵走吧。”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焦作斌是怎么回答的呢?”赵书记问。

    “焦作斌说,你别这么自信,这么狂傲。说不定,你的命运,比你的前四任更惨呢?”

    “这话说的更露骨了,更有威胁性了,你是怎么回答的呢?”赵书记问。

    “我平静地对焦作斌说,没关系,悉听尊便。”

    “焦作斌有反应吗?他是怎么回答你的?”赵书记问。

    “焦作斌有反应啊,他恶狠狠地对我说,那我们走着瞧。我也回答了他一句说,走着瞧。”

    “焦作斌就这样气呼呼地走了?”赵书记问。

    “不仅是气呼呼,而且是有些恼羞成怒地走了。”我说。

    我说:“焦作斌说,我们走着瞧,走着瞧。如今,焦作斌、黎西煌在某些人的指点下,从看守严密的看守所里脱逃了。我不知道他们幕后的主使是谁,给我的直觉是,幕后下棋的人很不高明,下了一步臭棋。”

    “他们跑了,让我们处在被动中,这怎么能说是臭棋呢?”赵书记说。

    “刚开始我们已经说过这个问题了,我们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能往哪里跑?他们插翅难逃。”我说。

    “大千时间,他们可以跑的地方多的是啊。”

    “他们小瞧了我们全国公安战线一盘棋的行动能力,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可以把他们抓回来。”

    “他们可以跑到国外去啊。”赵书记说。

    “他们休想,他们一脱逃,我们就对他们实行了边控。即便幕后人物周密安排部署,用假证照逃到了国外。他们也会惶惶不可终日,直到等着被抓捕,遣返回国。”

    “常书记这么乐观啊。”

    “当然,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赶紧回来投案自首,这是他们唯一正确的出路。”我说。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赵书记说。

    “对,拭目以待。”我说。

    “常书记对矿老板脱逃的事,怎么看?”赵书记问。

    “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行为。你已经听过汇报了,县纪委和县公安局正在抓紧展开联合调查。明天上午,我们就开常委会,听取联合调查的汇报,研究处理意见。”我说。

    “对那些明目张胆地触犯党纪国法的人,我绝不轻饶。”我有些“恶狠狠”地说。

    赵书记吃惊地瞪大眼睛望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